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我在校園文里嗑cp
穿書:我在校園文里嗑cp 連載中

穿書:我在校園文里嗑cp

來源:google 作者:幾時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景寒 現代言情 顧萱萱

【穿書+系統+校園甜寵+1V1】顧萱萱穿成了校園文里的惡毒小白花女二,什麼?你以為她會和女主搶男人?NONONO作為一個追更三年好不容易才等到美好大結局的資深讀者,她才不會剪斷那些年為愛哭泣過的感情線!來都來了,咱還作什麼死啊還不如找找她那溫柔可人丰神如玉的男二……等等,為什麼我的男二也是穿來的!我那麼大一個官配怎麼就成了別人家的!顧萱萱神神秘秘的把祁堯拉到牆角,給了他一個大逼兜…啊不對大壁咚,悄聲的沖他對暗號:「宮廷玉液酒~」「一.....一百八一杯!啊啊啊集美我終於等到你了!」她聽完神色微妙:「閣下穿過來之前不會是個女生吧」展開

《穿書:我在校園文里嗑cp》章節試讀: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這次考不好,系統就會判定我不合格,將我遣返回原來的世界?」

「是的,但宿主您做的非常好,已經正式為您開啟了劇情線。」

顧萱萱聽到對方肯定的回答後,神情恍惚,把頭蒙在枕頭下試圖悶死自己。

「宿主您可千萬別想不開,除了主動遣返,任何作死的行為您都是回不去的。」

顧萱萱趕緊把頭拿出來深呼吸了幾下:「下次這種事,早點說!」

事情要追溯到半個小時前,顧萱萱和顧知音剛回家,就聽見她腦海里冒出來一個稚嫩聲音。對方說他是來自時空管理局的,小說里的世界在另一個時空其實是真實存在的,由於女二顧萱萱的怨念太大,死後仍不肯離開,在多個位面嚴重干擾秩序,導致他們不能正常工作。由於她們兩人的靈魂高度匹配,所以才讓這個顧萱萱穿越過來,給原身打造一個完美的結局。

本來以為穿越已經是大無語事件了,沒想到還能再奇幻的冒出一個系統。顧萱萱這才知道,原來這次的考試也是顧萱萱的面試,一旦成績不合格,沒有達到可以改變原身結局的能力就會被送回原來的世界。所以考試結束後,系統已經知道顧萱萱達到了資格,才現身出現在她的腦子裡。

「所以我的任務就是給女二一個好的結局?那大結局後我還能回去嗎?」

「在不改變劇情走向的情況下,也就是說你不能破壞或干擾男女主的感情線。任務完成後我會滿足你一個願望,當然了,如果這個願望是要求我送你回家,那我也一定會滿足你。」

顧萱萱癱倒在床上,哀怨的望着天花板:「意思是男女主大結局的婚禮上我在場就行了唄,挺好的,反正我也不想被關在精神病院里一輩子,不過我應該也沒得選吧?」

「準確來說,如果您能以伴娘的身份出席婚禮的話就更好了。」

「知道了。」顧萱萱悶悶的應了聲,隨後又突然想到了什麼:「那我要怎麼稱呼你啊?是不是這段時間你都會以這種方式留在我身邊?」

「我沒有名字,0422是我的代號,在宿主完成任務前我會24小時陪伴您。」明明聽起來是六七歲幼童的聲音,卻總給她一種機械人的冰冷感。

顧萱萱來了興緻,坐起身來:「0422太繞口了,我給你取個名字吧!我上初三的時候在樓底下發現了一隻流浪貓,它特別小特別可愛,那段時間每天上學放學我都會給它帶吃的,還給它起了個名字叫糯米,因為我那時候特別喜歡吃糯米飯糰。不過後來它就不明不白消失了…」

「我以後就叫你糯米了,可以嗎?」

0422的腦電波有了細微的波動,他坐在控制台上看着屏幕上那雙期待的眼睛:「可以。」

顧萱萱終於放心的去換睡衣準備下樓吃飯,只剩最後一件襯衫時她突然停下動作,警惕道:「你長眼睛了嗎?」

0422:「???」

「呃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能看到外面的景象嗎?那我換衣服的話你是不是也能看到啊?」

0422:「我並不會時刻在您身邊,只在宿主需要我,和我交流時才會出現。」

顧萱萱有些狐疑:「真的?」

「您放心,如果真的有觸及**的情況,系統會自動屏蔽您的畫面。宿主您就算是脫光了,在我眼裡都只會是一團馬賽克。」

於是顧萱萱就真的脫光了,大大方方的走到衣帽間翻找着衣服。

看着眼前一團移動的馬賽克,0422有些頭疼。

這次的宿主,好像不太一樣……

等顧萱萱換好衣服下樓時,三個人已經坐在餐桌上等了自己一會兒,顧爸爸看到她出現後立刻沉聲說道:「怎麼換個衣服都要這麼久,沒看到大家都在等你嗎?」

顧萱萱在心裏翻了個白眼,表面卻十分乖巧的回答:「對不起爸爸,我只是有些不舒服。」

顧媽媽聽後立刻站起來走到她身邊,用手背感受了下顧萱萱額頭的熱度,擔心的問:「萱萱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媽媽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看?」

顧萱萱搖了搖頭,扯唇一笑:「沒事的媽媽,就是剛考完試一下子放鬆了,有些適應不過來。」

將女兒拉到桌邊坐下,顧媽媽給她盛了碗雞湯,轉頭對着顧爸爸嗔怒道:「你就知道罵孩子,就不能多關心關心她!你不想等她就自己先吃唄,怪萱萱做什麼!孩子不舒服了都不知道關心她,你怎麼做爸爸的!」

顧爸爸一噎,不敢承認自己只是單純的不想吃自家媳婦做的菜,臉色訕訕的嘴硬道:「我這不是怕阿音餓着嘛。」

顧知音卻認為自己和妹妹的關係好不容易才緩和了些,爸爸就這樣的拉仇恨,不敢領下這份情連忙反駁道:「爸爸這樣是不對的!萱萱也是您的女兒,您不能這樣只關心我會不會餓着而忽略了萱萱的感受!」

顧萱萱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隨後又低眉順眼的淡淡道:「姐姐好不容易才和我們團聚,爸爸想多關心姐姐是應該的,是我不該讓大家乾等我,但我相信爸爸絕不是因為偏愛姐姐才討厭我的。」

此話一出,就連顧爸爸自己都覺得做的過分了,他是對顧知音偏愛了許多,但那也是在顧萱萱一直不喜歡顧知音的情況下,才想多多補償她。

他也顧不上細想其中的不對勁,尷尬道:「我怎麼會討厭萱萱呢,爸爸一向是一視同仁的。這樣吧,等後天你們學校放假了,爸爸帶你們出去好好玩玩怎麼樣?」

顧媽媽也說好久沒有一家人出去遊玩了,欣然同意了他的提議,於是話題便轉移到了該去哪裡玩,玩幾天上。

顧爸爸見話題成功轉移後,悄然的鬆了口氣,參與進了聊天。顧萱萱略微感到遺憾,又注意到了顧爸爸臉上的心虛,在心裏腹誹了一句:「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