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妖祟後,我成了國師
穿成妖祟後,我成了國師 連載中

穿成妖祟後,我成了國師

來源:google 作者:水沉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水沉煙 陳瀾

不論是人是妖,是邪是正,爾等終將匍匐於陳瀾足下,視她為信仰,臣服奉獻自己的一切,因為,只有她才是無盡黑暗中的唯一救贖!展開

《穿成妖祟後,我成了國師》章節試讀:

陳瀾挑眉,看向男人:「我?」

男人哆嗦了下,卻仍舊點了點頭,目露恐懼:「國師塔的弟子可不是那些獄卒,他們可都是有真本事的,更別說這個月看守天字房的國師塔弟子里有個特別厲害的,他曾經把一個妖祟消滅。」

這麼說,那人的確有些本事。

他們看着陳瀾,彷彿看着死人一般。

是妖祟又怎麼樣?

只要國師塔出手,妖祟什麼的,根本不足為懼。

陳瀾心中卻沒多少懼意。

她又不是真的妖祟。

不過,她還真的有些好奇,這個時代的妖祟是什麼樣的。

原身一直被鎖在後院,所以記憶中並沒有那些作亂的妖祟,就連知道這個朝代有妖祟,也是在穿越女過來後天天往外跑,從別人的隻言片語中聽到的。

原文中關於妖祟的描述也不多,畢竟是個言情文,故事主要圍繞瑪麗蘇女主和其他男主的感情線展開,妖祟這些只是個世界觀設定,並沒有多提。

正想着,腳步聲伴隨着傲慢不屑的聲音響起:「是誰?」

「就在前邊兒,天字二號房。」

「天字二號房?」國師塔弟子愣了下。

另一個人見他這樣,詢問道:「怎麼了嗎?天字二號房?」

「天字二號房的的確是妖祟,只是這妖祟是威遠將軍看守的,我們若是將妖祟消滅,只怕威遠將軍會不滿。」

「嗤,我還以為什麼事。」那國師塔弟子根本不把威遠將軍當回事,威遠將軍在別人眼裡或許是個人物,在國師塔的眼裡,可不算什麼。

說話間,來到天字二號房。

看到陳瀾,國師塔弟子眼眸划過一絲驚艷之色。

之前沒來看過,沒想到這個妖祟竟然這般貌美,心底頓時起了些別的心思。

他咳了聲:「你就是意圖謀害宸妃的那個妖祟吧。」

陳瀾盯着他,沒說話。

那人也不在意,自顧自道:「剛才獄卒說你讓他派人給你打掃牢房,還要乾淨的被褥以及伺候你的人,是不是真的?」

陳瀾嗯了聲。

那人頓時皺眉:「你就是個妖祟,還是個犯人,還妄圖乾淨的被褥和伺候你的人?」

「不行嗎?」

「可以是可以,但你得付出點東西。」

「宿主,我檢測到他對你有邪惡念頭!」

不用系統說,陳瀾看也看得出來,原本長得還不錯,只是那一雙眼睛眯着,將她從上到下打量了個遍,一看就知道在想着某些齷齪的東西。

「什麼東西。」

「若你從了我,我不但會幫你找到乾淨的被褥和伺候你的人,還能讓威遠將軍放了你。」

語畢,便等着陳瀾答應。

他想着,放了這妖祟是不可能的,再怎麼說都是皇上下令捉拿的,天字房的犯人他一個國師塔的弟子還沒有那麼大的權利說放就放,這麼說也不過是為了讓陳瀾沒有任何猶豫的從了他,畢竟是妖祟,沒凡人那麼好騙。

請人伺候也不行,過不了幾天就要死的妖祟,還想比他還享受?

異想天開!

不過,給一床乾淨的被褥還是可以的,若是從了他,這點要求還是能答應的。

這時,陳瀾輕笑出聲,叫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半晌才回過神,心怦怦直跳。

妖祟不愧是妖祟,蠱惑人心的本事真是太厲害了。

國師塔弟子心中更加火熱,已經在想着陳瀾從了他之後他要怎麼享受。

正想着,只聽得此起彼伏的驚呼,原本只在天字三號房搗亂的老鼠竟然紛紛朝兩位國師塔弟子涌過來。

獄卒見此,連忙躲到兩人身後,兩個國師塔弟子看到,並沒有像犯人和獄卒那樣慌張。

他們不慌不忙的拿出腰間佩劍,刷刷兩下,老鼠群便死了一大堆。

陳瀾挑眉。

看來國師塔里的人的確有些實力,她有些好奇國師的實力又是什麼樣子的 了。

「系統,打開商城。」

「好的宿主,系統商城已開啟。」

既然這些國師塔的弟子有些實力,那她就不能選擇這些太過尋常的東西,既能顯現身份實力,又能震懾到這些人。

依舊按照所需積分從少到多看去,前面200積分都沒有合適的,直到看到233積分那一排。

有一個名喚恐嚇珠的東西。

恐嚇珠:233積分(限時半分鐘,半分鐘內說出的所有恐嚇的話都會被聽到的人毫無疑問相信。)

陳瀾眼睛一亮,這是個好東西!

雖然只有半分鐘,但在這半分鐘內說的什麼對方都會無條件相信,豈不就是說,她如果說她是天上下凡的九天玄女他們也會信?

「宿主你清醒一點,雖然當時會無條件相信,但如果太過離奇,是會隨着時間增長而消退的!」

「什麼嘛!」陳瀾撇嘴,她就說沒那麼好的事。

也就是必須得說有邏輯真實範圍內的恐嚇之語,否則半分鐘之後,不信的還是不會信。

陳瀾嘆了口氣,還是買了下來。

目前這是最適合的,肯定還有更適合的,只是她現在的積分只有可憐的632積分,剛才救了丁俞,並沒有顯示完成任務,也就是說丁俞依舊有生命危險。

湊合吧。

將恐嚇珠買下來,捏在手上。

此時,兩名國師塔弟子也已經將鼠群斬於劍下,滿地的老鼠屍體。

其中一人冷哼一聲,收劍入鞘。

「雕蟲小技!」

隨即看向陳瀾,神情輕鬆,甚至有心情調笑道:「你就這麼點本事?比之前那個妖祟可要弱多了,我勸你還是早些從了我,否則難免要吃些苦頭。」

陳瀾捏碎恐嚇珠。

隨即「噗嗤」笑出聲,兩名國師塔弟子只覺得這一瞬間,陳瀾的氣勢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涼意從後脊往上竄。

陳瀾的聲音也變得神秘莫測:「難道你以為,我真的是被人發現抓進來的?」

國師塔弟子咽了咽口水。

「什麼意思?」

陳瀾笑笑,卻沒解釋,有的時候,未盡的話語往往才是最令人恐懼的。

難道,她不是被人抓進來?

那她進來是為了做什麼?

天字房有她的仇家?還是來殺國師塔的弟子?

畢竟妖祟和國師塔本就屬於兩個勢不兩立的範圍,剛才陳瀾的氣勢,可不是一般的妖祟,說不定是妖祟頭目,他們毫不懷疑,只要陳瀾想,下一刻整個天字房的人就會死的悄無聲息。

兩人打了個寒顫,其他人也緊緊縮在一起,宛如被猛獸盯上的小羊,任陳瀾宰割。

「我勸你還是早些完成我的要求,否則難免要吃些苦頭,哦不,不是一些……」

在場的所有人,只覺得頭皮發麻。

天字二號房究竟來了個什麼樣的怪物!

「道長,怎、怎麼辦?」獄卒小心翼翼詢問。

兩人臉色發白,聽到這話,瞪了眼獄卒:「怎麼辦?當然是按她說的辦!」

他可不想死。

「是!小的這就去!」

「等等。」陳瀾叫住要離開的獄卒,所有人呼吸頓時一滯。

難道她反悔了,要大開殺戒了?

只見陳瀾下巴一抬,努了努天字三號房躺在地上的丁俞。

「讓他來伺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