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到修仙界的我只想回家
穿越到修仙界的我只想回家 連載中

穿越到修仙界的我只想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取不來名字的阿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時 胡晚因

胡晚因:我們的口號是努力修仙!早日回家!頭天和好姐妹聊穿越的胡晚因,第二天她真的穿越了,一穿越之後,胡晚因並不想在古代發展事業,她怕還沒發站起來就身先士卒了,所以胡晚因只想找個得道高僧送她回家然而,胡晚因看着面前巍峨的高山,以及御劍飛行的人,露出了懷疑人生的表情,所以和好姐妹聊天這麼靈的嗎?要知道她的好姐妹沈心可是說要去末世的!不得不說,胡晚因雖然穿越到了修真界,但是她對好姐妹抱有深深的同情,畢竟說起來修仙界和末世相比,還是修仙界好啊!當然要是她能修仙就更好了!指不定將來她就修成大道,飛升回家了!所以胡晚因修鍊的口號就是:努力修仙!早日回家!展開

《穿越到修仙界的我只想回家》章節試讀:

系統:「只要你連接到合適的位面,靈石丹藥法器應有盡有!當然為了符合能量守恆定律,交易的同時,不允許交易超出下位面歷史進程的物品,並且有系統計算交易雙方物件是否具有同等價值!」

「如果你拿修真界普通靈草,去換取大於這顆靈草價值的物品,那肯定是換不了的,即使對方願意也不行,在交換的同時,還需要支付系統一定的手續費,系統會抽取交換物品十分之一的分量,宿主是否確定開啟本系統?」

胡晚因覺得很合理,能量守恆定律很符合她的價值觀,但是她沒錢換不了,於是就對系統說:「沒錢,沒修為,不換!」

系統第一次遇到因為窮而拒絕它的人,驚奇的看着胡晚因,但是鑒於它還有收集任務要完成,這個世界除了胡晚因這個外來的,本土修士它根本不能寄身!

權衡利弊後系統再次開口:「宿主,你好,我們未免交易系統是絕對公平安全,本着宿主自願,並且以宿主自身安全利益為第一原則,你說的問題,我可以給你提供三次免手續費的交易,並且給你開啟一次免費永久定向連接交易!」

「你還可以指定和任意一個其他位面擁有系統的宿主交易,並且此交易鏈接永久有效,要知道我們系統規定了,各個位面是不允許加好友長時間聯繫的,也就是說每個位面基本都是一次**易,下次還想要這個世界的東西只能隨緣,怎麼樣宿主是否考慮一下?」

胡晚因盤算了一下,這個位面交易系統說的都是對她有利的,雖然有限制,但是這些限制都是保護限制,胡晚因想了下,反正她目前大概率是回不去了,還得修鍊,測試的時候靈根貌似也有點問題,所以這個系統對她來說沒害處。

因此胡晚因乾脆的說:「行!你綁定吧!提前說好,你要是敢害我我就告訴我師父,讓他把你弄死!」

系統依舊沉穩的說:「親愛的宿主,我們系統有投訴按鈕,如果有傷害宿主的嫌疑,那是會被召回銷毀的,所以宿主大可放心。」

說完系統就開始綁定胡晚因的靈魂,發出一句:「綁定需要24個小時,宿主進入練氣期後即可召喚我開啟交易。」說完系統就沒了聲音。

胡晚因在系統消失後,漸漸地感覺有人在喊她。

「喂!你怎麼還沒醒!大姐!胡晚因!你都睡了三天了!傷都治好了!怎麼還沒醒!不會摔壞了腦子吧!你快醒醒!我們修真界沒你這麼弱的修士!」

隔了一會這個聲音又開始了「你醒醒啊,大不了我給你當小弟!」

胡晚因瞬間睜開眼說:「你說的,不許反悔!」

葉時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下子坐起來的胡晚因,隨後氣急:「你裝的!」

胡晚因腦袋還有點暈,拿手扶着腦袋說:「是你把我推暈的,你還說我裝暈,我跟你說,要是我不幸摔成個傻子,你得負責我一輩子!知道嗎!」

葉時不敢說什麼,他沒底氣,確實是他推的,做小弟也是他說的,葉時嘆氣。

胡晚因扶着腦袋繼續說:「以後你就是我小弟了,以後不要沒大沒小,要叫我晚姐!知道了嗎!」

葉時有些不服氣,明明是他想收小弟的!但是看着胡晚因扶着腦袋,臉色還有些白,只能不情願的開口:「晚姐。」

胡晚因笑眯眯的應聲:「嗯!不錯不錯!」

葉修林從屋外走進來,看到胡晚因醒來說道:「你睡了三天,按理說第一天就能醒來,你倒好,直接睡了三天,這三天你錯過了宗門入門儀式,也沒正式拜師,晚點補一個。」

胡晚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就跟系統說了一會話,就過了三天!看着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身玄天宗的弟子服,天青色的,還挺好看!

葉修林繼續說:「醒了就起來,一會認認你三個師兄。」

胡晚因忙下床,恭敬的彎腰行禮說:「多謝師父!」

葉修林點頭坐到一旁,示意胡晚因端茶,胡晚因端起茶杯,看了葉修林一眼,葉修林露出嫌棄的表情說:「敬茶!」

胡晚因忙跪下:「哦哦!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說完雙手奉茶,舉過頭頂。

葉修林接過茶杯,象徵性的喝了一口,然後放下茶杯,拿出一個儲物袋說:「你是我座下第四個親傳弟子,也是最後一個,你的三個師兄都已經金丹期了,你也要努力趕上,這是拜師禮,拿去吧。」

胡晚因接過儲物袋,是個小荷包樣式,還是粉色的,胡晚因謝過她家師父後起來。

葉修林接著說:「你還沒辟穀,這裏面有些辟穀丹,明天起你就和葉時一起去學堂聽基礎課程,上完一個月的基礎課程,為師再教你引氣入體。」葉修林說完就起身走了。

胡晚因目送葉修林走遠,趕緊翻開荷包,肉眼看去,裏面跟個黑洞一樣,浮着幾樣東西,胡晚因伸手進去掏,裏面有兩瓶丹藥,還有一些發光的石頭,一把長劍,還有兩身衣服,一個看不出質地的令牌。

把東西全部倒到桌上之後,胡晚因拉過一旁的葉時問道:「小孩,這兩瓶都是辟穀丹嗎?」

葉時拿起丹藥聞了聞說:「一瓶是,另一瓶是止血丹,治外傷的,看樣子叔祖覺得你太廢材了,怕你不小心受傷才給你準備的。」

胡晚因點頭深有同感,把兩瓶丹藥認了認,收回去,又拿起那些石頭說:「這就是傳說中的靈石嗎?」

葉時不屑的說:「不過十塊中品靈石,叔祖未免小氣了些!不過對你來說這些暫時夠用了,別瞎買東西,你這個樣子很像冤大頭!」

胡晚因點頭收起靈石說:「嗯!你說的有道理,以後我要買東西就喊上你一起!」接着又拿起令牌,令牌上面有小小的玄天宗三個字,還刻有繁複的花紋,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信息了,胡晚因又問:「這個牌子是什麼?」

葉時正色說道:「這是你的身份令牌,代表你是我們玄天宗的親傳弟子,裏面有你的所有信息,面貌,姓名,修為,還有神魂連通玄天宗的魂牌,如果出了事,玄天宗會第一時間知道,同樣的,這個牌子若是不小心遺失必須立馬上報,及時說明補辦,以防邪魔外道冒認身份混入宗門。」

胡晚因聞言仔細的把牌子收好,這時葉時看着那把長劍有些嫉妒的說:「叔祖對你真好!這把劍是他當年築基前用的,聽說他前三個徒弟都沒給!」

葉時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說話的聲音:「什麼!師父把那把劍給了新來的弟子了!」

隨着聲音走進來的是三個年輕男子,一個滿臉溫和,嘴角帶笑,讓胡晚因想起了君子端方,溫潤如玉;第二個沒什麼表情,一身霸總氣質,渾身散發著冷酷;第三個滿臉不服氣,但是長相可以稱得上一聲美艷,說實話要不是葉修林說過是三個師兄,胡晚因會覺得這是師姐!

葉時見狀,趁着三個人還沒注意到自己,趕緊悄悄的溜走了。

溫禾攔住生氣的趙競炙,溫聲說道:「三師弟,不要嚇到小師妹了!」接着對胡晚因說:「見過小師妹,我是你大師兄,姓溫,單名一個禾。」

胡晚因心想:人如其名,接着就做了個不倫不類的揖:「見過大師兄!」

溫禾好笑的看着胡晚因,又指着周遊說:「這是你二師兄,叫周遊,看着不太好相處,實際上面冷心熱。」又指着趙競炙說:「這是你三師兄,叫趙競炙,脾氣有點火爆,但心地善良。」

趙競炙掙脫開溫禾,打量胡晚因,師傅說24歲了,這麼大才來修仙!難不成以前是個傻子?長相倒是個清秀佳人,看着討人喜歡,但是!趙競炙看着桌上那把劍撇嘴說:「當初我問師父要了三天都沒給我!」

胡晚因無視了趙競炙的抱怨,笑着一一打招呼:「見過二師兄,三師兄,我叫胡晚因,以後請多多指教!」

趙競炙哼了一聲,不再看那把劍,算是回應了胡晚因,周遊看着胡晚因點頭。

溫禾伸手一人敲了一下說:「對小師妹禮貌點!這兩百年的腦子白長了。」即使是斥責的話,溫禾也講的很溫和。

胡晚因嘿嘿笑道:「大師兄,不妨事,我看兩個師兄都是好人!」

周遊看了一眼胡晚因掏出一個儲物袋,和胡晚因的樣式一樣就是顏色不同,是墨綠色的,周遊從裏面掏出一根碧玉簪子說:「給你,見面禮。」

胡晚因下意識看了眼溫禾,溫禾笑說:「師妹收下便是,你二師兄好東西多着呢,這是他築基的時候,外出歷練得到了,據說戴上就能自動變幻女修的髮型,你師兄都是男修,用不上。」

胡晚因這才收下,拱手道:「多謝師兄!」

這時趙競炙扔了個東西到胡晚因懷裡,胡晚因忙接住,才發現是個巴掌大的小圓牌,胡晚因看不出來是個什麼。

溫禾笑說:「看來三師弟挺喜歡小師妹的,這是你三師兄第一次煉器時練出來的飛行法器,中間凹進去的地方放靈石就能變大飛行,你三師兄還特意改了下,你直接喊走,它就能啟動,喊停他就停下來。」

胡晚因眼睛一亮,對着趙競炙說:「多謝師兄!」

趙競炙扭過頭說:「你這麼弱,都不能御劍飛行,以後怎麼跟我出去歷練,這東西給你正好!」

胡晚因覺得這個三師兄雖然嘴巴不好,但是還蠻會照顧人的!溫禾笑出聲,從儲物袋裡拿出一條流光紗布說:「這是羽衣,防禦法器,能抵擋金丹修士一擊,師妹留着防身。」

胡晚因喜滋滋的收下再次道謝:「多謝三位師兄!」

溫禾看了看天色說:「師妹早些休息,我們就住在你隔壁,有事就去找我們!」說完就率先離開了。

周遊跟着出去,趙競炙看了胡晚因一眼說:「要是有人不長眼欺負你,不要不張嘴巴,回來告訴我們。」

說完不等胡晚因直接扭頭就走。胡晚因只來得及在後面說一句:「師兄慢走。」等三個人走後,胡晚因才開始打量自己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