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連載中

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第一杯奶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尹幼薇 秦天 都市小說

[暴爽+無敵+熱血+愛國+不聖母+殺伐果斷+單女主+拳拳到肉]二十年前五大戰王於崑崙之巔合力擊殺三大邪神,一戰成名!此後天下太平而大夏,則因參與最終之戰的戰王受奸人所害,意外「犧牲」,雖為勝者,卻倍受其餘諸國欺辱!此局,整整持續了二十年!直至二十年後的一天,一位名叫秦天的大夏戰神,橫空出世......「秦天,為師有三件事託付於你!」 「第一,你乃大夏男兒,無論身在何地,必須精忠報國!」 「第二,如今,你已將「五大至尊技」練至大成,天下再無敵手,四大戰王為攬功績,陽奉陰違,陷我於不義,此仇必報!」 「第三,為師有一妻女,如今不知道身在何處,過得是好是歹,如果她們還活着,你替我照顧!」帶着師父的遺願,他以護國復仇為志,橫掃八荒,君臨天下!「師妹別怕,以後沒人能動你分毫!」「大夏,你的護國戰神,回來了!」展開

《此番下山,護我大夏山河》章節試讀:

驚雷勢欲撥三山,急雨聲如倒百川!

風雨交加的崑崙之巔。

閃電劃破天際的那一刻,慘白的亮光,照出了五座巨大的石像!

五座石像腳踏大地,身入叢雲。

威武霸氣!

而在五座石像中間,雨水沸騰的大地上。

此刻,正站着一道渺小卻又挺拔的身姿。

「秦天,他們害我!」

「最終之戰,為師以一人之力,將三大邪神耗至力竭!」

「然而,他們在擊殺三大邪神之後卻轉頭對為師下起了殺手!」

「若不是為師假死脫身,恐怕也無緣在昆崙山下,將你拾起,並撫養長大!」

「秦天,為師有三件事託付於你!」

「第一,你是大夏男兒,無論身在何地,必須精忠報國!」

「第二,如今,你已將「五大至尊技」練至大成,天下再無敵手,四大戰王為攬功績,陽奉陰違,陷我於不義,此仇必報!」

「第三,為師有一妻女,如今不知道身在何處,過得是好是歹,如果她們還活着,你替我照顧!」

「三件事,如有一事辦成,為師死而無憾!」

回憶的畫面散去。

大雨沖刷在秦天的頭頂,沿着他刀削的面孔,湍急流下。

將師父的骨灰罈放在地上。

秦天心神一沉!

咔嚓!

閃電再次劃破天際的那一刻。

那原本是後人建造,為了歌頌五大戰王而立的五座巨像,其中四座,轟然倒塌!

只留下那手持長槍,最為威武的那一座,獨自屹立於山巔之上!

山崩地裂!

天地變色!

秦天於奔雷之下,崩裂之中,朝着大夏的方向邁步。

四尊巨像的倒塌,成為了他恢宏的背景。

「今日起墳,徒兒用這四王之像,為您做墓!」

「來年掃墓,徒兒用他四人的頭顱,為您固香!」

「您放心,師父!三件事,徒兒一件不忘!」

轟隆隆——

身後,四座如雲的石像,徹底倒塌!

塵埃四溢!

碎石飛濺!

卻不曾令這位少年容動半分!

……

三日後。

崑崙之巔,石像倒塌的事,已然轟動全球。

然而。

在臨江這個小城市卻依舊保持着如往日一般的祥和。

江北造紙廠。

辦公室內。

一名身穿工作服的中年婦女,跪在大腹便便的老闆面前,滿臉淚水。

「老闆,求求你,把這半年來拖欠的工資結一下吧!我女兒再交不起學費,人家學校就要勸退了!」

帶着金絲眼鏡,挺着大肚子,滿臉是油的老闆,用牙籤剔着牙,嘆息道:「秀琴啊!不是我不幫你,現在經濟不景氣,咱們廠已經好幾個月沒開單了……」

「資金沒法回籠,別說是你,我的工資也好幾個月沒發了。」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廠里的難處。」

「可……可是您不是剛換了一輛車子嗎?好像,好像還是奔馳!換這麼好的車,咱們廠里怎麼會沒錢?」中年婦女實在忍不住了。

她本不想拆穿,奈何自己實在沒有別的辦法。

半年沒領到工資。

家裡的房租也要到期了。

更關鍵的是女兒的學費。

人家學校說了,大學不是義務教育,不交學費,只能退學。

她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才來求這位老闆。

聽到對方的話,老闆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你平時工作,就在關注這些東西?你說你這工作態度,我怎麼跟你發工資!」

中年婦女慌了,「老闆,天地良心,工作上,我可是從來沒有耽誤過,你拿不出錢,也不能找這樣的理由冤枉人家!」

老闆皺眉道:「行了,現在廠里是真的沒錢,你要真急着用錢,我倒是有條門路,可以給你指指。」

中年婦女頓時看到了希望,「什麼門路,您說?只要不違法,做什麼我都願意!」

老闆上下打量着對方。

雖然對方的年紀已經不小,但風韻猶存。

早就在惦記對方的老闆,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開口而已,「秀琴啊!聽說,你和你丈夫已經離異二十多年了,不知道,這事是不是真的。」

秀琴點頭,「你怎麼突然問這件事?」

捏着下巴,一臉邪笑,老闆笑道:「那你就沒想過再找一個?」

秀琴當即一震,「不……不可能的!我是絕對不可能背叛我丈夫的,不可能!」

老闆皺眉道:「這麼多年都沒找到人,估計早就死了,你還惦記着他,有什麼用?」

「他要是有能耐,你和你女兒,也不會過成今天這個衰樣!」

「你還是聰明一點,後面,乾脆跟我過算了!只要跟了我,別說是你女兒的學費,你倆的生活,以後都不用發愁!」

說著說著,老闆便伸手抓住了秀琴的手腕。

「啊!」秀琴一驚,急忙後退,「不,老闆,你別這樣……我說了,我不會背叛我丈夫,哪怕他已經犧牲了,我也不會改嫁!」

「絕對不會!」

萬萬沒想到,自己拉低身份,主動開口,居然會被拒絕!

老闆惱羞成怒,「啪」的一聲,一記耳光,重重地打在了對方的臉上!

「給臉不要臉!你以為我真的是看得起你,我只是看你母女可憐,給你們一個生存的機會!」

「不識好歹!」

一個弱女子哪裡經得住他這股力道。

萬萬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動手的秀琴直接就撞到了旁邊的桌角上。

倒地不起。

血流順着額頭流到了地上。

「還跟我碰瓷?死女人,你給我起來!」

老闆以為對方是裝的,抓住秀琴的脖子便往上提。

可下一刻他便猛然發現,對方的身體,軟的嚇人!

「不會這麼巧吧?」

老闆懵了,顫巍巍地用手探了探對方的鼻息,這才發現,人,是真的斷氣了!

「真……真死了!?」

手一軟,猛地將秀琴的屍體扔在地上,老闆嚇得癱坐在地,不斷後退!

「不……不關我的事啊!是你……是你自己撞上去的!」

幸好辦公室沒有監控。

老闆四處打量了一下,趕緊整理下場。

「對,沒錯,是你自己想用死來嚇唬我,逼我發工資,結果自己真的不小心,撞到了桌角上,不是我殺的你……不是我!」

努力平撫着自己的經歷。

老闆瘋狂地整理現場,他相信,自己的解釋,肯定天衣無縫!

……

窗外,天色陰鬱。

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大雨傾盆。

在辦公樓隔壁的廠房外面。

等着母親給自己拿學費的少女,正坐在石階上,吃着從食堂里打來的盒飯,看着辦公樓的方向,心神不寧。

白衣薄紗如花艷,柳眉鳳瞳迷人眼。

青絲披肩,身形略顯消瘦的少女,哪怕吃的是最廉價的盒飯,身上也透着一股超凡脫俗的氣質。

突然有點吃不下了。

不知道為什麼,少女總覺得心裏很不踏實。

放下手中的盒飯,準備給自己的母親打個電話。

結果就在這時,一道高大筆挺的身影,從旁邊走過,她一個沒注意,撞進了對方懷裡。

眼看對方就要摔倒,秦天眼疾手快一把摟住對方細腰,沒注意到卻成了順手將其樓摟緊懷裡。

一股奇妙的清香撲面而來,秦天一怔,瞳孔微微放大。

驚慌失措,少女抬頭,看到面前這個如陽光般耀眼的男人,也是逐漸瞪大了雙眼。

這一刻,二人的鼻息不到幾公分,幾乎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氣息,身體也成了緊緊相擁。

連彼此的心跳都能感覺到,彼此的體溫更是清晰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