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越家公子寵翻天了
被越家公子寵翻天了 連載中

被越家公子寵翻天了

來源:google 作者:碳烤花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越寧遠 顧雙雙

作為首富之女,陰差陽錯嫁到端王府顧雙雙想,只要長得好看,其他的都能忽略,但便宜相公不這樣認為自己還是個瘸子,怎麼能說她滿身銅臭味呢?展開

《被越家公子寵翻天了》章節試讀:

顧雙雙有些心不在焉的跟着成誠回了悅來居,連午膳也只是匆匆吃了幾口就上樓休息了,小四小五像看妖怪一樣的看了好幾眼顧雙雙,最後被成誠一頓呵斥,這才收回目光。

這悅來居的床雖然沒有顧府的柔軟,但用的也是上好的蠶絲,蓋在身上絲毫不覺得重。如今是三月份的天,長安只有早晚偶爾有些涼意。顧雙雙躺在床上,有些難受,她不知自己的惆悵從何而來。

成誠在門外扣響了房門,顧雙雙從床上坐起。

「雙雙,」出門在外,成叔也不叫她小姐了。

「見到世子了,感覺如何,你還滿意嗎?」想來成誠也以為他是見到了世子的,他就坐在離門口最近的地方,也不知避的哪門子的閑。

「王妃娘娘要求我們先將陪嫁交予她後再給婚書,所以雙雙,我是一定要知道你是否中意世子,這陪嫁一旦給了,親事就無法退了。」成誠大多的時候都是一臉慈愛,很少有這種鄭重的時候,他的話問的顧雙雙一愣。

端王妃明裡暗裡的意思是她要嫁到王府,說那世子住在降雪軒,二公子卻說降雪軒只有他一人居住,這難道是在說她要嫁的人是二公子,而不是世子。端王妃之所以騙她,是因為貪圖顧府的陪嫁?

顧雙雙混沌的腦袋,突然閃過一道光,陪嫁陪嫁,世子,二公子,端王妃,這種種跡象只表明了一件事,她的猜測或許是對的。

原來被騙婚的不是顧富宥,而是她,顧富宥是被騙財。顧雙雙腦中閃過二公子的天人之姿,有些糾結,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成誠她剛發現的問題。說了,錢肯定是保住了,但美少年也會這樣錯過,用腳指頭想,顧富宥都不會同意她嫁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人,哪怕那人長得跟天仙似的。

「雙雙,雙雙!」成誠見她一副被鬼迷住的樣子,有些擔憂,難道世子當真生的這麼美嗎?能將一個好端端的小姑娘迷得神魂顛倒的。

「成叔,我聽得見。」

聽得見就好,成誠懸着的心放下了一半,他方才已經想好了去哪家道觀去請大師來驅鬼了。

「世子挺好的。」顧雙雙難得這麼扭扭捏捏的說話,想起那美少年,若是她要嫁的人是他,顧雙雙想她是百分百願意的,只要一想到那少年的臉蛋,她就止不住的臉紅。

成誠狐疑的看了她好一會兒,心底有百分之八十的確認端王府的世子上輩子肯定是個狐狸精,所以這輩子才這麼會勾人。

「那,明日我就將陪嫁送過去?」

顧雙雙的心又涼了涼,上到嘴邊的話,她又不敢直接說出口,,或許可以讓成叔等等,只是這老狐狸,她可能一句話沒說對,就會被發現。

「這些事情,成叔你打理就是了,反正我也不懂。」

「那明日我便送去,等拿到了婚書,我們便回洛陽去,好好準備準備。」

「是。」顧雙雙也不知道她此刻的臉色會不會太怪,她想法天真,受不住那美男誘惑,還是決定瞞着顧府,就嫁給那個二公子。

顧雙雙送走成誠,一個人在房中躺了幾個時辰,連晚膳也拒絕用,成誠忙着數銀票,顧不上她,只是讓小四小五好生看着她,別讓她一個人出門野去了。

顧雙雙記得清清楚楚,那一夜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肚子餓的咕嚕咕嚕的叫,偏偏她還不想吃,只覺得自己一顆心被掰成兩半,一半是暗自竊喜可以嫁給美少年,另一半又隱隱擔憂老爹的錢財,還有老爹得知被騙後的盛怒,暈倒是避免不了的,說不定還是昏迷不醒。

最後還是美色戰勝了親情,直至成誠出門,她都沒有阻止。早膳是小四小五監督她吃的,說是再不吃飯他們也接下來估計也會沒飯吃的,顧雙雙一向善良,不願意因自己一點小事連累他人,所以很善良的喝了一小碗粥。

成誠去的快,回來的也快,只是如今手中是空空如也的回來的。顧雙雙驚訝了,說好的婚書呢?

成誠解釋道:「端王近日不在府中,端王府的印章被他帶走了,所以婚書還得等端王回來了以後才能拿到。端王妃給了當今聖上賞給端王府的一對龍鳳呈祥玉鐲作為信物,說到時候婚書派人親自送來洛陽。」

這端王妃的信物可真多,顧雙雙漫不經心的問道:「成叔今天可曾見到世子?」

「世子殿下進宮陪讀了,不在府中。」

顧雙雙輕哦了一聲,說既然在這長安已經無事了,那便回洛陽吧。眾人都驚呆了,彷彿這話就不應該從大小姐的口中說出。

成誠試探性的問道:「雙雙,你不在長安逗留一日,好好玩耍一番?」

「下個月不就又要來嘛,何必急在這一時呢?」眾人大夢初醒,原來如此。三下五除二的定下半個時辰後就出發回洛陽。

顧雙雙就這樣滿腹心事的回了洛陽顧府,許是一行人歸心似箭,原本五六天的行程他們四天就到了。顧富宥提前得到了消息,提前巴巴的在府門口等着自己的寶貝女兒。

「雙雙回來了,我已經讓人備好了飯菜,要不咱們先吃飯吧!」

「爹,路上太顛了,我沒胃口。」

顧富宥看着愛女的背影離去,朝着成誠使了使眼色,意思是問那小祖宗又怎麼了,成誠搖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曉,回來的路上不是正常的很嗎?

顧雙雙的生活再次重複,她像從前那樣,每日都出府閑逛,或是在府中試穿衣物,佩戴首飾,只是內心總有一股罪惡感。

府中處處張燈結綵,一片喜慶,離她出嫁的時間只有半月,算上路上耽擱的,在府中能待得時間也就七八日了。

那一日晚膳她謊稱自己身子不適,沒有和顧富宥一同用膳,不過一會兒顧老爺就親自來關懷她了,生怕她哪裡不舒服。

「爹,如果哪一天我犯錯了,你會生氣嗎?」

「這就要看你犯的什麼錯了,雙雙,你可是知道你爹的,是出了名的好人。」

顧雙雙笑的勉強,「就是我不聽你的話,讓你損失了錢財,爹,這樣你會不會生氣?」

顧富宥笑了:「無妨,雙雙,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

「這不是馬上要嫁人了嗎?」

此話一出,顧富宥也有些難受,唯一的寶貝女兒不過幾日就要嫁去長安,他也時常夜不能寐。

「無妨,我同你成叔商議過了,等你嫁去了長安,我們也把顧府也搬去長安,總之爹是不能離你太遠的。」

「爹,金陵城的鋪子就暫時不要給我了,我還小,沒學會經商之道,等以後學會了再給吧!」

顧老爺一愣,但愛女心切,當然什麼都聽顧雙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