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穿越網遊:我竟成了最大BOSS
穿越網遊:我竟成了最大BOSS 連載中

穿越網遊:我竟成了最大BOSS

來源:google 作者:污跡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埃隆 污跡 遊戲動漫

【遊戲背景西幻文,暗黑風,劍與魔法】骸骨之王埃隆端坐在寒冰王座上,水晶球里是他的亡靈大軍席捲阿雷斯大陸的場景「埃隆大人,待您君臨整個大陸,這些……可都是您的子民啊!」「在戰爭中死於非命的,都是些螻蟻,連自己的生命都不能主宰,活着還有什麼意義?」「埃隆大人,又有一隊冒險者闖入堡壘,我們是不是暫緩出征?」「若總是擔心踩死螻蟻,那還怎麼走路啊!」艾小龍意外穿越成為了《勇者黎明》這款遊戲中一個見習魔法師的召喚物-骷髏戰士魔法少女很愛護自己的召喚物,把他當做了唯一的朋友,而不是奴僕,並給他取名伊普西.埃隆在這個信奉聖光的異世大陸,任何與黑暗生物有所牽連的人都被視為異端埃隆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知道離開才是對少女最好的保護教廷的通緝、玩家的圍剿,埃隆在夾縫中從一隻卑賤、骯髒的骷髏一步步晉陞,骷髏戰士、骷髏領主、噩兆騎士、骸骨之王……他是玩家們口中的屠夫、是教廷書卷里的魔王、是黑暗勢力排斥的異類、是天使聖殿眼中的威脅他在光明與黑暗交織的異界創建了第三陣營,並帶領他的亡靈天災橫掃整個大陸!在這劍與魔法交織的世界,只要阻擋自己前進的,管你是哪個陣營,殺!展開

《穿越網遊:我竟成了最大BOSS》章節試讀:

「怎麼,不請客人進去喝一杯嗎?」喬斯特玩味的笑道。

「我沒有義務請一個陌生人喝酒!」葛蕾塔就要把門關上,卻被喬斯特抬手撐住。

「還是說,屋裡有其他人?比如……骷髏什麼的。」

葛蕾塔心中惶恐,喬斯特卻趁這個功夫,自顧自的進了屋。

「請你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喬斯特沒有回話,只是背着手打量着屋裡的擺設。

「嘖嘖嘖,像葛蕾塔這樣漂亮的小姐,應該住在城堡里才對,怎麼能住這種地方呢?」

「你再不滾出去,我就對你不客氣了!」葛蕾塔雙手一張,手掌現出一層浮冰。

「我勸你別這麼做……」喬斯特站直了身子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博納爾德.喬斯特,你確定要向我出手嗎?你不怕連累你的家人上絞刑架?」

「你……」葛蕾塔瞪大了眼睛,手上浮冰盡褪。

喬斯特很滿意葛蕾塔的表情,上前一步捏住了她的小臉。

「你很美,我很喜歡你的潑辣,雖然你出身賤民做不了王妃,可在我身邊做個侍女還是可以的。」

「呸!你做夢!」

「可我做的夢,全都實現了。」

喬斯特一下將葛蕾塔推倒在床上,嘿嘿笑道:「我會為你保守秘密,但你得付出點代價,明白嗎?我想你也不會因為一隻骯髒的骷髏連累的全家都上絞刑架,我說的對嗎親愛的黑魔法師小姐……」

「無恥!」葛蕾塔咬着牙罵道。

「我原諒你的口無遮攔,但僅此一次。」

說罷,喬斯特欺身上前,按住了葛蕾塔的雙手。

雖然她極力掙扎,可力量卻和喬斯特相差太多。雖然他還沒晉級成聖騎士,但作為武者,力量可不是區區一個見習魔法師所能抗衡的。

而且葛蕾塔也不敢使用魔法,全家都上絞刑架,葛蕾塔怕了……

喬斯特心情舒暢的哼着小曲穿着衣服,瞥了眼雙目無神仰面躺在床上的葛蕾塔,又看了眼床單上盛開的嬌花,心中更是得意。

「篤篤」兩聲,窗戶被敲響。

「喬斯特大人,我們得趕緊回去了,那位正在找您。」一個粗獷的聲音在窗外低語。

「嗯。」喬斯特對着鏡子整理好自己的衣着,對葛蕾塔說道:「你最好把你的小寵物處理一下,因為明天教廷的人會找你問話。」

葛蕾塔身子一顫,這才回過神來。她擦了擦眼角的淚痕,咬着銀牙惡狠狠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喬斯特聳聳肩,笑道:「我現在心情不錯,告訴你也無妨。緹娜你認識嗎?是她在瑪格麗特跟前告發了你。」

「這個裱子……」葛蕾塔真是萬沒想到,自己正傻乎乎的替人家保守着秘密,人家轉身卻將她給賣了。

「放心,教廷那邊我會搞定的,你就安心等着去紫羅蘭聖殿報道吧。」

喬斯特打開房門,背對着葛蕾塔說道:「晚安,我美麗的新娘,等你一覺醒來你會為今晚發生的事而感到慶幸的。我喬斯特,從來不會虧待自己的女人,哈哈哈哈……」

門被輕輕的帶上,外面依稀還能聽到喬斯特的歌聲。

葛蕾塔坐起身,慢慢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穿到一半,她突然發了瘋的尖叫起來,將手中的衣服扯得稀爛,浮冰沿着她的身下向外蔓延,將整個床鋪給凍成了一座冰塊。

葛蕾塔一拳又一拳的砸向冰凍的床面,直到自己的拳頭血肉模糊。

她取出羊皮卷,將埃隆放了出來。

埃隆在空間內都快瘋了,出現在屋中的同時,他抄起武器就向門外衝去。

他要將喬斯特剁成肉醬!

「站住!」

埃隆不管不顧的打開房門。

「你給我站住!」葛蕾塔撕心裂肺的尖叫道。

埃隆這才停下動作。

見葛蕾塔再次沉默落淚,埃隆急得滿屋團團轉。

「你要幹什麼?去找喬斯特算賬嗎?」葛蕾塔有氣無力的問道。

埃隆左顧右盼,忽然朝書桌走去。

刷刷點點,他舉起一張紙。

「我要殺了他!」

「沒用的,我認命了,這是身為賤民該有的覺悟。」葛蕾塔捂着臉抽泣道。

埃隆咬的牙齒咯咯作響,再次抖了抖手中的紙。

見葛蕾塔不說話,他又將紙遞到葛蕾塔的面前。

葛蕾塔一把搶過紙將它撕的粉碎。

「你現在什麼都做不了!」葛蕾塔尖叫道:「明天你就會被教廷的人給敲碎了餵豬,而我則會被燒死!」

「你現在連喬斯特一擊都接不下!想為我報仇,好啊,我等着你,等你的威名能震懾到教廷的人都拜伏在你腳下的時候,我會親手割斷喬斯特的脖子!但你現在,什麼都做不了!」

她站起身來到桌前,將那張羊皮卷攤開在上面寫寫畫畫,口中默念了一陣,然後猛地將羊皮卷揉成一團砸在埃隆的胸前。

「現在你自由了!」

埃隆趕緊搶過鵝毛筆,在紙上寫道:「我會一直陪着你。」

葛蕾塔看了眼紙上的字,慘笑道:「陪我一起去死嗎?」

「答應我,埃隆。」她拉過埃隆的骨掌輕握在手心,「你要愛惜自己的生命,要變得更強,留着命我們才能報仇。我們一起努力,我們要強到任何人都不再敢隨意改變我們的命運!」

「這是我們的約定。現在,你快走吧,別讓我受的屈辱白費。」

她將埃隆連推帶拉趕出房外,顫聲說道:「以後你要多加小心,等時機成熟,我們會再見面的!」

說罷,她將房門重重的關上。

埃隆不死心的敲了敲門。

「滾!非要我把話說明白嗎?要不是你,我能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嗎?你非要把我一家都害死才善罷甘休嗎?」

埃隆敲門的手僵在了半空。

是啊,自己要是不走,明天一定會被教廷的人查到,到時候只怕真的會連累到葛蕾塔……不,已經連累到了,連累她被那可惡的喬斯特奪走了最珍貴的東西!

埃隆站在葛蕾塔門前,心中暗暗發誓,一定會把喬斯特碎屍萬段!

想罷,埃隆也不再留戀,轉身大踏步離去。

要去什麼地方,前方的路是平坦還是崎嶇,他一概不知,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變強,變強!

聽着門外的腳步聲漸漸遠去,葛蕾塔就像全身被抽離了所有力氣一樣癱倒在地。

「埃隆,原諒我……」

葛蕾塔再次掩面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