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寧宋娉婷
陳寧宋娉婷 連載中

陳寧宋娉婷

來源:外網 作者:戰龍臨門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戰龍臨門 都市言情

展開

《陳寧宋娉婷》章節試讀:

陳寧跟宋娉婷一家正難得其樂融融的吃飯,享受豐盛的午餐時光。

忽然,宋仲彬的手機響了起來。

宋仲彬拿出手機一看,錯愕的說:「噫,是大哥的電話,他打電話來幹嘛?」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淡淡的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打電話來求葯的。」

陳寧說著,就拿出一顆密封得嚴嚴實實的藥丸,放在桌面上。

宋仲彬一家都想起來了,剛才他們從壽宴憤然離開的時候,陳寧曾說過:宋家會親自來求葯的。

宋仲彬將信將疑,接通了電話,並且按下擴音鍵:「喂?」

手機里傳來宋仲雄的聲音:「二弟,爸身體不舒服,你把你的那顆安宮丸送過來吧,立即。」

宋仲彬沒想到大哥打電話還真是求葯的,還真讓陳寧說中了。

他驚疑不定的望了陳寧一眼,然後下意識的想要答應。

畢竟他在他大哥面前,從不敢說半個不字。
首發域名

但馬曉麗卻劈手奪過手機,怒氣沖沖的說:「呵呵,你們不是說我們家送的安宮丸是破葯,還把要扔在地上,說讓我們自己吃的嗎?」

「既然你們如此瞧不起我們送的禮物,現在幹嘛又開口索要?」

「如果你想要,那你就自己過來求我們吧!」

馬曉麗說完,怒沖沖的啪的一聲掛斷電話。

但是她剛掛斷電話,手機再度響起,還是宋仲雄打來的電話。

她直接把手機關機,余怒未消的把自己手機,還有宋娉婷手機也關機了,然後忿忿的說:「剛才那麼瞧不起我們家送的禮物,還當著那麼多親朋好友的面把我們的禮物扔地上,不讓我們參加宴席,拿吃剩的飯菜給我們吃。」

「現在要求我們的葯,還如此咄咄逼人。」

「我偏不順他的意,他今天不親自登門求葯,想都別想。」

宋娉婷則驚疑不定的望着陳寧,陳寧之前說黃老闆會親自登門道歉,沒想到黃老闆真的來了。

剛才陳寧說宋家會來求着把葯給他們,沒想到大伯真的打電話來求葯了。

宋娉婷意識到,陳寧說過的話,都會一言成讖。

她狐疑的望着陳寧:「你給我老實交代,到底怎麼回事?」

陳寧正親熱的給女兒喂飯,聞言笑道:「交代什麼?」

宋娉婷冷哼說:「別裝蒜,你說我大伯他們肯定會來求葯,你不解釋解釋你為什麼能未卜先知?」

此時,就連宋仲彬跟馬曉麗,也緊盯着陳寧,他們也是驚疑不定。

陳寧微笑的解釋說:「我送這個禮物的時候,就聽說宋老爺子是三高患者,容易出現中風此類的疾病。」

「我才準備了這顆葯,當禮物。」

「至於我為什麼篤定他們會上門求葯,那是剛才在宴席上,我見到老爺子不斷給貴客敬酒。」

「喝酒是三高患者發病最大誘因,因此我覺得老爺子肯定要出事。」

「老爺子若是出事,自然會有醫生告訴他,安宮丸是特效藥。宋家想要救老爺子,肯定會來找我們求葯的。」

宋仲彬跟馬曉麗聽完陳寧的解釋,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宋娉婷覺得有問題,可陳寧說的話也合情合理,無懈可擊。

宋仲彬忍不住詢問陳寧:「這顆安宮丸,真的對三高疾病有奇效嗎?」

陳寧點點頭說:「是的!」

馬曉麗又問:「那麼這顆葯應該挺貴吧?」

陳寧微笑的說:「幾十年前的老葯,現在很少了,之前拍賣會拍出過一顆,成交價是一千萬。」

一千萬!

宋仲彬跟馬曉麗還有宋娉婷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宋仲彬連忙把葯還給陳寧:「既然是這麼貴重的葯,那你趕緊收起來。」

陳寧卻笑道:「這葯當年也就幾塊錢一顆,現在值錢,是因為那些富豪們愛惜性命,把價格拉高了的。」

宋娉婷說:「幾十年前的幾塊錢,也算是非常貴的葯了。陳寧,這葯你怎麼得來的。」

陳寧眨眨眼睛:「家裡以前留下的,之前這葯沒有現在值錢。」

馬曉麗說:「這麼貴重的葯,你還是收起來。」

陳寧微笑的說:「宋仲雄親自打電話來跟爸索要這顆葯,宋老爺子應該是生病了,這顆葯就給爸來安排吧。」

宋娉婷一家聞言,忽然明白了。

現在爺爺肯定是病倒了,陳寧是打算讓宋仲彬來處理這顆葯,給與不給,救與不救,全看宋仲彬心情。

馬曉麗望向丈夫:「這葯我們送給老爺子,他直接扔地上,壽宴我們沒地方坐,給我們吃的是剩飯剩菜。這顆葯價值千萬,你隨隨便便把這葯給他們,我跟你沒完。」

陳寧微笑的說:「媽說得對,人活着,就是爭一口氣。」

這話說的馬曉麗心裏舒坦,平日如果陳寧喊她媽,她可能早就翻臉了,不過現在看陳寧,是越看越順眼了。

……

君悅酒店,救護車剛剛來到,把宋老爺子接去醫院。

宋仲雄吩咐兒子兒媳婦等親戚,先去陪同去醫院。

他則跟三弟宋仲平,走到酒店走廊無人處商議。

宋仲雄說:「剛才我給你二哥打電話了,讓他把安宮丸送過來,可他直接掛斷電話,手機都關機了。」

宋仲平冷哼說:「大哥,他們一家這分明是恨上我們了,現在連爸的死活他都不管了。」

「爸年事已高,這次腦卒中,搞不好要兩腿一蹬撒手人寰。」

「爸死了,那家族就真正由大哥你掌舵了,豈不是好事?」

宋仲雄看了宋仲平一眼,搖搖頭說:「三弟,爸這病來得突然,沒有立下任何遺囑。他如果這麼去了,那麼你二哥肯定要以繼承人之一的身份,要分三分之一家產的。」

宋仲平怒道:「他憑什麼?」

宋仲雄:「憑他跟你我一樣,都是爸的兒子,法律賦予他這個權利。」

宋仲平急了:「大哥,那咋辦?」

宋仲雄沉聲的說:「目前最重要的就把爸救治回來,爸從來都是聽我的。等把爸救回來之後,咱們再哄爸立下遺囑,財產由我們繼承,一點都不給你二哥。」

「現在只有你二哥手中的那顆葯能救爸,你現在趕緊過去。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都要把葯弄到手。」

宋仲平獰笑的說:「好,我把喪狗他們也帶上。如果二哥不識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陳寧宋娉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