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連載中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

來源:google 作者:恩格貝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時韞 沈穗 現代言情

[溫柔明媚音樂少女Vs偏執霸總]少年曾經有個皎月在心底,他默默的等待她長大,最後小月亮成了他的救贖……在沒遇到周時韞前,沈穗的生活一直都是按部就班遇到周時韞後,沈穗從對他的剛開始的厭惡到喜歡……小劇場沈穗正坐在沙發前吃巧克力,兩個小傢伙看見了硬要她喂,周時韞回來後看到她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委屈巴巴的抱着沈穗周:「穗穗,我也要吃」沈:「給你」周:「喂我」沈穗給他餵了一塊,看他笑的一臉滿足,忍不住親了他一下沈穗笑着看他,軟聲道:「周先生,好甜啊」周時韞眸色一暗,摟着她,低啞道:「什麼好甜,嗯?」沈:「周先生最甜了」展開

《病嬌霸總也喜歡撒嬌》章節試讀:

窗外下着淅淅瀝瀝小雨,空氣很沉悶的讓人有些壓抑。

沈穗坐在窗前,眼底迷茫,她忍不住的偷偷把窗戶開了個小縫,潮濕的空氣中夾雜着寒涼,讓人顫慄。

啪嗒啪嗒……

一顆顆雨珠從玻璃上劃落,在窗沿上積起一圈水,沈穗沉默的看了片刻。

手伸出窗外接着雨點,雨水打在掌心,一股寒涼透過掌心緩緩向上延展,很舒服,心中的燥意頓時有所緩解。

「夫人。」

潮濕的風夾帶着雨珠只是吹進來片刻,便被隔絕。

薛姨關上窗戶,拿着毛毯披在她的肩上,柔聲道:「先生說了,你身體不好容易着涼,不能吹冷風。」

沈穗沒有理會,然就看着窗外。

她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了……

一開始是身體不好,只能呆在家裡休養,到後來,則是因為不聽話,鬧脾氣惹怒了周時韞被他剝奪了自由。

外面的那麼近,她只能透過那層薄薄的玻璃看向外面,明明是一層再普通不過的玻璃,卻將她和外界斷了一切聯繫。

沈穗蜷曲着瘦小的身體躺在沙發上,把整個人在捂厚厚的毯子里。

她知道別墅里都是監控,也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周時韞監控之中,但她還是趁薛姨不注意打開了窗戶。

外邊絲絲的涼意吹了進來,聽着外邊雨聲,她沒感覺到冷,心底生出一絲困意,很快就入了眠。

「……」

雨不知不覺停了下來,天空蔚藍空氣中瀰漫著泥土和花草的香氣。

沈穗睡的並不安穩,意識還保留着對外界的竊聽,她迷迷糊糊的聽到薛姨在打電話。

她的睫毛顫動了幾下,意識卻清醒了不少。

「薛姨。」

剛睡醒聲音有些破碎,但還是帶着柔意。

「是誰打來的電話。」

「是周先生。」薛姨柔和的笑着,繼續道:「他讓我跟你說一聲,他要出差幾天,這幾日就不回來了。」

沈穗捏捏掌心,聲音微顫,她面色平靜的問道,「他有說要去幾天嗎?什麼時候回來?」

薛姨搖了搖頭,「先生沒說。」

見她失望的低頭,不由的調侃道:「夫人是想先生了嗎。」

她雖然來的時間不長,但也能看出這裡的男主人是極其疼愛她的,心裏自然以為是她捨不得周時韞。

在她眼裡,兩人是極為恩愛的,然而有些事情不能只看外表,就像她不知道沈穗知道周時韞要出差幾天,心裏是有多高興的。

他走了,是不是她就可以出去了……

雖然不知道周時韞要出差幾日,哪怕出去一會看看外面,她心裏也是很滿足的。

別墅有三道大門,其中兩道大門是經常有保鏢看着,只有閣樓後面那扇門是常年落鎖沒有人守着。

她知道鑰匙被周時韞放在書房,於是她毫不猶豫的去書房拿了鑰匙。

手顫抖的去開那扇鐵門,沈穗感覺心跳跳動的很快,這種鮮活的感覺她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了……

咔噠……

當門鎖發出清脆的聲音,她轉頭看了眼後面,沒有人沒有保鏢。

「夫人,你不能出去。」

正要推開門時,便聽到一陣陣皮鞋踩踏在鵝卵石的聲音,後面還有男人的叫喚。

沈穗臉色頓時變得蒼白,雙唇抖動,雙手毫不猶豫的推開那扇鐵門。

頭也不回的奔跑着,她不知跑了多久。

長長的柏油路彎曲着看不到盡頭,後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如同野獸追尋着獵物,撞擊着她的心砰砰直跳。

身上的碎花裙被汗浸濕,裙角輕柔的飄動,露出潔白的小腿,如墨般的長髮垂在腰間,隨着涼風微微飄動,像是誤入人間的精靈。

她吃力的看了身後一眼,突然看到他們停下腳步,沈穗不解,轉頭卻急促的停下腳步。

因為剛剛跑的太快,兩頰通紅,沈穗喘着呼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不是出差了嗎?

看到周時韞時,她頓時變的害怕起來,忍不住的往後退了幾步,眼底的光瞬間黯淡下來。

男人靠在車旁,手指夾着着香煙,溫俊如玉臉上神色自若,看到沈穗時狠狠的抽了一口便把煙在車身上摁滅,煙霧吞吐間,他面色淡漠,沈穗沒來由的慌張。

「穗穗要去哪啊?」

周時韞把她的動作收進眼裡,微眯着眼,唇間掛着一絲淺笑,他的聲音很平淡,聽不出一絲喜怒。

「我……」

她微咬着唇瓣,一時緊張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你不是說要出差嗎?為什麼又回來了。」

周時韞視線一側,看向她的身後。

「是要出差,但是想帶你一起去。」

他露出一抹淺笑,使他溫俊如玉的面容更加溫潤,他眸子幽深,在看到沈穗又想逃跑時,淡淡的出聲。

「穗穗,到我身邊來。」

聽到這句話,沈穗毫不猶豫抬腿往另一邊跑去。

周時韞已經知道她的意圖,如果被抓到,等待她的便是懲罰。

沈穗一腳踩入水中,冰涼的雨水濺到小腿上,帶起陣陣寒意,她也渾然不覺。

「夫人。」一排保鏢躥出攔在她面前,沈穗被迫停下腳步,回頭仍舊站在原地不動。

他沒動,只是微微垂着眸子,半張臉陰翳在陽光下,讓沈穗猜不到他在想什麼。

這個男人已經不是曾經那個情緒都顯露在臉上的少年了,如今成長為男人的他懂的隱藏自己的情緒,不會在隨意的暴露在別人面前。

他的眸子像是一潭深不見底的寒潭,看不清,看不透,帶着致命的危險。

「周先生」沈穗怯生生喊他,雖然心裏不甘,但她別無選擇。

彷彿剛飛出牢籠的鳥兒還沒體會自由的翱翔便被抓了回去。

沈穗只好邁着碎步走到他身邊。

周時韞長臂一攬,把她盡數包裹在懷中,指腹重重的摩擦她腰間細膩的肌膚。

「你總是那麼不聽話。」語氣似無奈帶着寵溺。

「我沒想逃的……」

她微微搖頭,唇瓣上下張了張,試圖解釋什麼。

然而周時韞卻沒想聽她解釋,他低頭和她對視,眼底帶着溫和的笑意。

沈穗將他西裝外套攥的褶皺不堪,她臉色有些蒼白,她知道周時韞回去一定會折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