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死白骸
不死白骸 連載中

不死白骸

來源:google 作者:厄爾維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厄爾維亞 奇幻玄幻 法洛斯

當最低級的白骸擁有了不死不滅的能力,當本身的存在逆反了位面的法則一具不死的亡靈,一次意外的位面跨越,一場看似隨意的契約,一段跨越主位面的旅途展開

《不死白骸》章節試讀:

「嗯,以人類的水平來看,那兩個雄性人類的魔法資質還能看,不過可惜的是兩人都沒完全把重心放在修鍊上,以人類這種短暫的壽命而言,估計這輩子最多也就是導師級了。」

法洛斯看着那三人,肆無忌憚的用深淵語點評着。

「相比而言,那個雌性人類的資質倒是好上很多,也能看出來很用功,但可惜走的路子錯了,居然走的召喚法師,要是不能早點意識到的話,可能比那兩個人的成就都要低…」

「看着架勢應該是那個雌性人類要來和我契約吧?召喚法師還要用捲軸…現在主位面的人類都還不如古籍記載的了嗎?她手裡拿的應該是平等契約了,看來我的運氣還不錯,要不然我可能要直接去無盡深淵了。」

「不過以結果來說,那雌性人類的運氣也不錯,要是使用主僕契約甚至是直接用召喚法師的契約術的話,估計她的靈魂會瞬間被我的靈魂撐爆吧…」

「也還好在空間亂流中積攢的靈魂之力沒有消散,話說回來我現在的靈魂之力到底到什麼地步了…估計應該可以和傳奇級的人碰一碰了吧!」

聽着白骸發出各種晦澀難懂的聲音,三人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幹什麼。

「剛剛那個白骸是在說話嗎?」那個有些膽小的男性見狀再次萌生了退意。

另一人明顯大膽的多,邊在自己身前用魔力畫著魔法陣邊說道:「怎麼可能,這種低級亡靈怎麼會智慧的!可能只是它骨頭交錯發出的聲音,好啦,不要嚇自己了,咱倆一起使用魔法壓制住它,快點讓伊芙琳把它契約了就回城了,X的,亡靈這玩意真的古怪!」說著便施展出了三級魔法風傅術。

膽小的男子見狀也是一招三級魔法音固壓向白骸。

法洛斯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兩個因為境界相差太多而根本沒有作用的魔法,還是裝出了一副被束縛住的樣子。

法洛斯看着那個雌性人類,莫名感覺有那麼一絲熟悉,或許是她與艾薇爾確實有些許相似之處,也可能是法洛斯在不知多久的時間中,已然將艾薇爾的相貌遺忘了。

「好了,它現在已經被控制住了,你現在可以對着它使用契約捲軸了,亡靈系生物的精神力都不會太強,再加上平等契約對精神力要求不高,你這次契約沒有什麼危險性的!」使用風系魔法的人見伊芙琳遲遲不肯上前,開口提醒道,「至少白骸還有進化的可能性,若是你這次拒絕了,不光我們兩個會倒霉,你也會被直接逐出法師之塔吧!」

伊芙琳此時眼圈都紅了,但她也明白此刻的自己別無選擇,畢竟自己唯一所擁有的便是魔法天賦,為了獲得力量她必須要保住自己魔法學徒的身份,哪怕現在看來自己的未來一片茫然。

「呦吼?雖然我這副尊容確實嚇人,但不至於這麼容易就把一個雌性人類嚇哭了吧?人類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算了,一會還是找點東西遮擋一下吧。」看着紅着眼圈向自己走來的伊芙琳,法洛斯將心中的緬懷壓下,在心裏吐槽幾句。

伊芙琳強忍着眼淚來到法洛斯面前,從懷中掏出小刀將自己的手指劃破,用指尖之血在契約捲軸上畫了個奇怪的符號。 捲軸緩緩飄至法洛斯與伊芙琳之間,將血液吸收後泛出一絲猩紅的光芒,原本捲起的捲軸也在三人一屍面前緩緩打開,一股無形的力量也將伊芙琳與法洛斯籠罩其中,契約儀式在此刻開始了。

「真是磨蹭啊,浪費這麼久…雖然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了。」法洛斯感受着熟悉的深淵的法則之力,輕鬆的伸了個懶腰,同時也輕鬆掙脫了那根本算不上束縛的束縛魔法,在三人震驚的眼神中緩緩走到了伊芙琳面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空間亂流中待了太久,法洛斯明顯話癆了許多。 在契約儀式啟動的瞬間,法洛斯身上便突然湧出宛如海洋一般浩瀚的靈魂,竟是憑藉靈魂之力阻止了契約儀式的進行。 法洛斯這一行為直接讓三個人類的腦子在一瞬間短路了,契約儀式一旦啟動,除非有一方突然死亡,否則儀式根本不可能暫停,但面前的白骸居然突然冒出了比巨龍都恐怖了不知道多少的靈魂之力,硬是憑一己之力讓儀式中斷了。

這好比一個人用手伸進粉碎機中,但那個人的手完好無損,反而是粉碎機卡死——理論上根本不可能的好吧!

法洛斯自然不是想阻止契約的進行,只不過在它發現這捲軸出自魔鬼之手後,不免要留上一個心眼。

法洛斯將浮在半空的捲軸強行展開,開始閱讀捲軸上生澀難懂的深淵語(魔界語): 「先讓我看看上面的條約…居然是哈瑪魔的手筆,難怪看上去這麼劣質,算了,就算是最低級的劣魔種族也比我優秀得多。」

「嗯嗯,前面幾條都沒啥問題,這個簽約者只要一方死亡,另一方亦會重傷的規定也太雞肋了,這條沒必要!」說著,法洛斯在那條規則後面寫上了一個深淵文字,那條契約的文字便變成了灰色。

「這個被契約者對契約者指令的遵守程度,輕微遵守…算了,還是划去吧!」

「我作為你的本命召喚獸…原來打的這個主意,不過敢選擇白骸當自己的本命魔獸,勇氣可嘉!哎,反正閑着也是閑着,我就吃點虧同意了吧。」

「果不其然,我就知道魔鬼手裡的東西絕對有貓膩!」 法洛斯看着寫在捲軸中間的那條接受契約者的靈魂將在身死後歸契約創造者所有後,說道。

法洛斯同樣在那條後面寫了什麼,但這次那條契約卻並沒有暗淡,反而是將法洛斯所寫的字吞噬掉了。

法洛斯眉毛一挑,雖然它沒有眉毛,憤憤道:「居然還是強制執行系列?那這可是你自找的!」

說著,法洛斯將指尖點在那條文字上,無色無形的靈魂之火如洪水般湧出,原本是靈魂天敵的深淵法則在法洛斯的靈魂之力下如同雪遇驕陽,那條契約竟是直接被焚化。

再次從上到下看了一遍,確定沒有魔鬼所設的漏洞後,法洛斯才在捲軸的契約從位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將捲軸遞給了這次真的被嚇哭的伊芙琳。

伊芙琳看着被遞過來的捲軸,若是可以,她真的不想在這上面簽上名字,和一隻能夠暫停契約儀式的亡靈簽訂契約!奧數之主在上,對方莫不是巫妖王不成!

但契約捲軸向來都是使用後便不能中途停止,除非自己的實力能遠高於製作這張捲軸的人——開什麼玩笑,這種捲軸至少也是無盡深淵裏的高級魔鬼所制,哪怕是最低級的劣魔都不是自己能比擬的,自己哪有實力中斷!

伊芙琳突然有些慶幸那兩人給自己的是平等契約了,若是主僕契約,那自己此時的境遇就會更慘了。

另外兩個人在白骸將契約捲軸拿起來的時候便逃走了,當然那兩人本來也指望不上就是了。

法洛斯也沒有步步緊逼,它只是安靜的等着面前這個雌性人類的選擇。 若是對方猶豫時間過久的話,它自然會撕碎捲軸,大不了自己直接去無盡深淵混去,那裡主位面的法則會弱上很多,自己也不會再受法則侵蝕的影響,而且那裡都是惡魔和魔鬼,自己一個亡靈也不會很顯眼。

法洛斯對於這種契約並沒有什麼抵觸,或者說身為亡靈,在潛意識中就不會排斥與他人的契約。

而且法洛斯也確實需要一個能夠帶着自己去了解主位面的人,比起那些跟乾屍一樣的人類亡靈術士,面前這個眉宇與艾薇爾有幾分相似的女子顯然是更好的選擇。

「如果…如果你能幫我報仇的話!」伊芙琳突然抬頭看着法洛斯空洞的眼窩,咬牙道,「不…只要你能讓我變強,即便是當一個亡靈的奴僕又有何妨!」 說著,艾薇爾在契約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

無盡深淵某一層,一隻哈瑪魔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雖然傷勢並不嚴重,但對於已經有幾百年沒嘗過傷痛的它來說,這久違的疼痛,無異於是一次挑釁。

「是…是之前給霍普家族的那張契約捲軸出現的問題!」哈瑪魔舔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臉上露出了猙獰萬分的笑容, 「居然敢撕毀我的靈魂契約,我太長時間不出手,法蘭城的那些低賤的人類已經把我忘記了嗎!如此算來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新鮮的靈魂,也有些懷念那些新鮮靈魂的滋味了…」

「看來,是時候讓那些下賤的人類再回憶起我來了!」 哈瑪魔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物,隨後消失在了原地。

當然,它自然不會想到法洛斯不是撕毀靈魂契約,而是強行用更為強大的靈魂之力擦去了靈魂條約中的一條條款。

前者好比撕毀一張紙,後者卻是不藉助工具的將一張紙上的文字擦去,其難度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它若是知道法洛斯的手段,恐怕這次就不是去法蘭城,而是通過無盡深淵溜回魔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