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不斷作死後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不斷作死後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連載中

不斷作死後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沈辭憂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墨白 武俠修真 沈辭憂

(爆笑互懟,1V1雙潔雙強)歷史系高材生沈辭憂穿越到了她一直在研究的朝代——啟朝一落地就綁定了個坑爹系統,迫使她開始對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進行連環作妖『拔暴君一根腿毛』『扇暴君一耳光』『將暴君踢到恭桶里』『給暴君編兩根麻花辮』沈辭憂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試探,但暴君卻對她一再包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這都能忍?他該不會就是傳聞中的受虐狂吧?誰料到暴君竟然有讀心術,一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展開

《不斷作死後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一個個的都排好隊,老實點!」

  內務府的公公手中正拿着一副半遮面的宮女畫像,仔細和面前排好隊的宮女比對着。

  畫中女子桃花美目,故而單眼皮的沈辭憂只被公公掃了一眼就排除了嫌疑。

  她躲在無人的角落裡,用清水搓掉眼皮褶皺上粘着的蜂蜜,瞬間恢復了明眸模樣。

  又警惕地環顧四下,從袖口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方摺疊成豆腐塊模樣的帕子。

  將帕子展開,見裏面安靜地躺着一根……

  捲曲的毛髮。

  與此同時,她的腦海中響起了一個軟萌的聲音。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拔一根暴君的腿毛』!積分獎勵+10,目前積分20。宿主首次完成任務,獲得大轉盤獎勵一次。】

  聲音方落,沈辭憂的腦海中就浮現出了一個閃着彩燈的大轉盤。

  轉盤被分成了12等份,其中有8份寫着『謝謝惠顧』這幾個晦氣又顯眼的大字。

  沈辭憂轉動轉盤,最終獎勵定格在了『失憶粉』上面。

  【恭喜宿主獲得『失憶粉』。使用『失憶粉』,可讓吸入粉末之人丟失之前三分鐘的記憶。宿主可選擇暫時休息,或繼續接取任務。接連完成任務的話,可以得到積分翻倍的獎勵哦~】

  積分翻倍……她咬牙也得繼續接任務啊。

  畢竟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只有兩個辦法,要麼登基當女皇,要麼攢夠1000積分。

  他李墨白可是歷史上出了名的暴君,自己拔他一根腿毛他就已經下旨調查合宮的宮女要把她給找出來殺嘍,還妄圖弒君篡位?還是先保命再說吧。

  【拜託,你下一個任務能不能不要再給我出這麼變態作死的?】

  【好的宿主。新任務已發放,『扇暴君一耳光』,任務成功積分+20,任務失敗積分-20。還請宿主在明天天亮之前完成任務哦~給您比心ღ(´・ᴗ・`)】

  好傢夥,光是拔腿毛都要了她的命了,現在還要扇巴掌?

  別人穿越都是給金手指,她穿越怎麼就給了這麼個只會折磨人的破系統?

  救命……

  原主的身份不過是御前伺候的低等宮女,日常負責給李墨白端茶倒水罷了。

  沒身份沒背景,空有一張不能當飯吃的漂亮臉蛋。

  可這啟朝的皇帝李墨白,卻是歷史上最最最讓人聞風喪膽的大暴君。

  研究啟朝歷史出身的沈辭憂對李墨白可謂是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搜刮民膏,窮奢極侈,炮烙衷臣,焚書坑儒等等惡行不勝枚舉,幾乎所有暴君做過的事,他全都做了個遍。

  穿越來這個鬼地方就算了,還遇上個專跟暴君作對的系統。

  它這已經不僅是讓自己在老虎嘴裏拔牙了……

  它這分明就是讓自己在老虎嘴裏跳一整套廣播體操!

  正當沈辭憂萬念俱灰之時,一陣幽淡的藍光閃過,她感覺自己的掌心裏似乎多出了個什麼東西。

  抬手一看,是一包白色的粉末。

  這應該就是那個二逼系統所謂的『失憶粉』吧?

  嗯……失憶三分鐘……

  對啊!沈辭憂靈機一動,開始縝密地分析起來:

  先打暴君一耳光,再給他用『失憶粉』,他可不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白嫖20積分的好事,說干就干!

  沈辭憂回到自己的廡房,先用毛筆尖尖給自己的掌心點了個墨點,然後又用蜂蜜把自己好看的雙眼皮褶皺粘成單眼皮以作『偽裝』。

  今日正好是她當值在尚書房伺候暴君筆墨,這機會不就來了嗎?

  她來時,李墨白正坐在龍椅上專心致志地批閱着奏摺。

  他穿着明黃色攛金線九爪龍袍,低頭垂眸,羽睫纖長,鼻樑細挺。

  「皇上,今日御膳房送來的是新進的蒙頂貢茶。」

  沈辭憂將茶盞放在龍案旁,按照規矩向李墨白介紹着奉茶的品種。

  李墨白放下筆桿,揉了揉發酸的後脖頸緩緩抬頭。

  他神色稍顯幾分冷峻,一雙染墨似的眼眸睨着沈辭憂,似能瞧見眸光里泛起的雲海。

  不得不說,這狗皇帝長得是挺好看的。

  李墨白方要將茶取過來,忽聽沈辭憂咋呼道:「皇上別動!」

  他動作一滯,目光再度投向沈辭憂。

  沈辭憂躡手躡腳的靠近李墨白,趁其不備,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清脆悅耳。

  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打在誰臉上誰都得懵,更何況李墨白還是天子?

  他勃然大怒,指着沈辭憂剛要罵,便見沈辭憂攤開了自己的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

  「這不要命的蚊子竟然敢覬覦皇上的肉體,實在該殺!皇上龍體豈能有損,龍血豈能餵給了蚊子?」

  她在手掌上點的那墨點遠看倒還真像是躺了只死蚊子,可即便是蚊子,她那一巴掌也是實打實地打在了李墨白臉上,以暴君著稱的李墨白哪裡會輕易放過她?

  眼見李墨白就要發作,沈辭憂只好放出大招!

  她動作極快將『失憶粉』取出來,對着李墨白就吹了過去。

  「你這奴才簡直放肆!」

  因怒,李墨白闊手一揮,寬闊的袖袍帶出風聲,更顯帝王霸氣。

  就是這麼不經意的一個動作,袖風剛巧將『失憶粉』一絲不落的還給了沈辭憂。

  吸入『失憶粉』後,沈辭憂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記憶瞬間空擋。

  李墨白見她舉止怪異,滿目狐疑睇着她看。

  然後,就又聽沈辭憂咋咋呼呼地說道:「皇上別動!」

  緊接着,又以迅雷之勢一巴掌扇在了李墨白臉上……

  李墨白眼睛瞪得像銅鈴,一瞬間,他整個三觀都崩塌了。

  怎麼著?這是跟朕在這玩梅開二度呢?

  沈辭憂扇完巴掌,還不忘揮舞着掌心向李墨白解釋道:「皇上你看,有蚊子……」

  這一次,在掌心揮舞到李墨白面前的時候,李墨白一把將她的手腕擒住。

  他用指腹在沈辭憂的掌心上搓了搓,那墨點子就掉了色……

  沈辭憂大驚失色,慌張到語無倫次,「皇上,您聽奴婢給您解釋,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的……」她空着的左手在渾身上下胡亂摸找着那包『失憶粉』,這可是命懸一線的大事!

  半天沒找到,自己又被李墨白擒着,沈辭憂嚇得魂都沒了,豆大的汗水也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汗水順着她凝脂肌膚一路向下滑,越過了柳葉彎眉的阻撓,不偏不倚滴在眼皮上,化開了蜂蜜。

  李墨白就這麼眼睜睜看着她從一個單眼皮腫泡眼變成了大雙眼皮桃花美目。

  他凝眉,目光中充盈着戾氣,如能噬人。

  「昨日夜裡蒙面潛入朕寢宮拔朕腿毛的狂徒,竟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