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薄爺的小祖宗又A又颯
薄爺的小祖宗又A又颯 連載中

薄爺的小祖宗又A又颯

來源:外網 作者:桑榆未晚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桑榆未晚

主角叫南喬薄擎洲的書名叫《薄爺的小祖宗又A又颯》,是作者桑榆未晚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據說薄爺看上了個小媳婦兒,還是南家那個廢物千金?旁人都說薄爺定是被迷了心智,這小妖精長得丑,會的倒是挺多!無數黑粉群起而攻之,誓要讓薄爺看看她的真面目!什麼?傳聞中的鋼琴家nava是南喬?什麼?國際黑客組織KN的創始人也是南喬?什麼?娛樂圈最神秘的經紀人還是南喬?她還是遊戲天才煞?扒着扒着,黑粉他們變心了!「什麼廢物草包,騙誰呢?這明明就是我偶像!」眾人以為這已經是最勁爆的事情,誰知更勁爆的還在後面!傳聞中的夜家三少齊齊出馬:「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要想活命,滾遠點!」眾人瑟瑟發抖:喬姐,你到底還有多少馬甲,一起掉吧!...展開

《薄爺的小祖宗又A又颯》章節試讀:

「打,給我狠狠地打!」
漆黑的巷子里,低啞的男聲伴隨着尖銳的慘叫聲席捲而來。
趴在地上的少女渾身顫抖,單薄的身體在眾人的拳腳下蜷縮着,血跡蜿蜒而下。
她全身都是傷口,尤其是腹部,鮮血緩緩流下。
呼吸,漸漸消亡。
幾個混混看人沒了生氣,對視一眼:「喲呵,這就死了?」
「蠢包子,死了可別找我們,我們是拿錢辦事兒!」
有人一腳朝着少女踢過去,「我來看看,是不是真的死了,別裝死,害我們拿不到錢——」
原本趴在地上的少女倏然睜開了眼睛,眼疾手快的扣住了朝着自己踢過來的腳,眼神凜冽,充斥着濃郁的殺氣!
南喬環顧一周,腦中有一瞬間的空白。
這是哪兒?
她怎麼會在這兒?
她不是死了嗎?
怎麼會在這兒醒來,她伸手,揉了揉腦袋,卻發現渾身都像是被拆卸過一般,要命的疼。
腦仁一抽一抽的疼,隨即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出來!
這副身體的主人也叫南喬,和她同名同姓。
榕城裡出了名的廢物千金,平時就是被人愚弄的對象。
今晚更是被幾個混混堵在了巷子里,一拳一拳的要了她的命!
南喬伸出纖細的手指,嫌棄的蹙眉。
這麼瘦,難怪會被欺負。
想她這一生過的風風火火,何時被人這麼欺負過?
她原本是華國最頂尖的殺手,代號K,一生從無敗績,卻沒成想被心腹左翼出賣,聯合老對手要了她的命,屍骨被丟進了海里,現在多半已經喂鯊魚了!
她原本以為自己這一輩子完了,卻沒想到,會重生在這樣一副身體里。
她嘖了一聲,緩緩抬眸,陰沉的視線化做刀,刀刀斃命。
被攥住腳的男人眼神一顫,猙獰一笑:「死丫頭,你敢裝死,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南喬眼神一閃,看着男人的眼神里透着輕蔑。
就這點小功夫,也敢在她面前放肆?
她手指微動,只聽見咔擦一聲,那人的腳被生生掰斷,慘叫聲此起彼伏!
「媽的,還等什麼,一起上啊!」
那人鬼哭狼嚎,剩下的幾個人朝着南喬一擁而上。
南喬嘴角輕勾,下一秒,甩開男人,宛若一條游龍穿梭在人群中。
幾分鐘後,幾個男人趴在地上,慘叫連連。
南喬一腳踩在了為首男人的背上:「說,誰讓你們來的?」
男人嚇得魂飛魄散,看着她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樣子,渾身直發抖:「是三小姐,三小姐不喜歡你,想除掉你……」
「對對對,是三小姐讓我們來的,我們錯了,我們不敢了……」
三小姐?
南喬想了想,從那段記憶里找出了一些蛛絲馬跡。
南家一共三個女兒,南容,南喬,以及南琪。
南喬生性愚鈍,加上在家裡爹不疼娘又不是親的,時間長了,便淪為了全家人發泄的對象,其中南琪沒少暗中算計她。
以前都是小打小鬧,這次南琪找了幾個混混,想要徹底除掉南喬。
原主身體孱弱,哪兒經得住這樣的折騰,死在了拳腳下!
想到這兒,南喬眸色一冷。
罷了。
既然佔據了這副身體,那麼原主的仇,她報了!
從今以後,她就是南喬!
「既然如此,那留着你們也沒用了。

她還想動手,幾個混混臉色煞白,都沒想到這死丫頭還有這麼好的身手!
此時,一道燈光照射過來,她下意識捂住了眼睛——
那幾個男人趁她不注意,連滾帶爬的跑了。
「別跑!」
南喬想追。
但這副身體瘦弱不堪,剛才那幾招,已經掏空了體力。
這什麼破身體?
這麼兩下就被掏空了?
她暗自咬牙,朝着那一輛車走去。
一走近,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息。
她打開車門,駕駛座里坐着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
男人長得是真好看,俊眉星目,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血浸濕了,薄唇緊抿。
哪怕身負重傷,卻改變不了他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渾身的低氣壓加上獨有的攻擊性。
此刻的他,好比蟄伏在地獄的餓狼一般,一旦找到契機,便會將敵人咬的面目全非!
這樣的男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南喬沒打算管閑事,打算關上車門。
他倏然伸手,兩隻大手緊緊地箍住了她的脖子,陰沉沉的開口:「哪來的?」
「咳咳咳——」
南喬差點當場去世。
這男人是什麼危險生物,流了那麼多血,還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她費了好半天,才拿下了他的手,隨即,一巴掌拍上了他的俊臉:「敢掐我,不想活了?」
這一巴掌,她用了不小的力氣。
他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
薄擎洲活了二十八年,還是第一次被打臉,而且還是被一個女人!
她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他奮力睜開雙眸,眼底閃過一絲刺骨的冷意,幽深的視線像是帶了尖刺一般,南喬冷不丁的被看得心裏發毛。
這什麼人?
眼神這麼滲人!
她一個頂級殺手,居然被震住了。
若不是這副身體實在是有些「柔弱不能自理」,她現在就想動手弄死他。
算了,先把這筆賬記下來。
這裡距離南家還有一段距離。
她可不想走回去。
眼下,只有這輛車了。
她咬咬牙,一把將他從駕駛座拎出來,嘭的一聲扔到了後車廂,自顧自的坐上了駕駛座。
「想活命,就別說話!」
薄擎洲身負重傷,被這麼一摔,眼前一黑,差點直接暈了過去。
「你想死?」
敢扔他!
南喬聽着這話,嗤笑一聲:「你要是想死,你就再繼續說下去。

薄擎洲眯眸,眼神陰沉。
南喬隨手扯過一件衣服,直接扔在了他頭上。
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
薄擎洲:「……」
夜色濃稠,一輛黑車宛若利劍,穿破了夜色,直奔前方。
循着記憶,南喬將車子停在了醫院門口,后座里的男人因為失血過多,已經暈了過去。
南喬將他扔下車,毫不留情的驅車離開。
醫院的護士很快發現了他,將他帶進了醫院。
半個小時之後,一道身影衝進了病房。
「哥,你沒事兒吧?」
薄擎洲坐在床上,身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完了,一張看不出喜怒的俊臉還有一個明顯的指印。
「卧槽,哥,你的臉怎麼了,被女人打了?」
薄易像是看八卦一般,雙眸緊盯着他臉上的指印,有些急不可耐。
薄擎洲瞳孔驟縮,渾身充斥着一股煞氣,墨色瞳孔緊鎖在薄易身上,薄唇翕動。
「想死?」
薄易搖頭:「不想。

看他惱羞成怒的樣子,薄易已經可以猜測發生了什麼,這一巴掌,多半是女人打的。
嘖!
什麼女人,膽子這麼大,居然敢打他哥!
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查到這次追殺我的人是誰了嗎?」
「查到了,二叔。

薄易咬咬牙:「二叔想害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我沒想到,他這次玩這麼大!」
豪門家族,爭權奪利,向來是常事。
更何況薄家是榕城的頂級豪門,誰不想掌握主動權,誰能不覬覦這無法估量的財富?
薄擎洲蹙眉:「封鎖我受傷的消息,不要傳去一個字。

《薄爺的小祖宗又A又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