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漢帝國之大帝劉宏
大漢帝國之大帝劉宏 連載中

大漢帝國之大帝劉宏

來源:google 作者:玄武仙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宏 玄武仙墓

人常言,大漢之亡,始於桓靈而漢靈帝則是漢朝最後一個手握實權皇帝一個現在歷史系高材生意外重生到漢末,成為漢帝劉宏他該如何改變既定的命運?展開

《大漢帝國之大帝劉宏》章節試讀:

「臣奉太后之命,率文武百官,恭迎天子。」

竇武以大將軍的身份,率領百官向劉宏叩拜,此時再沒有一人敢小瞧這個能搞出如此浩大聲勢的少年天子。

「諸卿,免禮平身。」

劉宏雖然年幼,可也時常與那些少年一同訓練,此時高聲喝出,卻是中氣十足,這不禁讓百官之中那些忠貞之人心下大喜,天子有一副好身體便是寓意着國家的強盛之兆。

隨後百官起身,劉宏向著竇武、陳蕃等人微笑着點了點頭,對於另一側的王甫等人則只是輕輕撇了一眼。

竇武雖然心中大喜,可還是神色恭謹的率領百官,簇擁着劉宏向著南宮走去。

大漢以孝治國,所以劉宏入宮,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參拜太后,以彰顯天子的仁孝。

長樂宮內,一身華服的竇太后端坐於正殿之內,等候新天子。

很快劉宏等人來到長樂宮內參拜太后,按照規制劉宏尊其為母。

雖然天子禮數周全,神色恭順,可是坐在上位之上的竇妙卻從劉宏的目光中沒有發現絲毫的敬畏,那深邃冷清的眼神,讓竇妙一時之間感覺渾身冰冷。

「太后?」

看着自己的女兒盯着跪在地上的天子發愣,沒有讓劉宏起身的意思,感受着周圍百官不滿的目光,竇武忍不住的提醒了一聲。

「皇帝請起。」

聽到竇武的提醒,竇妙這才回過神來。

隨後進行了一些不痛不癢的交談之後,劉宏暫時被安排到了南宮的行宮之中居住,待到正式登基,大行皇帝下葬之後,劉宏才能搬到德陽殿居住。

新天子入宮可是一件大事,宮內四處忙碌不斷,待到一切妥當之後,已是華燈初上。

行宮內,劉宏神情淡然的看着跪在地上新來的太監。

「你叫什麼名字?」

「回稟陛下,奴婢張讓,被安排在此,伺候陛下起居。」

感受到天子語氣中的冷漠,跪在地上的張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想到了宮中人們對於這位新天子的傳聞,張讓滿含敬畏的低下了頭顱。

「你是王甫的人?」

張讓一愣,入宮多年的張讓自然不是愚蠢之人,天子此話是什麼意思,他一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陛下,我等奴婢身家性命全拜陛下所賜,奴婢們的主人只有一個,那就是陛下,陛下就是奴婢的天。」

「哼~你倒是挺會說話。」

劉宏冷笑一聲,隨即走到一旁,拿起了那柄天子劍,拔出之後開始擦拭劍鋒。

「王甫派你過來,到底是伺候朕,還是監視朕,你以為朕不清楚?到時候恐怕朕連吃幾粒米,都瞞不過他吧?」

話落,劉宏突然劍指張讓,「你說朕,該不該留下你?」

感受着天子的殺意,張讓頓時嚇得癱軟在地,他們太監的地位全部來自天子,他們就是天子的家奴,劉宏想要殺死他們,根本連理由都不需要。

生死之間的恐懼,讓張讓頓時伏身在地,不停的叩頭,「陛下,奴婢只會忠誠於陛下,絕不敢有二心。」

「罷了,朕不管你之前做過什麼,但是今後朕才是這個天下的主人,你可明白?」

看到張讓的額頭已經磕到流血,劉宏阻止了張讓繼續磕頭。

「奴婢明白,奴婢明白。」張讓如蒙大赦的連聲應道,連額頭上滲出的鮮血也顧不得擦拭。

「嗯,今後你可以隨時向王甫彙報朕的舉動。」

「諾,奴婢明白。」

「好了,退下吧,朕要休息了。」

劉宏不再理會張讓,來到後殿的大榻之上開始休息,最近這些天,他實在是有些累了,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張讓則輕手輕腳的來到殿門外,隨時等候着天子的召喚。

張讓心有餘悸的回想起今日的種種,本來王甫安排他到天子身邊,他還異常興奮,以為這是一個自己崛起的機會,哪曾想差點小命不保,想起剛才殿內天才剛才那淡漠的眼神,張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王公,縱然你對吾有大恩,只是天子實在太可怕了,你我根本鬥不過天子,對不住了。」

張讓心下也暗自做出了抉擇,縱然王甫權勢再大,他又如何斗得過天子,更不用說自己等人在天子眼中不過是一隻螞蟻罷了,隨時都可以被天子碾死。

翌日,劉宏秘密召見了同為中常侍的呂強,無人得知劉宏對呂強說了什麼,不過守在殿外的張讓卻發現呂強離開的時候腳步輕盈,滿面紅光。

呂強這個人,張讓還是知道的,一直是他們這個群體中的異類,秉公正直,從不爭權,曹節和王甫等人曾經試圖拉攏,卻從未成功,為人也是低調的很,連這個人都被天子折服,張讓不由的更加堅定了追隨天子的決心。

而回到住處的呂強也一改往日的低調,開始大肆收攏那些正直或是曾經被王甫等人壓迫的宦官。

此時宮內的宦官已經悄然分為兩派,一派是以王甫、曹節等人為首,另一派則是由呂強為首,呂強一改往日的低調,開始處處與王甫等人針鋒相對,使得王甫想要掌握宮禁的想法始終未能如願。

南宮外,王甫府宅之內,如曹節,項讓,候覽這些顯要人物全部聚集於此,而曹節自從跟隨天子回宮之後,也變得低調了許多,王甫曾於他多次商議都被他拒絕,這讓王甫很是不滿,卻又不好直接翻臉。

「今日召集諸位前來,實在是關係到我等身家性命,如今竇武為大將軍,陳蕃為太傅,他們一直都恨不能將我等除之而後快,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對我等這些先帝的老臣下手了,咱們若是還不能團結起來,只怕在座的各位都難逃一死。」

王甫環視屋內眾人,目光中透着一絲陰狠,本來他們這些人和竇武陳蕃相比,就一直處於劣勢,如今宮內又多了一個呂強處處與他們作對,使得本就艱難的日子,更加雪上加霜了。

「王公說的不錯,天子從小生活在河間,肯定是受到了士人的蠱惑,所以才會疏遠我等,如今我等不被天子所喜,我希望大家從現在起開始約束好各自家中之人,絕不能再出什麼紕漏,被他們那幫士人抓住把柄。」

曹節也適時的發表了自己的意見,隨後曹節也面露兇狠的看向眾人,「誰若是惹出了什麼禍事,傳到天子耳中惹惱了天子,不用天子動手,我曹某人先弄死他。」

在這些人當中,曹節和王甫的勢力最大,聽得這話,眾人無不小心翼翼的點頭應是。

一旁的王甫眉頭一皺,他有些不滿曹節的退讓,可是此時張讓那邊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他一時之間也沒啥好辦法。

隨後眾人商議了一些事情之後,便各懷心思的一一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