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江湖一路殺到朝堂
從江湖一路殺到朝堂 連載中

從江湖一路殺到朝堂

來源:google 作者:幽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幽羅 蕭長恆

鳳歸宗多人被害,牽扯出江湖中的殺手組織鬼門而鬼門只是拿錢辦事,幕後的黑手是誰?為什麼會對一個江湖幫派趕盡殺絕?鳳歸宗少宗主雖身有舊疾,身旁強手如雲,且看他如何攪弄風雲!展開

《從江湖一路殺到朝堂》章節試讀:

別雲間內籠罩着一股緊張的氣氛。

酒鬼的手心裏微微出汗,眼神中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恐懼。

畢竟,眼前的玄衣劍客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離劍。

他入鬼門以來,也暗殺過不少江湖好手,有幾次甚至遊走於生死邊緣。他從來沒有失手過,但是他也沒和武陽王朝的那幾個怪物交過手。

而眼前這個面色冰冷的年輕人居然是武陽王朝的五大名劍之一。

如果說「閻王菩薩」的名號只是這一年來盛行於鄴城一帶,但是能破東風的離劍卻在江湖上成名已久。

可以說江湖上的習武之人是沒人不知道五大名劍的。

別說是這江湖,哪怕是街頭巷尾的稚子老翁,口中也流傳着好幾套關於武陽朝名劍的傳說。

他沒想到的是,今日便要對上這個怪物,他更沒想到的是,離劍的主人竟然如此年輕,他更更沒想到的是,那把江湖名劍竟然聽命於一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少年。

那麼,問題來了,那個轉身而去的少年究竟是誰?!

他顯然是有備而來,他知道我的身份,他在等我!

他的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了一連串的問題,想要問個清楚,問個明白。

可是那個少年早已離去,他別無選擇,只能面向眼前冷着臉的年輕人問道:「東離!你作為堂堂五大名劍之一,居然設局害我,究竟為何?」

東離沒有讓他失望,冷着的臉更如寒霜籠罩,勉強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廢話真多!」

東離的劍很不禮貌地迎面而來,酒鬼留得三分醉意,大叫一聲「呔!」,手中利劍亂出,看似群魔亂舞,實則頗具章法。

東離一劍破空而出,直取酒鬼右肩,酒鬼忙沉身閃躲,不料,離劍卻如灰龍在天,變幻無常,一劍不中,立刻直取他右肩,這一劍讓酒鬼心中大駭,心中清明,離劍能位列武陽名劍之一,絕非浪得虛名,單憑這兩劍奇出,中間幾乎於多少停頓和間隔,甚至不用抽劍蓄力的本事,江湖中能達到此境界的便只寥寥數人。

酒鬼沉肩之後,左肩眼看就要中劍,他畢竟也是久經生死的老殺手,應變能力超強。這一劍他使不出來,但他趁勢在地上一滾,還是躲過了奪命一劍。他暗叫一聲「好險」,要是晚滾一秒,右肩之上必定會被東離刺個血紅窟窿!

東離的劍雖然沒有那麼陰險,但絕對稱不上光明磊落。

酒鬼後滾之後,單膝跪地,身形未定,離劍又直朝他面門刺來。

酒鬼心中大駭,甚至來不及咒罵,急忙右手撐地,將重心壓的更低,雙腿齊出,直取東離小腹。

東離護住要害,後退數步,看來酒鬼這些年橫行江湖,還是有些東西是拿的出來的,並不是無名之輩。

酒鬼見東離被逼退數步,一改剛剛的狼狽模樣,哈哈大笑,鬚髮更加猖狂,這片刻喘息之間,他抄起桌上一壇未開封的酒罈,一劍削開壇口,切口平整,瞬間酒香四溢。

他不顧面前的灰劍少年,舉起罈子便往口中傾倒起來。

東離這次並沒有不禮貌地出劍,只是立在原地冷冷地望着他,或許在他眼中,酒鬼不過是個將死之人,只是早死一刻晚死一刻的區別。既然早晚都得死,那也不差他這一壇酒的時間。

嗯,善解人意的東離。

一陣狼飲之後,酒鬼又發出一陣狂笑,笑聲夾雜着少許凄涼。他從嘴中狠狠地吐出一口濃痰,右手翻轉,舞出一陣劍花。

「甚好,甚好,東離,我現在七分醉了!」言語中頗有一股挑釁的意味。

東離視若無睹,灰劍如灰色的閃電,無聲但迅捷,再次攻來!

酒鬼大叫一聲:「來得好!」將手中酒罈扔至空中,阻得來劍片刻,手中之劍隨後而出。

離劍在空中穿過酒罈,酒罈四裂,碎片紛飛,但去勢未減。

兩劍在空中相撞,火花亂舞。

酒鬼飲完烈酒,劍法更加雜亂,不過速度和威力卻大增。

東離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一邊出劍,一邊說道:「難得!」

酒鬼的鬚髮在劍風的吹拂之下,如湖中蘆葦,他大叫一聲「痛快」以示回應。

幾壇烈酒下肚,不過三分醉意,狼飲一壇,又加四分。可見這酒醉的不是人,而是劍意!

眼前的灰劍飛舞,越來越快,越來越險,那又如何!

酒鬼的臟袍已有多處被離劍撕裂,隱隱有鮮血溢出,他毫不在意,甚至雙手持劍,橫批豎砍,毫無劍法可尋。

周圍的桌椅大多已被踹翻砍爛,就像酒鬼此時的狀態。

東離見他招式用盡,已無後招傍身,再出奇劍。這一劍,直取酒鬼咽喉,此劍之後,似乎還有四五劍還未出,不過劍劍都是取的要害。

眼前灰光閃過,鬥了這麼久,這麼近距離的看到離劍的真身。

只可惜,未得十分醉意之劍,這一生,悟不了了!

眼前一陣血霧掠過,他緩緩地閉上雙眼。

鬼門座下十四,酒鬼,命於隕於離劍之下。

東離將劍在酒鬼的臟袍上擦了擦,取下他腰中的獠牙酒字腰牌。

他並未回劍入鞘,只是持劍負手於後背,冷冷地說道:「樑上之人,你可以下來了。」

「沒想到聲名遠揚的別雲間居然是一家黑店,而五大名劍之一的離劍居然只是一位護衛。」

客棧內的大樑上,一個青色的身影飄然落下。

單看那人這落下的身法,顯然輕功不俗。

他聲音尖細,聽出來年齡不大,不過他頭戴紅色鬼面,卻看不清真容。

東離聽出他語氣中不善,面色不變,冷冷的問道:「你是誰?」

手中的離劍一直負在身後。

來者不明身份,但語氣中卻有隱隱敵意,只要一言不合便要出劍。

「我是誰?我便是我,又何必是誰?」青衣神秘人掩嘴輕笑。

他本來就頭戴面具,這一下掩嘴顯然是多此一舉,也許是習慣使然。

「裝神弄鬼,裝腔作勢。」東離顯然不太樂意和面前的人打交道,語氣更加冰冷。

手中背負之劍呼之欲出。

青衣鬼面之人顯然感受到了那股殺氣,氣勢一減,說道:「咱…咱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堂堂離劍難道殺人可以不問緣由?」

「他們作惡多端,死有餘辜。」東離聽得這番話,手中之劍平復下來,他本就不是嗜殺之人。

鬼門的人藏匿於黑暗,拿錢殺人,無問善惡,江湖中名聲不是太好。

所以殺了他們,東離問心無愧。

他只要出劍了,就不會後悔,這世界,後悔有什麼用,後悔只能證明自己做錯了,而自己,根本不會錯!

所以,他也不會輕易出劍,除非那個人發話。

青衣神秘人見他模樣,心中也稍加平定。

雖然一身功夫不俗,但誰也不想無緣無故招惹個怪物敵人,在離劍之下,這江湖能全身而退的人估計不多。

一時間,兩人周圍籠罩着詭異的氣氛。

《從江湖一路殺到朝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