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連載中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來源:google 作者:小鷗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尹麥冬 辛遇

一覺醒來,美食博主尹麥冬發現自己躺在原始大森林中,還有一頭不知名的怪物正對着自己虎視眈眈,口水流了一地出於安全着想,尹麥冬並沒有出聲激怒怪物,而是等待機會逃跑出去然而想像很美好,現實很骨感,尹麥冬以為怪物睡著了,剛逃跑出來就被發現了,於是偌大的原始森林出現了這一幕:某女子正瘋狂的四處逃串,後面一隻大怪物緊追着「啊啊啊……救命呀,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尹麥冬一邊跑一邊尖叫,跑着跑着,一軲轆踢到了某個小毛球絆倒在地而那小毛球正兇巴巴地沖她嗷嗚嗷嗚了兩聲……好想養怎麼辦?展開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章節試讀:

小毛球白色的毛髮有點髒兮兮的,牙齒上沾滿了血跡,看樣子像是去捕捉獵物的時候弄的。

這麼可愛的小毛球怎麼能夠髒兮兮的呢?尹麥冬打算幫他清洗乾淨:「嘿嘿,小毛球,你身上好臟,要不我幫你洗乾淨吧。」

尹麥冬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這渴望的小眼神像是要把它吃進肚子一樣。小毛球不禁地打了個哆嗦,這個小雌性怎麼臉皮這麼厚,他可是雄性,雄性!

「嗷嗚~」小毛球躲開了某雌性的魔爪,這雌性居然敢捉他,她身上都是髒兮兮,還敢嫌棄他,還想幫他洗澡,做夢。

某雌性好像看懂了小毛球對她的嫌棄之色,她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臉蛋,不摸還好,摸了後看到她手掌上黑乎乎的泥土,愣在那裡。

好一會,她走到溪邊,照着溪水看看自己模樣,差點兩眼一翻,當場去世。

「啊啊啊,我不幹凈了……」

水中倒影的那個臉上被泥土糊了一臉,烏漆嘛黑,頭髮亂的像雞窩一樣的女人是誰?她的印象沒了,怪不得小毛球嫌棄她。

「嘿嘿,小毛球,要不我們一起清洗一下吧。」尹麥冬一把把小毛球抱在懷裡,跳下小溪里。

「嗷嗚~」他還沒同意。

這條小溪的水不是很深,也不算很涼。現在的天氣很炎熱,偶爾洗一次涼水也沒有關係。

尹麥冬把小毛球放下水裡,觀察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發現有人經過,這才自顧自地脫下了她的睡衣,把整個人都泡進了溪流里。

「哇,好舒服呀!」洗澡的感覺真不錯,身體上的黏糊糊的感覺也消失了。

相比於尹麥冬的大大咧咧,小毛球心裏真的是複雜,這個小雌性怎麼能夠在雄性面前脫光光,不要臉。如果尹麥冬知道身邊的小毛球是小獸人,估計會當場社死。

尹麥冬快速地把自己從頭到尾全都清洗了一遍,確認自己已經乾淨了,才把身邊泡在水裡的小毛球拉出來揉搓。

當然啦,小毛球十分的不樂意,他撲通撲通地掙扎了起來,以宣示他對她的不滿。

可惡,這該死的雌性,等他的身體恢復了,一定要她狠狠的揍一頓。

這一切尹麥冬都是不知道的,她只關心要趕快把小毛球洗乾淨,然後找地方住一晚。

「不要亂動,很快就洗乾淨了。」

小毛球沒有辦法掙脫,只好任由身邊的小雌性在他身上動手動腳,不能生氣,不能生氣。

等到一人一毛球清洗乾淨後,尹麥冬才發現她的睡衣也很臟,但是她只有這一件衣服,只能湊合穿着。

「太難了,連件衣服都欺負我。」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了,尹麥冬看着這黑乎乎的森林,還有時不時傳來的獸吼聲,深吸了一口氣。看來,想要在夜晚的森林找一個住所的想法已經不科學了,太危險了,還是在溪邊歇一晚吧。

她把目光放在之前撿到的柴火上,決定先把火堆升好先。

啪嗒,啪嗒,她拿着打火石點燃了柴堆。她所做的這一切都被小毛球收在眼底,他明亮的雙眸透射出一縷驚訝。

這個小雌性居然能夠一個人生火,它開始懷疑獸生了。

這個小雌性是某個部落里的人?不過部落里的火都是很稀有的,而這個小雌性居然能夠靠她一個人生火。她到底是從哪個部落來的呢?

小毛球開始重新打量小雌性,洗乾淨的小雌性比之前好看了許多,她那頭**浪的捲髮剛洗乾淨,正濕漉漉披散在雙肩,還有着一張明艷的小臉,那一雙眼睛像浸潤在水裡一樣透黑乾淨,眉眼彎彎,嘴角還帶着一絲笑意。

不得不說,這個小雌性相比於部落裏面的雌性,長得好看多了,膚色還很白皙,除了細胳膊細腿讓他不是很滿意,基本上還是挺好的。

尹麥冬把火生好了後,就自顧自地清理着小毛球捕捉來的那隻變異兔,準備做成烤兔肉。

小毛球在一旁陷入了沉思,他這次從部落里出來外面歷練,還要等待一個機遇,為覺醒血脈天賦做準備,還有一年他就要成年了,要接任部落的首領之位。

「呀,好燙好燙,應該已經熟了。」這邊傳來小雌性的低呼,空氣中瀰漫著烤兔肉的香味,打斷了正在沉思的小毛球。

小毛球被烤兔肉的香味勾引住了,他跑到尹麥冬身旁嗷嗚叫喚了一聲,表示自己也要吃。他現在還是幼虎期,要吃多點食物才能強壯起來。

尹麥冬擼了他一把道:「嘿,小毛球,不要着急,有你的份。」

這隻變異兔很大,尹麥冬吃了一隻兔腿就打了飽嗝。不過她身邊這隻小毛球比她能吃得很,沒多久,剩下的烤兔肉全都被小毛球消滅掉了。

尹麥冬表示美女很是震驚,她瞪大着雙眼看向身邊的小毛球:「你小小的一隻獸,怎麼這麼能吃啊,我很不理解?」

小毛球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他眨巴了一下雙眼,表示很疑惑:這個小雌性是嫌棄自己吃的太多了?這隻長耳獸根本就不夠他吃。他平時都需要吃兩隻才能夠填飽肚子。

夜晚的森林處處充滿未知的危險,聽着不遠處的獸吼聲,尹麥冬很擔心她能不能安全地度過這樣一夜。

她抱住小毛球平躺在柴火堆旁邊的草地上,回想起一天的遭遇,無聲的嘆息:「小毛球,幸虧有你陪着我。」

「今天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經歷!」

「好想回家。」

「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小毛球縮在尹麥冬懷裡,靜靜地聽着她的絮絮叨叨。

尹麥冬擼了擼小毛球,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想法,她嘿嘿地沖小毛球傻笑了一聲:「小毛球,你是不是也是一個人生活在這裡,我養你好不好?」

小毛球看着這個自說自話的小雌性,眼底閃過一抹不屑,就她這樣弱小的雌性,自己都保護不了,還想養他。

「嗷嗚~」他不同意。

「你這是同意的意思嗎?」

「嗷嗚,嗷嗚~」他不是。

「哈哈哈,那太好了!」

「你的毛髮好白啊,以後我就叫你小白怎麼樣?」

「嗷嗚~」不要,他有名字。

「小白~小白~」

……

夜色越來越濃,逃亡了一天的尹麥冬抵擋不了濃濃的困意,不知不覺間躺在草地上進入了夢鄉。小毛球見她睡著了,立馬從她懷裡跳了出去,在尹麥冬看不見的地方幻化出人形。

那是幼虎期的他,看起來有十四五歲的樣子,再過一個嚴冬他就成年了。在虎族裡,他是百年難遇翼虎一脈,其他的族人都是普通的虎獸。

濃濃的夜色也遮擋不住他那一張妖孽完美、略顯稚氣的臉,他隨便捉了一張大葉子,把自己的部位圍住,往尹麥冬的位置走去。

有他在,那些低中級變異野獸不敢靠近。

這一夜,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