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高中開始傳奇人生
從高中開始傳奇人生 連載中

從高中開始傳奇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醉愛烏干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蕭南 都市小說 顧小沫

蕭南,在正式進入高中的前一天,意外開啟了起飛人生系統,能力增強,技能飛升,財富跨越增長自此,懲惡揚善,玩搖滾樂,集郵超跑,懸壺濟世,決勝商戰……知己相伴,探索人生爽點,征服慾望世界!不要問為什麼這麼強,問就是遇強則強!展開

《從高中開始傳奇人生》章節試讀:

「你這傷要不要緊啊?」蕭南扶着景澤關心道。

「沒事,小傷,他們的目標是你。」

「沒事就好,那就繼續唄,燒烤配啤酒,煩惱全趕走。」

「除了打架,吃絕對是你的另一大愛好」,看着蕭南對美食的一臉憧憬,景澤笑道。

蕭南和景澤吃完燒烤就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蕭南看着銀行卡里的餘額。

終於不用摳搜着過日子了。

關於唱歌,蕭南平時也是很喜歡聽歌的,耳機也是常駐耳朵的,聽的多了自然也能唱點,但水平還是停留在KTV水平。

現在系統飛升技能唱歌,能到什麼水平呢?

改天去KTV試試就知道了。

蕭南平躺在床上,雙手貼着枕頭托着頭。

「我第一場演唱會做什麼造型呢?」

第二天,最後一節課的鈴聲剛想起,在課桌上趴睡一天的蕭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拉起景澤往外跑。

那速度,怎麼形容呢,反正那堂課的老師是沒追上。

「這是要去哪?」景澤問道,但還是盡量跟上蕭南的步伐。

「金貿新開了家日式烤肉,咱們去嘗嘗,吃完咱們去K歌。」

「金貿……」

「M12骰子和牛,和牛牛肋,雪花牛舌,現殺活鰻,鵝肝牛肉末釜飯,再來兩紮冰沙啤酒,謝謝,景澤,來你看看,想吃什麼點什麼。」蕭南向景澤遞過菜單,目前來說財務自由談不上,但吃飯自由還是差不多的。

景澤對服務員笑着搖搖頭。服務員準備好餐具就離開了。

「蕭南…」

「怎麼了?不對胃口。」

「我不知道你這麼有錢,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

「一樣啊,都是帶把的,都喜歡不帶把的,哈哈……老實說我其實還不如你,我父母離異,都在外地工作,每月每人給我打1k塊,本來妥妥的留守兒童。」蕭南盯着景澤的一臉真誠的說。

這時,服務員端來了冰沙啤酒。

蕭南把一杯放在景澤面前,端起另一杯喝了一口。

「只是最近我一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親戚舅姥爺去世了,留下一筆遺產,沒有子女繼承,於是就便宜了我。」

「他的遺產委託一個信託管理,定期會轉給我一筆錢,一大筆錢。」蕭南摸摸鼻子補充道,這謊編的自己都要信了。

「沒有子女,你舅姥爺其實也挺可憐。」

「所以我只是踩到了一坨巨大無比的狗屎,其實我們是一樣的。」

吃完飯,蕭然拉着景澤準備去金貿七樓的凌度KTV。

等電梯時,景澤看着金貿來來往往,衣冠楚楚的社會精英。自信,驕傲的表情是他們共同的標籤。

景澤感覺自己彷彿跟他們置身兩個平行又相交的世界,直到看到那個女生。

經典黑色匡威鞋,黑色緊身牛仔褲,深棕色連帽衛衣,斜挎黑色單肩包,中發扎馬尾,渾身無不透露着青春的氣息。

她大步流星的向電梯口走來。

在路過中庭鋼琴位置時突然停了下來。

一個小女孩,大約五歲左右,正在鋼琴笨拙的彈奏,能聽出好像彈的是《至愛麗絲》,但可能是因為初學的緣故,彈的手忙腳亂。

女生微笑着俯身在小女孩耳邊說了點什麼,她們相視一笑,女生坐到小女孩旁,四手聯彈。

一首再熟悉不過的旋律在女生和弦和節奏變換後變得讓人耳目一新充滿高級感。

一大一小兩個女孩,俯身、點頭,彈着,笑着。

陽光透過玻璃天窗灑在女孩身上,暖暖的。

景澤臉上不覺浮現出老父親般慈祥的笑容。

「幹嘛笑那麼猥瑣,腦補什麼畫面呢?」

蕭南在電梯里笑罵道。

「來了來了」,景澤紅着臉,慌忙的跳上電梯。

凌度KTV應該算是天海市最好的KTV了,規模宏大,設備也是最先進的。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蕭南被自己的唱功驚訝到,無論是音準,真假音轉換,還是氣息、爆發力都遊刃有餘。

而一旁的景澤心不在焉的發著呆。

「這還沒到春天呢吧。」蕭南笑着嘟囔着走到景澤旁。

「我看你是沒心情唱歌了,這個KTV裏面好像還有個威士忌酒吧,陪我喝兩杯去吧。」

「我可不會喝酒。」

「讓你陪又沒讓你喝。」

兩人剛進入酒吧,就聽到了一陣吵鬧聲。

「兩條路,要麼賠我的酒,要麼陪我過去喝兩杯」,一個西服套裝的「精英」滿臉通紅的在吧台對一個女生叫囂。

那個女生正是剛才樓下彈琴的女孩,只是現在身上換上了酒吧的工服。

「對不起先生,但酒不是我摔的。」

「我遞給你你沒接住不就是你摔的嗎。」套裝男滿臉淫笑的說道:「一瓶酒沒什麼的,摔就摔了,陪哥哥喝高興了,哥哥把你這個月的銷售任務給你完成了,嘿嘿……」

「我再說一次,不是我!」女生提高了聲調,後退一步,求助的看着旁邊應該是經理的人。

「真不好意思,先生,是我們管理不當,您消消氣」,經理滿臉堆笑的對套裝男說。

轉頭換了副面孔對女生說道:「雲汐,既然已經釀成後果了,這麼貴的酒先生也沒讓你賠,你就陪先生喝兩杯,給先生賠個不是,再說咱們是服務人員,這也是本職工作嘛。」

經理盯着女孩,有請求更多的是命令。

服務人員不能得罪客人,這也是現如今社會的鐵律,就如同沒錢的就得給有錢的服務一樣。

但是這個理嗎?

「凡事得講理,凡事得有度,誰對誰錯可以調監控,不是你有錢就能張嘴就來的。」說話間景澤已經擋在女生面前。

「呦,這還有管閑事的呢,看樣子,高中還沒畢業呢吧,我還告訴你,現在還就是誰有錢誰說了對的社會,你有種,你賠嗎?1W!」

景澤緊緊盯着套裝男,毫不遲疑的摸出錢包拿出一張銀行卡,「刷卡!」

此刻,酒吧化身為大型吃瓜現場,拍照的,發朋友圈的,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

蕭南走過吧台,隨手拿起一瓶大摩星座30年威士忌,他看朋友圈的酒商發過這個酒,公價得6W,到這應該得大10W。

蕭南拿着酒,悠悠的來到套裝男面前,將酒瓶懟到他的懷裡,然後放手。

一臉懵B的套裝男本能的去接酒瓶,怎麼接得住,酒瓶滑落到地板摔碎了。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

「兩條路,要麼付酒錢,10W,要麼,滾!」

套裝男看着眼前這個高中生模樣的年輕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直覺和理智都告訴他,得選第二條路。

套裝男拍拍濺到身上的酒水,本想說點什麼找找場子再走,但看着蕭南盯着他的眼神,他居然害怕了。

他自己都說不出他怕什麼,但他知道他必須離這個高中生遠一點。

「走?」景澤笑着看着嘴還沒合攏的女生。

「走!等我五分鐘。」笑容又回到了女生的臉上,比前面更暖了。

沒過多久,女生換好衣服回來了。

「真是謝謝你們了,對了,我叫宋雲汐,在三中讀高二,你們呢?」換回便裝的女孩輕快的走在兩人中間。

「啊?學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