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穹絕仙路
蒼穹絕仙路 連載中

蒼穹絕仙路

來源:google 作者:逍遙帝古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雲凡 李雲明

輝煌大世,天才輩出且看那一族三子,戰盡那絕世天驕,敗盡諸天強者,傲世蒼穹只為追求那虛無縹緲的仙展開

《蒼穹絕仙路》章節試讀: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十年轉眼即逝。

始帝界內。

黎明時分,黑夜與白晝正在交接。少男少女們還在熟睡,偶爾的雞鳴犬吠也沒驚醒着他們的美夢。鳴吠之聲很快泯滅在寂靜之中。

殿內,九祖盤坐在大堂之上,閉目養神。

天色漸亮,九尾公雞「喔喔喔」的叫聲響徹整個李家。

窸窸窣窣之聲響起。

不一會兒,一群年輕小孩結伴而來。嘰嘰喳喳的打鬧着。

九祖睜開眼。訓斥道:「肅靜!」

下面瞬間安靜。

九祖滿意的點了點頭。

「上課。」

今日,我們講一講我們諸天萬族、李家的輝煌以及九天十地。

整個宇宙,有諸天萬族,我人族占其一。

有霸道無雙的蒼龍一族、有涅槃之力的鳳族,有無物不吞的饕餮一族、有扶搖直上九萬里的金翅大鵬一族、有俊美如畫的靈族,有強大無比的聖靈族、有兇惡無比的天狼一族。。。。。。

這些種族異常強大,族中基本都出過絕世強者。底蘊豐厚,如若遇見,切記不可小覷。

始帝界內的藏經樓一樓,諸天萬族強者、種族介紹、種族天賦。。。都有歸類成冊的影符。

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對你們闖蕩諸天有天大的好處。

其他古教聖地也有這種影符,但是涉及到大帝種族的,絕對沒有。

這就是帝族獨有的好處,這就是帝族的底蘊。

九祖喝了口老祖福利獨有的六階天泉茶,臉上略帶傲氣的說道:

「始帝,我李家大帝,也是人族史上第一位大帝,更是諸天萬族第一位大帝。

始帝年輕之時,自創人族第一部修鍊功法《常青仙法》。

百歲之時,擊殺異族入侵強者。

千歲之時,度雷劫,位列大帝之位。

正是有了始帝,李家之名才能流芳百世,威震諸天。

你們定要努力修鍊,揚我李家之威,莫要辜負家族的栽培。」

一位身穿紫袍的少年帶頭拱了拱禮,此人正是無上紫種李雲傑,年僅十歲。

「絕不墮了我帝族的威名。」

一群少年也有模有樣的說道。

只見這時,一個胖乎乎的,眼睛都快擠成一條縫兒,嘴裏啃着雞腿的小胖墩兒,含糊不清地附和道:「就是!就是!」

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肅靜!肅靜!」

九祖一雙大眼瞪着小胖墩兒李雲明。

小胖墩兒滿臉害羞的撓了撓頭。

九祖輕哼一聲。

「繼續。」

我李家第二位先祖,劍尊。

齊天大帝,來我們李家要求觀始帝手札。

其直呼始帝大名,隨便進入李家禁地。劍尊攜三尺青峰與齊天大帝大打出手,齊天大帝不敵,身受重傷。

劍尊之名,響徹九天十地,威震諸天。

自此,李家威名更上一層樓。

下方,一身黑袍的李雲凡雙拳緊握,激動的渾身顫抖。十年已逝,明年就是他的成人禮了,但是還沒有悟出劍意。

這意味着他大概率與那無上機緣無緣了。手越握越緊,異常緊張。

「九祖,為,為何劍,劍尊如,如此之強?

九祖滿臉不滿。

這群小屁孩咋一直搶我話呢?

哼!

九祖抿了抿已經見底的六階天泉茶,耐心的說道:「這裏面因素很多。」

第一, 這裡是我李家,不是他齊天大帝的。

第二, 齊天大帝,剛成帝,帝基不穩。

第三, 劍尊,劍道已大成。若不是劍尊比齊天大帝遲出生一千年,劍尊必定證道成帝。

。。。。。。

接下來,我們講一講九天十地。

我們所處的大陸叫九天十地。我們李家所在的位置是九天十地,上三天最頂天之琉璃天,此天乃九天十地靈氣最為充沛之地。也就是我們現在腳下之地。

始帝時代,始帝耗時千年,用了無數的天材地寶在琉璃天布八卦帝陣,抵抗未來之變數。

其餘七大家族的大帝證道成帝之後,都對八卦帝陣進行了加持,使之更加強大,更加神秘無比。

八大帝族坐鎮此方天地八個方位,上震懾九天之上的諸天萬族強者,下護守九天之下的人族子民。

我李家始帝城在乾位,所以這片地域稱之為乾域。

九天分上三天——琉璃天,太陽天,太陰天。

中一天——龍門天。

下五天——金靈天、木靈天、水靈天、火靈天、土靈天。

十地分為四極之地——青龍之地,白虎之地,朱雀之地,玄武之地。

逝地,此地極為特殊。想當年也是靈氣極為充沛之地,出過不少當世人傑。

說起這逝地,不得不說一下禁地。

禁地起於齊天大帝,也就是那位與我李家劍尊大戰的那位大帝。

戰敗之後,道心大崩,兩千年後,就此隕落。

這是諸天史上在位最短的大帝。

也就是在齊天大帝隕落後,大大小小禁地如春筍般而出。

禁地行事如魔,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以凡人為養料,輕則滅族,重則滅國。增加自身之壽元。為禍人世間。

經懷仁大帝、牧淵大帝時代,清除九天四地之禁地。

人族最後一位大帝——金錢大帝時代滅逝地。

至此只剩五行之地各有一方禁地。

五行之地——金之地、木之地、水之地、火之地、土之地。

顧名思義,金木水火土,以五行元素命名。

五行之地乃此九天十地之基,重要之性不言而欲。

「那五行之地,如此重要,那為什麼還有禁地存在呢?」

「有傳言,五行禁地與大帝達成了某種協議;還有傳言,五行禁地之主,實力極強,可比肩大帝。」

九祖打趣道。

一群少年饒有興趣地交流着。

第二日。

始帝殿內,九祖斜躺在寶座上,一雙大腳在那搖晃着。

不一會兒,一群少男少女有說有笑的走向始帝殿內。

突然,寶座上的九祖睜開雙眼,笑眯眯的看着下面眾人。

「今天,是個好日子啊,將是你們人生之中最難忘的一天,你們一定要好好享受。。。。。。」

說完嘿嘿的大笑。

下面眾人臉色微變。

臉色略有些發白的李雲玲小聲的對身邊的小夥伴說道:「聽風字輩的長輩說,九祖很嚴厲的呦,不聽話直接就是一鞭子的。你們說,我們這些姑娘家家細皮嫩肉的,挨一鞭子,哎。。。想想都疼,這可如何是好啊?九祖會不會打我們這些小姑娘啊?」

周圍姑娘嚇的都快要哭出來一般。

雙腿直抖的李雲飛,聲音都有些顫抖的對李雲玲她們說道:「什麼啊,什麼嚴厲?我爺爺說,九祖簡直就是變態。無惡不作、豬狗不如、喪心病狂、喪盡天良、作姦犯科、厚顏無恥之人。」

「風字輩的前輩說九祖嚴厲,那是因為九祖威脅他們這麼說的。不然,吊樹上三天三夜,美名其曰是為了鍛煉意志力;綁起來抽打,說是為了增強體質;與妖獸搏鬥,說是為了鍛煉膽量,最恐怖的是要是輸了,就餵給靈獸吃肉了。。。。。。」

眾人嚇得面色慘白。

大殿之上的九祖氣的面色發黑。

心道,你們說話就不能小點?當我不存在?還有那小九,這麼造我謠,我什麼時候把族人餵給了靈獸?哼!下次見你不扒你一層皮,你是我祖宗。

一聲輕哼。

下面眾人立馬安靜,大氣都不敢出。就怕惹這位老祖宗不高興了,把他們喂妖獸。

九祖看到下面那群少男少女,略有失望的搖了搖頭。

這批人不行啊,一群小綿羊,沒一個刺兒頭,以後怎麼爭霸天下,奪得那無上地位?

只見這時,一個小胖墩兒左手拿着一階靈獸肉一尾鳳尾雞雞腿,右手拿着二階靈物黃金葡萄,大搖大擺的向大殿內走來。

走的同時還不忘啃口雞腿,吞口葡萄。吃的好不快活。

來的正是李雲明。

李雲明有模有樣的向九祖拱了拱手,行了一禮。

道:「見過九祖。」

還不忘吃一口雞腿。

九祖都被氣笑了。但那雙寵溺的雙眼就能看出對李雲明毫無責備之意。

「你個小胖墩兒,小日子過的真不錯啊。」

「嗯?比我活的都滋潤啊!」

小胖墩兒略有尷尬的撓了撓頭。

「吃,儘管吃,不夠的話,儘管找老祖我要,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一臉慈祥的看着小胖墩兒,滿意的點着頭。

眾人滿臉羨慕的盯着小胖墩兒。

小胖墩兒還不忘朝着眾人挑了挑眉,氣的眾人咬牙切齒。

「這死胖墩兒。」

「行了,別鬧了。」

只見九祖大手一揮。殿內出現兩座古樸大鼎,只見兩座大鼎上面刻有無數的花草魚蟲,飛禽走獸。這正是李家獨有的煉體奇兵-兩儀鼎。

兩儀鼎又名陰陽鼎,即陰鼎和陽鼎。陰鼎用於女子,陽鼎用於男子。

一股股清香從鼎內撲面而來。眾人朝鼎內望去。

只見有數十種的靈藥在鼎內熬制着。即便在始帝城九長老講武堂上,九長老也教過他們一些基本的靈藥辨識。

但是除了認識的幾種外,其餘的都不認識。

這時,九祖說道:「基本的靈藥知識,想必九長老已經教過你們了。」

「一階到六階都屬於靈藥,都是有價無市的,尤其是,六階,頂級靈藥,極其珍貴無比的。」

「七階屬於寶葯,每一株寶葯的誕生,都意味着血流成河。因為七階寶葯具有起死回生之效。」

「八階屬於真葯,乃天地精華所生,真葯出,聖地隕。因為八階真葯具有逆天改命之效。」

「九階啊,可望而不可及。」

這兩儀鼎內的靈藥價值連城,尤其是主葯,乃天魔果。

天魔果,乃天魔一族的鎮族寶葯,天魔一族肉身極為強大,正是因為有此寶葯淬體。

天魔果樹乃七階寶葯,千年開花,再千年之後結果。一次只有九顆天魔果,極為珍貴。

九天十地不適合此樹生存,家族老祖花大力氣才讓其存活。

但是其果實也從九顆變為了四顆。足以看出此果的珍貴。

「那天魔一族的寶葯怎麼在我李家呢?」

「此事乃是一樁辛秘,你們這群小兔崽子。。。。。。」

九祖心中暗道,「家族更為古老的存在搶的,這怎麼開的了口?我泱泱帝族怎可能行強盜之事?」

「啊,呸!」

九祖老臉都有點害臊的微紅。

「廢話少說,下吧!」

只見李雲傑率先朝鼎內跳去,後面眾人也隨之往下跳去。

男子跳向陽鼎,女子跳向陰鼎。

鼎內的李雲傑臉色微變,咬着牙堅持着,後面的眾人直接嗷嗷大叫。

熬制而成的精華向眾人體內奔去,有時如萬蟻蝕骨鑽心般的劇痛之感,有時如清風吹過臉頰般的舒適之感。

眾人痛苦並快樂着。

鼎外,一個小胖墩兒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脫着衣服。

身旁的九祖臉色黑如鍋底一般,忍無可忍,一隻長鞭朝小胖墩兒抽去。

別看小胖墩兒長的白白胖胖的,但反應極快。長鞭來臨之際,直接朝鼎內跳去。

九祖大大咧咧的罵道:「你這小胖墩兒,真把這當你家了啊?」

「如此放肆,哼!」

只見大鼎內的靈藥精華如魚兒遇見水一般,嘩嘩的飛快的向小胖敦兒襲去。

小胖敦兒舒服的忍不住**一聲,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三個時辰轉眼即逝。陽鼎之中只剩李雲傑、小胖敦兒以及讓人意外的李雲凡。陰鼎內更是毫無一人。

眾人沒有想到,九祖同樣也沒想到,李雲凡能堅持到現在。

只見鼎內的李雲凡渾身是血,依然堅挺的盤坐在鼎內,如若不是那粗重的喘息之氣,眾人都以為李雲凡已經死去。

三個時辰,足以比肩天魔一族的絕代天驕了。

一個時辰,天魔一族所有人都必須要達到的。

兩個時辰,在天魔一族被定義為天才。

三個時辰,天魔族稱之為絕代天驕。

李家在場的眾人,大部分都是一個半時辰,只有李雲飛、李雲玲幾人達到了兩個時辰左右。

九祖大手一揮,兩儀鼎消失,三人盤坐在大殿上。

三人睜眼起身,向九祖行禮道。

「多謝九祖。」

「不用謝我,這是家族為你們準備的。要謝就謝李家吧。」

九祖深邃的雙眼看向李雲凡,滿是深意的說道:「不錯。」

李雲凡略有害羞的低下了頭,雙腿因靈藥的侵蝕直打顫,鮮血還微微往外冒着。

看着好不凄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