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連載中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官田村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天榮 都市小說 魏小冰

簡介:〖年代文、國運圖強、純手工鄉村種田、敬父孝母、寵妻愛女、非系統文〗著名企業家、慈善家楚天榮意外受重傷,彌留之際,他懇求將他骨灰埋到因他慘死的妻女墳邊他悔恨交加:「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要做個好丈夫、好爸爸和好兒子,用最大的努力去彌補我的妻兒老小!」皇天不負有心人,他重生1982年,得知老婆即將坐上「死亡班車」,他扛上獵槍就跑,終於做出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自此,江湖上流傳着楚天榮靠五畝地、一頭母豬起家,帶領村民走向致富的奮鬥傳說楚天榮在萬眾矚目中激勵大家說:「天上的餡餅從來不會掉到躺平的人身上,只有腳踏實地干,幸福才能主動找上門」(本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實屬巧合簡介無力,請點正文)展開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章節試讀:

省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氣氛悲慟。

62歲的楚省人,著名企業家、慈善家楚天榮,清晰感受到生命快速從體內流失,死亡的窒息感愈來愈濃。

他看着周圍關切且憂慮的人們,還有握着他手哭個不停的姐姐楚天玉和妹妹楚天香,心中湧起此生最大的無力和沮喪。

一天前,楚天榮在前往鄉下捐贈助學途中遭遇地震,所乘車輛被山上的落石砸中。

駕駛員和同行兩名工作人員當場死亡,楚天榮也身受重傷。

經過省內這家最好醫院全力搶救,勉強保住楚天榮一線生機。

但終因他傷勢過重無力回天,生命即將走向終點。

這位一生熱衷慈善、終生不娶的老人出事後震動國內,各級官員、商界大佬紛紛前來慰問探望。

得知楚天榮病危,大家前來向他告別,以此感謝他為國家和社會做出的貢獻。

「楚先生,請問您還有什麼心愿?我們會竭力為您實現。」

一位地方領導,哽咽着問道。

還有什麼願望?

楚天榮強撐着最後的意識,努力回想着。

我父母、岳父母先後病逝,除了一姐一妹,此生再無牽掛。

前些年,他立下遺囑,個人億萬財產除留百分之一給姐姐和妹妹安享晚年外,以及給妻子至親一些補貼外,其餘全部捐贈給希望工程和慈善事業。

「麻煩你們把我骨灰埋到冰兒和墩墩身邊,我想去那個世界陪她們,從此再也不分開。」

生前未能相依共處,願死後得並葬荒丘。

楚天榮想到因自己慘死的母女倆,不禁老淚縱橫。

聽到他的這個特殊要求,周圍人一愣,冰兒和墩墩是誰?

「天榮,你放心,我們一定按你說的照做,把你葬到冰兒和墩墩一起。」

姐姐楚天玉抹着眼淚,做出了承諾。

在場的只有她們知道這段鮮有人知的隱情,楚天榮是想與亡妻魏小冰和亡女墩墩葬在一起,墩墩是魏冰腹中5個月的女胎。

當年,一屍兩命,人間慘劇。

魏小冰出事後,法醫做屍檢發現她懷的是個女兒,楚天榮給她取了小名墩墩,並把母女的名字紋在手臂上以示紀念。

聽到姐姐的承諾,楚天榮放下心來,含着笑點了點頭。

今生,他表面上看起來高光無比,但極少人知道他一直浸泡在悔恨中,無時無刻在經受良心的譴責。

由於他當年渣男的屬性,一手導致妻女慘死。

自此,他幡然醒悟發奮圖強,拼盡全力幹事業、做慈善和一生不娶來救贖。

如果有來生,我一定要做個好丈夫、好爸爸和好兒子,用最大的努力去彌補我的妻兒老小。

楚天榮艱難地動了動手指,彷彿是與這個世界正式道別。

他的意識開始模糊了,感覺自己像團棉花飄浮起來。

病床邊,心電監護儀發出急促的警鳴聲,原本起伏的波浪線變成一條直線。

「天榮,天榮!」

「哥哥,哥哥!」

「楚先生,楚先生!」

「醫生,快搶救呀!」

周圍哭聲一片,病房瀰漫著悲傷。

......

不多時,畫風突變。

「咚」,楚天榮摔了個四仰八叉,痛得他呲牙裂嘴,他發現自己躺在冰冷潮濕的泥巴地面。

旁邊是架豎著紋帳的木床,凌亂的棉被的棉絮下面,露出黃澄澄的稻草。

什麼情況?我從床上摔下來了。

這是什麼地方?

是到陰間報到來了嗎?

他被摔得七葷八素,有些發懵。

他明明記得,剛才在省人民醫院已經嗝屁,難道是被哪位神醫搶救過來了?

他睜大眼睛一看四周,猛然一驚,不對,這不是在醫院。

坑坑窪窪的泥土築成的地面,四處透風的黃泥磚牆,還有呈金字形的瓦片屋頂。

木頭做的大花窗,玻璃是一屋塑料紙替代的,陽光暖洋洋的透射進來。

屋內煤油燈、藤框開水瓶、大紅穿衣櫃、斗笠等老舊的物件蒙上一層金黃,凌亂中又帶着絲絲溫暖。

他的大腦突然像被電擊一般,全身顫抖起來。

這是我的家!準確的是1982年的家。

楚天榮的記憶頓時清晰起來,胸中百感交集,這曾是他魂牽夢繞又充滿悔恨的地方。

1981年年底,他因懶惰頑劣和好賭成性,被楚家之主爺爺一氣之下,從那幢家庭標誌性的吊腳樓被攆了出來。

同時,父母堅決分家,楚天榮分到原來堆放雜物的兩間小瓦房。

從此,他和妻子魏小冰棲身在旁邊透風漏水的小瓦房中。

熟悉的布置,熟悉的氣息。

我重生了。

楚天榮很篤定。

這年他才22歲,正是村中有名的頑主。

他來到用純木鑲邊的鏡子前,一面紅旗赫然入眼,上面寫着「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

這是那個年代經典的口號,楚天榮當然不會陌生,親切感油然而生。

他緩緩向鏡中看去,那張衰老滄桑的臉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英俊的臉,不過頭髮雜亂,面容疲倦。

鏡中,頭髮雜亂,但不失英俊一張臉顯現出來。

一套燈芯絨衣褲肘部、膝部打着補丁,散發著煙味和汗味。

一雙棉鞋也破爛不堪,露出了腳趾頭。

楚天榮的心裏透過複雜。

這個時候的他,不受人待見,好賭懶惰,遊手好閒,是個狗嫌雞攆的敗家子。

他苦笑了一聲,我這個重生不算是地獄級開局,但也是起步艱難呀。

怎麼沒個金手指,或者系統、空間啥的?

他正疑惑間,突然一個亮屏的東西引起他的注意,他伸手將它撿了起來。

楚天榮心頭一喜。

居然它也跟着我穿越過來了,而且還帶了充電線。

那個閃光的東西正是他新購的華為Mate Xs 2摺疊屏手機。

他用指紋打開手機,電量還有90%,信號從5G滿格變成了只有一格。

不過,所有應用軟件全部變黑打不開,只有一個百度APP還亮着。

雖然有些遺憾,還是讓他有些期待,凡是穿越重生的主角一般都有金手指加持,既然讓這個手機跟着我機穿,肯定有它存在的作用。

「還好有它,不然我真是純手工種田了。」

楚天榮看看外面,忽然緊張起來。

「冰兒怎麼不在?」

重回上世,他對見到妻子有種分秒都不願等的迫切。

農曆1982年正月15日,元宵節,這天妻子魏冰踏上南去的汽車。

然後,第二天她就跳樓身亡,一屍兩命。

這個日子,他到死也不會忘記。

現在妻子不在家,難道?

楚天榮不敢多想,面色大變,急忙推門出去。

外面太陽已至頭頂,已是中午時分。

一般這個時候,晚上和狐朋狗友鬼混的楚天榮一般還睡在床上挺屍。

現在,他走出去,是很罕見的事情。

院子中的母親看到楚天榮,有些不冷不熱,這個逆子已經傷透了她和家人的心。

「媽,冰兒到哪去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他急切問道。

母親沒好氣道:「你這個敗家子,小冰還不是被你氣走了,說要跟着黃二毛去港城掙錢,這個時候應該到鎮上去坐客車去了。」

「正月十五都出去打工掙錢,她還懷着孩子,你真是不爭氣呀,楚家的臉都被你丟完了。」

說完,她憤然看着楚天榮,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神情。

楚天榮血壓開始飆升,黃二毛?鄰村那個擅長坑蒙拐騙的二流子?

比起他楚天榮,黃二毛的劣根性不遑多讓,為了利益啥都敢幹。

按現在的話來說,楚天榮和黃二毛是當地齊名的卧龍鳳雛。

去港城掙錢?已懷身孕的妻子?

這些關鍵詞像洪水衝擊着他的內心,他當即瘋跑起來。

「黃二毛,你這個狗日的,你給老子等着!」

黃二毛帶魏冰去打工只是幌子,根本目的是想干其他勾當,這是後來警方調查核實了的。

「表爺,我借下你的槍。」

楚天榮忽匆匆跑到張表爺家,二話不說取下掛在牆上的獵槍就跑。

表爺是當地對大自己兩輩的男性的稱呼。

張表爺正在悠哉樂哉抽着葉子煙,看到楚天榮拿走獵槍,頓時火冒三丈。

「楚天榮,你這個砍腦殼的,你要做啥子?」

張表爺怒氣沖衝過來阻止,雖然楚天榮無賴出了名的,一般人不願惹他。

但獵槍是張表爺的心愛之物,在糧食匱乏的年代,一家子全靠他時不時打幾隻野味改善伙食。

現在,看到楚天榮竟然明搶他的寶貝疙瘩,他當然氣得要死。

但楚天榮年輕力壯,跑得比兔子還快,張表爺根本追不上。

「表爺,對不起,我用完後一定完璧歸趙。」

完璧歸趙?我信你個鬼!到了你手上還能回來?

張表爺在後頭罵罵咧咧,對這個二杆子的保證根本不信。

楚天榮手提獵槍,撒開步子,從田村直接跑向鎮上。

從田村到米鎮約5公里,只有2公里是非水泥的公路,不通公汽,也無任何營運車輛。

村裡父老鄉親到鎮上,基本上只能腿着去。

求老天保佑我楚天榮,給我機會挽救上輩子犯下的大錯。

冰兒,墩墩,你們一定要等着我!

整個縣內不通火車,沒有高速,只有唯一一條國道通向外界。

他心裏清楚,在那個交通不便、通信不發達的老少邊窮的山區,如果長途客車一旦發動,根本沒有辦法追得上。

上世的遺憾和痛苦,他不想再來一次。

此時此刻,楚天榮多想擁有大話西遊中的月光寶盒,可以讓時光倒流。

然後,自己像蓋世英雄一樣,身披金甲聖衣、駕着七彩祥雲去把妻女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