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Be的最高境界
Be的最高境界 連載中

Be的最高境界

來源:google 作者:晗嘻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念念 顧珩

天降福星女主✖️冷酷無情男主十五歲的姜念念在顧央最困難的時候伸出了援手從此以後,一個偏執男孩被慢慢地治癒了只剩下每天的「要不要吃東西」「娘子不要丟下了我」姜念念治癒了所有人,唯獨救不了自己她本是天之嬌女,落下神壇,卻如何也上不去了周圍的都在背後看她笑話……展開

《Be的最高境界》章節試讀:

」公主殿下,這次的宴會可是一個很重要的場合,你可千萬不可以這樣出席呀!「

」公主殿下,你等等!「

這位在邊上一直說話的是我姜念念的貼身丫鬟——宇環,而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小孩子,我如今年滿十五歲了。

這幾年一直是父王貼身養着,有其他的娘娘想要養,說了多少好話,父王愣是沒同意,還將那個娘娘給說了一頓就算了,甚至還被罰關了好幾個月的禁閉,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一個人敢說要將祥和公主養在自己的身邊。

」好了,我知道了呀!「

姜念念扒拉着耳朵,坐在梳妝台前面,任憑人處置,看着別人在自己的臉上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戰績0-5,她抬起頭來,睜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宇環,」這和我本來的容貌有什麼區別嗎?「

宇環看着公主氣鼓鼓的摸樣,連忙哄到:」那不還是我們的公主殿下天生麗質。「

姜念念哼了一句之後,扭過頭不予理睬。

過了一個時辰過後,終於從房間出來了。

當她來到宴會的時候,周圍的人都在奉承着,」王上,公主殿下可真的是擁有閉月羞花之容。「

」哈哈哈哈,賞!「

那個人跪了下來,「謝主隆恩。」

姜念念待了一會兒,看着周圍的人都在阿諛奉承,就離開了。

「果然還是外面舒服,裏面真的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了。」

八月的天氣難免有些炎熱,姜念念從宇環的手上接過扇子,使勁的扇着風,「這個天氣好熱呀,我們走快點吧!」

她皺着眉頭,吐槽到,」真不知道父王為什麼要我過去。「

」公主殿下,我們現在不可以回去,等會還要去呢?「

」啊——「

姜念念生無可戀的叫了出來。

邊上的宇環立馬撿起掉在地上的扇子,扇着風。

」看!「

姜念念用手指着一處陰涼的地方,臉上的喜悅都要溢出來了,」我們去那裡涼快一會吧,等會再回去唄。「

姜念念拉着宇環的手就往前面沖。

」公主!「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拽了過去。

姜念念坐在一處石頭上面,宇環就站在邊上,用扇子不停的扇着。

姜念念感嘆道:」還是這裡涼快。「

宇環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

念念看到之後,嘟着嘴巴,眯着眼睛,但眼神里始終充滿着笑容,「你竟然笑話我,看我無敵痒痒手。」

說完,將手放在嘴邊呼了一口氣,就對着她一頓撓。

「公主殿下我錯了。」

宇環一邊笑着,一邊求饒。

「放過我吧!」

念念聽到這話之後這才罷手,停手之後還傲嬌的哼了一聲。

過了一會,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

「宇環,你聽沒聽到什麼聲音?」

「啊?公主殿下你說什麼,有,有,有人嗎?」

宇環的表情很是驚慌,她有些害怕,說話都不利索了,「公主殿下,你就不要嚇奴婢了,現在天色都快黑了,我們感覺回去吧!」

念念搖了搖頭,然後一個人就往前面走了過去。

她躲在一塊巨大的石頭後面,探着頭看着這一切。

只見一個長相十分俊美的男子站在二哥哥前面,二哥哥的表情十分囂張,他手上似乎拿着一個什麼東西,看了幾眼之後,就將它丟到了河裡。

男子立馬上前掐着二哥哥的脖子,將他一步步逼近到了一面石牆上面,然後用力將他舉了起來,姜念念眼裡閃過驚恐,正準備衝出去的時候,男子放開了二哥哥,二哥哥跌落在地上,捂着喉嚨劇烈的咳嗽。

離得太遠了,聽不見他們再說這什麼,只見男子一隻腿一隻腿的跪倒在地上,二哥哥從腰裡掏出一根長鞭衝著男子就是幾鞭子。然後揚長而去。

二哥哥走之後,男子並沒有離開,他踉踉蹌蹌的站起來,跳進了河裡。

念念立馬慌了,急急忙忙的沖了出來,大聲的的呼喊着:」來人呀,快來人呀,救駕呀!「

但今日宮中舉行宴會,沒有人來這裡,念念站在岸邊看許久那人都沒有上來,很是害怕,她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終於心一橫,正準備去叫人的時候,被腳邊的石子給絆進去了。

她掉進去的片刻,男子就探出了頭。

」救命呀,我不會水呀!

男子回頭看了看,並不決定救她,正準備上岸的時候,聽到邊上的奴婢大聲的呼喊着:「快來人救駕呀,裏面可是王上最疼愛的祥和公主,她要是出事了,你們誰都別想活。」

宇環很是驚恐,大聲的呼喊着,想要引起遠處侍衛的注意。

男子聽到之後,立馬沖了過去,將她救了上去。

到岸上的時候,念念救上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昏了過去,顧珩聽着邊上的侍女一直嘰嘰喳喳的說這話,心裏有些不耐煩,冷冰冰的說道:「你不要再說話了,快去找太醫呀!」

「我馬上去。」

宇環立馬站了起來,一路上跑的可快了。

顧珩看着女子如今長得已經擁有傾國傾城的姿色了,但他沒有太注意,他用手壓着念念的胸口,坐了好久。

「咳!」

念念終於將水咳了出來,她不停地呼吸着,瞪大雙眼,坐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不可置信,然後掐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肉,「啊!好疼!「

顧珩看向她的目光有些疑惑,還帶着些許的嫌棄。

念念終於注意到了邊上還有一個人,她歪着頭看了看,有些疑惑,」你,你怎麼上來的!「

顧珩聽到這個問題,有些嫌棄的皺了皺眉頭。

念念看着他緊鎖的眉頭,心中也很是不理解。

」太醫,你走快點呀!「

宇環拉着太醫來到了這裡,太醫診了診脈之後,」無礙,公主殿下,喝下微臣開的幾幅葯就好了。「

說完,太醫準備收拾東西的時候。

「那個張太醫你有沒有外敷的葯,就是那種治外傷的葯。」

「公主殿下可是有其他傷。」

太醫的神色變得有些慌張。

「不是,不是我受傷,張太醫你多慮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