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連載中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昭坤揚 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五萬年前,先賢觀摩世間萬物,歷時良久,拉開了人族修鍊的帷幕......三萬年前,人族統一聖元大陸,人族進入高速發展時期,史稱「輝煌年代」......一萬五千年前,人族出現巨大危機,諸多強者隕落,無數無上傳承斷絕......一萬年前,魔族自域外而來,佔領了聖元大陸,人族與夾縫中求生......四千年前,人族誕生一絕世妖孽,橫掃世間,一統大陸,創立了萬族平等的時代......兩千年前,絕世妖孽去往域外,開通了聖元大陸與其他位面的界門......而今天......展開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章節試讀:

伴隨着清晨的陽光灑在臉上,昭坤揚也從睡夢中醒來,他知道:自己即將迎來一天中最重要的時刻——早飯。

老話說得好,肚裏無食餓得慌。而自己已經餓了整整兩天了,自從前段時間開始,南風城的百姓們家家戶戶都開始閉門不出,那些達官顯貴們接連將家眷送出城外,街上的行人也越來越少,而像昭坤揚這種以乞討為生的流浪者,自然也是斷了收入來源。

「也不知這世道到底是怎麼了?這都快餓死人了。」昭坤揚無精打採的抱怨着。

說完,開始掙扎着起身,畢竟再這樣待下去,自己可能會活活餓死,得去尋點兒吃的才是。

昭坤揚今年15歲,自小在孤兒院長大,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三年前因為院長突然被殺,孤兒院也就解散了,至於被院長收養的那些孤兒,先是由聖盟在南風城的分部進行挑選,有修鍊資質的被收入南風學院附屬學堂進行培養,而向昭坤揚這種三十七個孤兒中唯一一個沒有修鍊資質的,就只能任其自生自滅了,畢竟資源有限。

「唉,城裡是別想了,還是出城看看吧!」昭坤揚步履闌珊的向城門方向走去。

現在的他,身上除了那塊據院長說是在見到他時就一直掛在身上的破石頭外,就只剩下這身近乎由布條組成的衣服了。

說到這兒,可能有人就要問了:15歲的小夥子,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怎麼也能混到口吃的啊,年紀輕輕的不學好,居然以乞討為生,不嫌丟人嗎?

可實際上並不是昭坤揚不想找個事兒做,以此來維持生活,而是他什麼也不會,哪怕是賣力氣的活兒,他也做不了。

普通成年人的力量是10點,如果在15歲以前能達到10點力量的話,就意味着有修鍊資質,至於日後能到什麼境界,暫且不談。前面說的還只是正常生長的情況,而早在上萬年前,聖盟成立之初,就已經開始免費給8-10歲的孩子分發淬體液,每月一瓶,年滿10歲以後將不再發放,如果在15歲前達到了10點力量,將會被當地的學院附屬學堂吸納,開始培養。

到目前為止,昭坤揚的力量也不過3點,這還是在10歲以前喝了足足幾十瓶淬體液的情況下,要是沒喝的話,說不好早就因為體質過於虛弱而早夭了。

也正是如此,基本上就沒有適合昭坤揚從事的工作,儘管他從小記憶力就比其他孩子強,可是架不住體質弱啊,他看一遍就能背下來的內容,別人或許需要花上十倍的時間,但他比別人更容易累,也就是說別人一篇文章背了十遍才背下來,然後一天背了三篇文章還活蹦亂跳的,可他呢,一篇文章只需要背一遍就夠了,可是之後需要休息大半天才能緩過來,一天最多也就夠背兩篇文章的,不然就有可能因為耗神過度而導致眩暈。

從昭坤揚棲身休息的城牆角到城門,大概有兩千多米的距離,他足足花了大半個小時,從太陽初升一直走到艷陽高照,期間還歇了兩回,終於勉強將自己挪到了城門口。

守城的人員看到了他,有些同情和憐憫,並沒有進行檢查,而是直接說:「昭坤揚啊,你這是要出城嗎?檢查就不必了,你還是抓緊走吧,雖然不知道你去幹什麼,但總感覺你還沒走到,天就黑了,或者自己就累死在半路上了。」

昭坤揚有氣無力地喘着氣,說道:「大哥,我都兩天沒吃了,沒力氣啊!當然走不動了。」

守城人員搖了搖頭,從兜里掏出小半個饅頭,遞給他,說:「算了,這是我剛剛吃剩下的,你拿着吧,別還沒走多遠,就死在城門附近了,到時候還得麻煩我幫你收屍。」

昭坤揚見到饅頭,眼睛都綠了,連忙接了過來,感激道:「大哥,你可真是個好人,我知道你只是嘴上說得不好聽,可是心裏還是很善良的。」

「去去去,說什麼呢?誰是好人?昨天我跟阿花表白,她就是這麼跟我說的,然後轉身投入了隊長的懷中,還說祝願我能找到更好的,可是我離了她該怎麼活啊......」守城大哥一臉悲戚,語氣沉重。

昭坤揚見狀,張了張嘴,卻不知說什麼好,嘴唇噙動了幾下,最終嘆了口氣,拍了拍守城大哥的肩膀,轉身向城外走去。

出了城門的昭坤揚,抬頭仰望天空,看着刺眼的陽光,又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饅頭,默默地咬了一口,費力地嚼着,艱難地咽下,這才繼續往前走着,儘管不知去往何方,但依舊沒有目的的向前。

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手中的小半個饅頭在約莫幾個小時前已經啃完,而自己現在離西風城已經有些遠了,太陽更是早已經落山。

此時的城郊,涼風漸起,時值暮秋,寒氣已生。

昭坤揚的體質差,再加上衣着單薄,開始打起了寒顫,再也無力前行,停了下來。

「嘶——」昭坤揚倒吸了一口冷氣,「真是要命,我以為出了城會遇到什麼獵物,結果走了這麼久,毛都沒看見一根!現在還差點兒凍死,看來今晚是難熬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這小身板,就算是只兔子,怕也夠嗆。

昭坤揚說話間,開始打量起四周,原本打算找點兒能夠取暖的東西,結果發現看到不遠處的草叢中突然冒出一雙綠色的眼睛!

難道是......狼?

昭坤揚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卻發現自己今天一天都沒喝水,只能幹咽了一下,然後蹲了下去,祈禱狼沒看到自己。

可惜事與願違,周圍出現了更多的綠色眼睛,一雙雙的直勾勾盯着昭坤揚,明顯是已經發現了他,現在不過是圍堵獵物罷了。

昭坤揚反應過來,很是慌張,連忙說道:「各位大哥大姐,行行好吧!千萬別吃我,饒我一命吧!」

他一邊說著,還一邊磕頭,希望通過祈求來獲取一線生機。

如果他遇到的是生來具有一定智慧的魔獸,或許這種方法會有點兒用,遺憾的是,這群狼都是普通野獸,沒有什麼智慧可言,只有單純的本能。

「嗷~~」第一匹狼嚎叫着撲了上去,可惜用力過猛,失去了準頭,只是前爪在昭坤揚的胸前划過,然後從他的身旁掠過,未能對他造成更多的傷害。

「啊——」儘管只是簡單的被划到,就已經使得血肉外翻,鮮血噴涌,直接令得昭坤揚疼得幾乎暈過去。

其餘群狼見一擊得手,也紛紛撲向了他。

而就正在此時,一道漆黑的光芒從沾染了昭坤揚胸前鮮血的黑色石頭上閃過,旋即一陣若有若無的威壓自黑色石頭上彌散而出,轉瞬之間就覆蓋了周圍。

群狼受到威壓影響,全部軟趴在地上,全身痙攣,不斷抽搐,甚至開始失禁。

一時間,群狼的排泄物充斥了這片地域,濃郁的味道經久不散,原本就疼痛難忍的昭坤揚聞到這氣味,直接就暈了過去。

此地就此安靜了下來,只有那塊黑色石頭仍舊散發著漆黑的光芒,並開始緩緩融化,沒入傷口之中,隨着黑色石頭的融入,傷口停止了流血,並開始慢慢癒合。

不到半個小時時間,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已經完全融合,連傷疤都沒有留下,黑色石頭也隨着完全融入昭坤揚的體內。

群狼並未因黑色石頭的消失而恢復行動能力,反而因為長時間的威壓震懾嚇破了膽,紛紛氣絕而亡,危機也就此解除,只是滿地排泄物發出的氣味一時難以消散。

夜,還很長,而昭坤揚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不知過了多久,昭坤揚才緩緩轉醒,此時的他,不僅沒有昏迷幾天的那種虛弱感,反而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似乎自己在鬼門關走了一遭之後,不僅沒有大傷元氣,反而脫胎換骨了一般。

由於距離他昏迷已經過去了好幾天,群狼排泄物的氣味早已散去,而那些排泄物也開始被大自然分解,所以倒是沒有了昏迷前的那股異味。

「怎麼回事?我這是怎麼了?迴光返照?還是覺醒了上古血脈?」昭坤揚滿是疑惑。

「宿主,你一次性問這麼多問題,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不如你一一問來可好?」一個溫柔的女聲突然自昭坤揚的腦內響起。

「什麼玩意兒?好像是從我的腦海中發出來的。」昭坤揚驚疑道。

「嗯,我現在在你的體內,其實你可以不必出聲的,你只需要在心中自語即可,我能聽到的。」

昭坤揚聞言,開始在心中說道:「你能聽到嗎?」

「可以的,宿主。」

「你是誰?」昭坤揚問道。

「我?我目前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現在的我還未完全恢復,所以我也不確定我是什麼,只知道我之前寄存於你掛在胸前的黑石之中,被你的鮮血喚醒,並與你結締了契約。」溫柔女聲似乎有幾分迷茫。

「那你要做什麼?或者說你能幫我什麼?」昭坤揚繼續追問。

「我好像可以連通一個空間,裏面有很多東西,有些我現在可以查看,有些我無法查看,可能是我的能力不足的緣故,如果想要從空間中取出某件物品的話,則需要你的幫助。」

「我怎麼幫你呢?取出的物品對我而言又有什麼用呢?」昭坤揚不解。

「就目前情況來看,我應該是你的先祖留下用來護佑後輩的一張底牌,我的本體是什麼還不知道,但我目前要做的就是不斷給你發佈任務,伴隨着你的完成進度,我也將不斷恢復記憶,空間權限也不斷提高。而空間中的物品應該是可以幫助你提高實力。」

「完成任務就能獲得獎勵?」昭坤揚似懂非懂。

「嗯,完成任務能獲得相應的靈值獎勵,而空間中的物品有功法,感悟心得手札,丹藥,裝備,秘寶,奇物,以及上古典籍和秘術等。還有一些特殊的東西,我現在無法查看,屬於未解鎖狀態。」

「你說的......是真的?」昭坤揚愣了愣。

「嗯,是真的,宿主現在要查看任務嗎?」

「如果按你所說,你是我先祖留下的一張底牌,那你甘心嗎?我覺得這一切對你太不公平了。」昭坤揚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驚喜所沖昏頭腦,而是問出了一個很殘酷的問題。

「我目前尚未恢復,所以不知道當初的全部真相,無法做出判斷,還請宿主現在不要思慮過多,畢竟以宿主現在的實力,就算想給我自由,怕是也只能想想罷了。」

怎麼聽起來像是在嘲諷我?也罷,現在的我確實只能放放嘴炮。

「那好吧,就先這樣吧!我該怎麼稱呼你呢?」昭坤揚思索起來,「完成任務,獲得獎勵,倒是和市井小說中所說的系統有些接近,只不過你好像沒有書中的系統那麼厲害,而且也不是全知全能,和我一樣對未來感到迷茫,像個小迷糊。」

「嗯,那宿主就叫我系統吧!」溫柔女聲似乎很喜歡這個稱呼。

「那好吧,現在該回答一下之前的問題啦,我現在是什麼情況?感覺好像比以前強了不少,我的傷口也好了,而且這些狼怎麼都死了?」昭坤揚回到了最初的問題。

「黑石融合,喚醒了你體內沉睡的血脈,脫胎換骨,傷勢自然也就恢復了,而狼群也是被血脈覺醒時釋放的威壓所懾,膽破而亡。」

「那豈不是說我現在很厲害了?這血脈應該很強吧?」昭坤揚有些驚訝。

「並非如此,宿主的血脈雖然厲害,但在修鍊前期的幫助不大,甚至可以說微乎其微,因為初次覺醒,所以才能震懾群狼,但實際上血脈力量並未真正覺醒,需要宿主後期不斷努力,才能真正覺醒,目前一重覺醒度0%。」

「一重覺醒度?意思是還有更多重?」昭坤揚驚訝更甚。

沒想到自己的血脈這麼強,居然如此複雜。

「預計至少有九重,不過宿主也不要飄了,因為宿主現在的實力只是剛剛達到正常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