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爆爽!我奪走了極品女主的氣運
爆爽!我奪走了極品女主的氣運 連載中

爆爽!我奪走了極品女主的氣運

來源:google 作者:仙池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琴輝 現代言情 陸香

陸香穿成八十年代炮灰女配,書中渣奶為了貪圖彩禮,讓她頂替女主結婚,事情敗落又污衊她不檢點,女配在全村唾罵聲中含恨而終這一次陸香正面回擊渣奶和極品親戚,把惹她的人統統踩在腳下靠着做種田美食等的手藝在八十年代賺的風生水起的重生的女主百思不得其解,以前處處做陪襯的陸香,日子怎麼還越來越好了呢?展開

《爆爽!我奪走了極品女主的氣運》章節試讀:

陸香跟爸媽回了家,關上門看着眼前低矮漆黑的小平房,陸香鼻子一酸險些落下眼淚來。

村裡再也沒有比這裡更破敗的房子了,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在這生活過了十年。

陸香道:「媽……爸!」她想說自己開過飯館,靠着做飯這門手藝,將來日子肯定不比任何人差。

話音還沒有說陸大年就哭了,聲音十分壓抑,誰都能聽出他聲音中的自責。

好端端的女兒,如今弄成這樣他對不起女兒。

陸香的娘也掉眼淚,這事兒後勁兒還挺大的,蘇奶奶跟陸大伯母沒給他們一家留活路,要不是陸香機靈,勾引姐夫這個髒水潑過來,他們在村裡哪兒還有立足之地?

「香兒,爹媽對不起你。」陸香媽哭着說,當初也不知怎麼就被豬油蒙了心,相信了他們的鬼話。

陸香道:「沒事兒的,都過去了!」出了這事兒,她名義上跟傅琴輝成了親,入了洞房,再想嫁個好人怕是難了,可對陸香來講卻不算個事兒,不結婚她還樂的乾淨呢。

陸香勸了勸爸爸又勸了勸媽媽,廢了不少力氣,才讓他們平復了心態。陸香鬆了一口氣。想着爸媽還沒吃飯,就想下廚做點東西。可是一去廚房卻傻眼了,糧食的缸里只有薄薄一層,攏到一起還不到半碗米。

廚房的地上只有一把馬鈴薯乾和蔫了的白菜,他們這是吃集體的。尋常的人會偷偷在院子里種點菜,或者養一隻雞之類的,種的不多村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但陸香爹媽是老實人,村裡不讓他們就不敢。

眼下給陸香心頭蒙上了一層陰雲,家裡真是一點糧食都沒有了。她就算再有做飯的本事也無濟於事。

終於知道家裡為什麼會答應換親的事兒。一是傅家的確是一門好親,第二是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

就在陸香為難的時候,外頭傳來敲門聲。陸香打開門,來的是鄰居宋嫂子道:「家婆讓我來送倆窩頭來,還罵了半天你奶奶!說她真是一把年紀活到了狗肚子里了,連自己的親孫女都算計。」

宋嫂子一邊說一邊感慨知人知面不知心,瞧着蘇老太太穿的體面尋思是個正經人,誰想到這麼缺德帶冒煙的事兒都能做出來。

他們住的近,宋嫂子家孩子多,陸香的媽經常幫着干點小活兒啥的。他們家做了什麼吃的都會送過來一點。

這年頭糧食金貴,別小看這窩窩頭。家家戶戶的糧食按公分到年底分的,一年到頭都不一定夠吃。這倆窩窩頭都是人家從嘴裏省出來的呢。

陸香道:「謝謝嫂子。」

宋嫂子笑道:「謝啥,咱都是鄰里鄰居住的。」隨後眉毛一挑道:「陸香啊,還有一個事兒。傅琴輝在你家院子外頭站半天,你們有啥話不能說開?」

說完宋嫂子還有點不好意思了,只是感慨陸香命苦,從小不受奶奶待見也就罷了,結婚這事兒還被算計了一遭,以後要想找個好人怕是難了。

陸香立刻探出半個身子往外看去,果然看見傅琴輝在那裡站的溜直。

宋嫂子把話帶到了,道:「那我先走了,有事兒你再找我。」以前她總覺得陸香爹媽人雖然好,就是窩囊了一點,陸香平日又少言寡語的,很容易被忽視。

但現在看來,陸香遇事兒冷靜口齒伶俐,比她爸媽都強。幸虧有陸香不然他們今兒都沒辦法囫圇個回來。

宋嫂子走後,陸香心態平復了許多。

剛才走的匆忙,許多話沒跟傅琴輝說開。如今替嫁這個誤會解除了。他們倆也應該談一談了。

陸香出去。

傅琴輝看着陸香面無表情:「媽讓我帶你回家。」說完把兜里折的整整齊齊的錢拿了出來給陸香。

這倆人本就在話題的中心,村裡沒啥新鮮事兒,這姐妹替嫁一事兒夠他們談論半年了。不少人遠遠看見了,伸長了脖子往這邊看。

鄰居也一個個爬窗戶看熱鬧。

陸香沒有接這個錢,道:「你們本來要娶的也不是我。既然這事兒是個誤會,就算了吧。」

傅琴輝定定的看着她,眼睛裏似乎有些不滿,抿着嘴。

陸香道:「你是個好人。一定能找到一個好女人的。」把話說完,她瞧着傅琴輝還是沒的動彈,周圍的看他們的人還不少。陸香把話說完了她也沒停留,轉身回了屋。

周圍八卦的人都驚呆了,都以為是陸香高攀傅琴輝,如今看,怎麼倒像是反過來的?

陸香進屋,陸香媽連忙把女兒圍過來道:「傅家怎麼說的?要是他誠心想跟你過,你也考慮考慮。」現在這種情況女兒嫁過去是最好的選擇。不然名聲糟蹋了,一輩子可就毀了。

陸香道:「沒說什麼,我們不合適。」

陸香爸好幾次想勸,但他沒臉,現在這種局面就是當初意志不堅定帶來的後果,過了許久,他也不知怎麼面對女兒,最後也只是嘆了一口氣道:「罷了,不想嫁就不嫁吧。」

一家人在屋裡,氣氛有些壓抑。

一個小時過去了。陸香有些煩躁,傅琴輝還沒走,就站在院子外頭。外頭湊熱鬧的人還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