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百鍊成神路
百鍊成神路 連載中

百鍊成神路

來源:google 作者:千里冰封的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里冰封的心 奇幻玄幻 李青峰

無盡的宇宙,冰冷與黑暗是永恆的主題遙遠的星空,神秘的令人嚮往生命,一個多麼神聖、神秘的詞彙古老的神話傳說又有誰能辨真偽修鍊的路沒有一帆風順,沒有裝逼,沒有主角光環,且看一個凡人如何一步一步逆天展開

《百鍊成神路》章節試讀:

夏夜,不似冬日那般寂靜。但在這眾人沉睡的深夜倒是沒有了白日的喧囂,多了几絲鳥蟲鳴。

「第五十次!」

李青峰的床位上盤膝坐着一個人,與這眾人沉睡的深夜格格不入。

這已經是今晚衝擊任督脈阻塞的第五十次嘗試了。

這一周下來,每晚都會連續衝擊近百次。李青峰也能明顯感受到阻塞感在漸漸消失,如果不是這漸漸消失的阻塞感,李青峰也不可能每天堅持衝擊近百次。有了看到成功的希望,才能不懈的堅持着。

有了氣感以來,其他明顯的變化倒是沒有多麼的大。睡眠質量變化倒挺大,每晚只睡不到四個小時,但第二天起來還挺精神,甚至比之前睡七八個小時更精神。與之俱增的還有飯量,每天吃飯都能看到室友震驚的目光,比胖胖的林耀吃的還要多。

雖說在任督脈打通前,沒法形成一個小周天循環。但是仍然可以控制着那股微弱的氣感進行任督脈的循環,進而逐步的增大那股氣感,不然僅靠着初感時那微弱的氣感,一年也不一定能衝破阻塞。

氣感的增多,並不是體內的先天一氣增多了。先天一氣的總額還是那麼點,只是說你能運用的有多少。一周以來,不斷的循環,衝擊,李青峰的那股子氣已經比之前粗壯了兩倍有餘。若換做旁人,在一倍時候就已經能夠衝破阻塞了。

「第八十次!」

「第八十五次!」

「第九十次!」

「這幾天最多也就衝擊九十次,現在感覺阻塞已經越來越薄弱了。今天就一鼓作氣,直接衝破它。」

「第一百零五次!」

「第一百五十次!」

「呼!最後這一點怎麼會這麼難啊,就感覺只差那麼一點點了,一層膜一樣的。明明輕輕一捅就可以衝破的。好難啊。」

李青峰看了看手機,已經五點半了,這一周,最晚四點也睡了,今天算是一個例外。現如今,已經不是剛開始感悟氣感那會兒,沒法專心了。現在已經可以專心的進入修鍊狀態,所以這幾個小時都是在實打實的修鍊。

「再來,就不信了。這層膜這麼難捅開嗎?」

「第一百八十次!」

「第二百次!」

「呼,放棄了,放棄了,今天先到這吧,七點半了,待會八點他們也該起來了。先眯一會兒!」

「李青峰!」

「李青峰!八點十分了,上課了。」

「李青峰,醒醒!該上課了。下午沒課,下午再睡!」李雲不斷的搖晃着李青峰的胳膊,但是床上的李青峰打着呼嚕,一點沒有要醒的意思。

「這小子昨晚幹嘛了,現在還不醒。」林子棟拿着牙缸邊放邊說著。

「幾點了?」李青峰感受着臉上的陣陣清涼,迷糊的問着。

「還幾點了,都八點十五了,整整叫了你十五分鐘!快起來吧,你也準備逃課啊。」李雲拿着不知道是擦腳還是擦臉的抹布擰着水。

「啊,八點十五了,我定的鬧鐘呢,咋沒響。」李青峰瞬間驚醒,拿起手機一看,鬧鐘明明已經響過了。

「這叫還沒響啊,咱宿舍人都是你鬧鐘給叫醒的。趕緊收拾吧,我們在外邊等你!就五分鐘哈。」董敏拿着課本對着一臉懵的李青峰說道。

李青峰什麼話也沒說,提上褲子,牙都沒刷,洗了把臉,就出了門。全程不到三分鐘。

「呼,還好是夏天,衣服少!」

「我說你昨晚幹嘛了,是不是沒幹好事兒啊,這早上都醒不來?」董敏一臉壞笑的盯着李青峰說道。

「我能幹啥壞事啊,昨晚看小說看的有點晚了。還是小說太好看了啊。」

「你看到哪了,有沒有看到《這天》主角成聖?」王澤旭扶了扶眼鏡問道。

「還沒呢,才剛到白衣神王被主角救出來。離成聖還遠着呢。」李青峰答道。

「那你這有點慢啊,我就不給你劇透了,好好看。這本完了還有《完美》呢。那才叫大場面,真正的無敵。」王澤旭滿臉崇拜的說道。

「好嘞,這本看完就看那本。」

「別看小說了,來,咱一塊看動漫。動漫多好看吶!」董敏帶着誘惑的目光說道。

「動漫啊,我只看奧特曼。嘿嘿!」李青峰笑着說道。

「去一邊兒去,奧特曼能叫動漫啊。」董敏大咧咧的說道。

「管它是啥,好看就行。」李雲插話說著。

幾人說笑着,已經來到了理論教室門口。這會兒剛剛好八點半,幾人都是踩着點來的,灰溜溜的從門口貓着腰子坐到了後排座位。

到了座位上,該睡睡,該聽課聽課,該看小說的看小說,該玩遊戲的玩遊戲。

而李青峰則是坐在座位上,發著呆。

「為什麼會沖不破呢,我明明也是按着《混沌經》上邊兒來的啊。也沒人來教教我,人《這天》主角葉凡都有人護道,我這雖說不是主角吧,但好歹也跟普通人有點不一樣了吧。咋不來個護道人呢。不說美女吧,好歹來個老頭也行啊。」

「這修鍊一抹黑,難不成我那夢是假的?」

「這也不對啊,我明明已經感覺到了氣感,而且還能感覺到那層屏障,肯定不是假的。」

「對了,看小說里主角好像都是到什麼公園了,打打拳,然後就會碰到個老頭帶着孫女來,然後就一飛衝天。我下午也去試試去。」

「嘿,還真可能耶。要是我也能碰到個老頭,就算不帶孫女啥的。好歹教我一下,也行啊。就這麼干。」李青峰越想眼睛越亮,課都不想上了,想立馬跑公園去。

「想啥呢,想哪個美女了?嗯?還盯着王琳?你不會是喜歡王琳吧?」李雲看着一臉傻笑的李青峰問道。

「哦,沒啥。就是突然想到一個搞笑視頻。一群老母豬排隊跳水。」

「嗯?這很好笑嗎?你笑就笑吧,還盯着人王琳幹嘛。小夥子,喜歡就要大膽一點。」李雲一臉猥瑣的笑着說道。

「隨你怎麼想,老母豬跳水,哈哈哈哈哈。」李青峰現在滿腦子都是碰到老頭,然後走上人生巔峰。

·······

充滿期待的時間過得總是很慢,但是充滿失敗的時間過得卻是很快。一晃眼,一個下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天也快黑了。

李青峰在中午下課後,飯都沒吃就跑來了這附近的一個公園打拳。

從中午一直到打到現在。周圍的老頭老太太還挺詫異,這也沒到晚上跳廣場舞的時候啊,再者這還是個小夥子,大熱天打哪門子拳啊。

李青峰滿腦子都是人生巔峰,索性也不管周圍的老頭老太太。就希望能有個識貨的,帶着孫女走過來。但是一下午的時間,再怎麼高漲的熱情也有衰落的時候。李青峰也漸漸的不想再抱什麼希望了,想着再過一會兒就收拾一下回去吃飯。

天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周圍的人也越來越多,跳廣場舞的,玩陀螺的,抽鞭子的,還有跑步的年輕人。李青峰也不再抱有什麼人生巔峰的希望了。

而就在李青峰剛剛收拳的時候,來了一個老頭。

中庭飽滿,步伐穩健,雖已滿頭白髮,但是卻精神抖擻。走路步步生風,一雙深褐色眼眸,訴說著歲月滄桑。肌膚也無幾多皺紋。穿着一襲白色練功服,一看就是練家子。

老者笑嘻嘻的看着李青峰說道:「小夥子,我中午那會就看你在這打拳了,下午偶爾過來看你還在打拳。一直打了一下午啊,你這韌勁可以啊。而且看你打的好像也不是大眾間流傳的拳法,應該是有師傅教你吧。」

李青峰看着略顯仙風道骨的老者,臉上毫無波瀾的說道:「還好吧,一下午而已。我以前也都是這麼打的,我還沒師傅呢,這個是我自己看電視整理的。」

臉上毫無波瀾,內心卻已翻騰不已。

「我是主角?老頭真來了?這老頭是不是**某個將軍啊,別不是參加過抗戰吧。我是不是要一步登天了?我要達到人生巔峰了嗎?」

「不行,不能笑。不能表現的興奮。看那些小說主角碰到這些老者都是一臉高深的樣子。我也得裝一裝,至少不能表現的太興奮。」

「哦?沒有師傅嗎?這拳法還是你自己悟出來的?小夥子,有沒有興趣拜我為師啊。哦對,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咱們商都第一太極武館的館長,我姓陳。是陳氏太極拳的第八十二代傳人。」

「就一武館館長啊。我還以為是將軍呢。還讓我拜師?哼,看那些小說主角,師父都是通天徹地的大能,而且不能隨便拜師。拜師還是算了吧。」李青峰暗想着。

「哦,不好意思啊。我還是個學生呢,現在還不想拜師呢。」李青峰撓了撓頭說道。

「這樣啊,那也沒關係,這是我的名片。我也實在是起了愛才之心。現在不想拜師沒關係,我看你現在也是在公園打拳,挺不方便的。你想打拳了,隨時來我武館,我這武館在商都很多地方都有分館。你挑個近點的。不收費。」陳師雲笑眯眯的看着李青峰說道。

「謝謝,有機會我就去,等我畢業了,到時候再拜您為師也不遲。」李青峰接過名片,笑呵呵的說道。

內心卻是不斷的腹誹,為什麼別的主角遇到的都是將軍什麼的,再不濟也是個大企業老總啊。我這倒好,碰見個便宜師傅,還沒啥本事的那種。

「哎,好好好!你是在哪上大學啊,我的武館離這還挺近。有空的話,可以去看看啊。」

「我啊,我就在這附近的工大。您武館是在哪啊。」李青峰答道。

「那挺近啊,我那武館就在隔壁那條街上,走幾步就到了。要不,現在去看看?」陳師雲滿臉笑容的說道。

「也…可以吧。不過十點前我得回學校了。」

「行…那走吧。領你去熟悉熟悉環境。」

「小夥子幾歲啊,看你年紀應該是剛滿十八吧。」走在路上的陳師雲扭過頭問着李青峰。

「對的,我今年剛滿十八,剛上大一。」李青峰答道。

武館倒是不近,但是所在位置卻不是面向大街,而是在一個巷子里,大街外也沒有招牌,故此不進巷子還真不知道這兒有個武館。也難怪,李青峰之前從這路過也從沒發現這有個武館。

「我們武館不需要招牌,知道的不用說就會想來,不知道的,也用不着請。除非是遇到有根骨,就像小夥子你。我們講究一個緣字,不為錢,也不為利,只是想把陳氏太極傳承下去。」

「哦哦哦,原來如此,我還正疑惑呢。之前咋沒聽說過呢。」李青峰恍然大悟。

「哈哈哈哈,我們可不是像某些所謂大師那樣聲名遠播,實際沒點真本事的。」陳師雲撫着鬍鬚說道。

「哈~」

「哈~」

穿過一道木質門,是一方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正有一群年輕人穿着練功服,打着木樁。

「真正的功夫可不是公園裡那些人打的慢動作,是需要有強勁的體魄的。」似是看出了李青峰眼中的疑惑,陳師雲笑着說道。

「哦哦,我還想着太極館怎麼還需要打木樁呢。」

「哈哈哈哈,走吧,我們一起到裡屋去。」

穿過這片院子,就是一個室內的練功室,外表是古香古色的建築,頗有古風小鎮的味道。但是進到室內,卻是另一片天地。一半軟墊,一半硬地板。中間還有一個大大的陰陽太極圖,周圍放着一排架子,放着學員的個人物品。正對門有着一個供台,上邊是一位老者的畫像,看着頗具仙風道骨。還有着一些儀器,好像是測試什麼的。

「這是學員們平常練功的地方,以後你來了,就可以在這練,全天開放,你想什麼時候來都可以。旁邊的屋子還有靜室,單人間的,可以打坐。那些儀器是測試氣力的,你都可以使用。」陳師雲笑呵呵的對李青峰說道。

「那,先謝過陳老了。」李青峰不好意思的說著。經過這短時間的交談,李青峰感覺陳師雲雖說沒有小說里那些什麼將軍啦的強,但是也好歹是武館館長。更何況還有好多分館,在這大學旁都有這麼大一片地方。

「蘭蘭,來給客人倒茶。」穿過練功房,走到裡屋,陳師雲對着屋外喊道。

音落,門外來了一個梳着馬尾,臉蛋肉嘟嘟的,但是不顯得胖,反而多了一種可愛。濃濃的眉毛下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紅紅的櫻桃小嘴,白皙的皮膚,穿着一套藍色的練功服,顯得很是青春靚麗。沒有多餘的裝飾,更沒有多餘的妝容,但卻比外邊那些濃妝艷抹的都市麗人多了一分靜美。

「爺爺,您今天下午都出去好幾次了。平常您這一下午可都是在教我呢。」陳玉蘭邊給陳師雲揉着肩膀,邊說道。音調動聽,透着股軟萌,但又不似某些主播那般刻意,顯得很是自然。

「哈哈哈,今天發現了個天才。吶,這不,李青峰,才剛上大一,比你還小兩歲呢,自己自學成才,我看啊,比你還要強呢。」

「爺爺,你胳膊肘往外拐。哼!不理你了。」陳玉蘭鼓起腮幫,看起來煞是可愛。

「人家是天才,你可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在那些學員面前你確實很強,小小年紀就已經學到了精髓。但是啊,這世間很大,還有很多比你更強的天才呢,我總對你說要謙虛,謙虛。明白嗎。青峰啊,蘭蘭她也就是任性了點,本性還是很好的,你們都是年輕人,有的聊。我就先去忙別的了,等你再來了,我們再聊。」陳師雲慈愛的摸了摸陳玉蘭的頭說道。

「好,陳老您先忙。不用管我。」李青峰起身說道。

「喂,小屁孩兒。我比你大兩歲,叫姐姐,以後姐姐罩着你。」陳師雲走後,陳玉蘭就拽拽的看着李青峰說道。

「我不小了,18了呢。你也比我大不了兩歲,還叫我小屁孩兒。」李青峰無奈的說著。

「哼,在我眼裡,你就是小屁孩,看你這細皮嫩肉的,爺爺還說你是天才。來,咱倆來練練啊。」陳玉蘭擼起袖子衝著李青峰說道。

「我可不打女生。」李青峰擺了擺手說道。

說起來,從小到大,李青峰還真沒怎麼打過架,有那麼兩次還是因為對方侮辱了父母,再加上當時熱血衝動打了起來。但其他時候都是乖乖的,從不惹事。更別提打女生了。

「你不打,我可打了啊。」話還沒說完,就一拳頭打到了李青峰的胸口。

「喔!」一口氣兒愣是差點沒上來。捂着胸口的李青峰也沒想到看起來這麼人畜無害,甚至還很可愛的女生下手這麼重。

「呀,你怎麼樣啊,你咋不躲啊。我是不是下手重了啊。傷到沒有啊。我要給你打壞了,爺爺不得罵死我啊。」陳玉蘭看到捂着胸口上不來氣的李青峰,頓時慌了。

「哎呀,你說話啊,有沒有事兒啊。」陳玉蘭急的都快哭了。

「呼!」出了一口長長的氣後,李青峰總算是緩了過來。那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誰能想得到,一個這麼萌萌噠的女孩子,出手這麼重。果然不生氣時候擰不開瓶蓋,生氣了天靈蓋都能擰下來。

還好,李青峰這周堅持修鍊,不然剛剛那一下,真容易過去。

「沒事兒了。」

「呼~沒事兒就好,沒事兒就好。你咋不躲啊呢。哎,不說了,這次是我不對,算我偷襲。我請你吃雪糕好不。」陳玉蘭也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好啊,走吧,現在就去。」

「哎呀,小兔崽子。你還真不客氣啊。來,叫姐姐。姐姐帶你去。」

「哎呦,胸口又疼了。」李青峰裝作揉胸口的樣子。

「好啦,好啦。不叫就不叫嘛。走,姐帶你去。」

·······

從武館回來已經將近九點半了,陳玉蘭一副大姐大的樣子帶着李青峰轉來轉去,倒也是給李青峰買了點禮物。說是給小弟的見面禮。嘴上說著不需要叫姐姐,偏偏還以姐姐自居。

簡單洗漱過後,等室友都睡着後,李青峰再一次開始了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