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帶來嘯容
帶來嘯容 連載中

帶來嘯容

來源:google 作者:混吃等死兩年的貴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混吃等死兩年的貴物 甄有乾 都市小說

甄有乾一邊對着眾人侃侃而談,在別人忍無可忍的眼神中,一邊將剛掏過鼻子的手擦在別人衣服上我希望寫出一個能讓你會心一笑的小說展開

《帶來嘯容》章節試讀:

"啊~"

甄有乾從地上爬起,抖了抖身上的灰塵。回想着剛才被分屍的快感,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這是哪?"

死後復活的甄有乾看了看周圍,是一個野營營地。略微收颳了一下物資。運氣不錯,一根撬棍半包香煙,半盒火柴。

急忙點了根香煙緩解了身體的異樣,感受到身體的舒緩,顯得無所畏懼。

簌 簌 簌

甄有乾感到營地旁草叢的異動,將撬棍拿在手裡悄悄的走了過去。

曹賊心不死:"乾哥,是我孟德……啊……"

甄有乾毅然決然的一撬棍打在孟德的頭上,將孟德打暈了過去。

看着孟德躺在地上,頭上的血流不止。甄有乾瞟了一眼彈幕,繼續一棍棍招呼在孟德的頭上。

大威天龍:好殺,這種內鬼不殺,必有後悔之時

妮可妮可妮:大鐵棍子找捅主任

不記仇的鐘會:孟德嗚嗚嗚,我的孟德……好死

"就你小子當內鬼是吧?給爺死…"

"咳咳。"

甄有乾感受到體力不夠了,就坐在馬賽克的旁邊,理了一下思路。從包里再掏出一根香煙,抽了起來。

"等會回野營營地找一下有沒有地圖,也不知道被刷新到哪個地區了……謝特。"

甄有乾看着四周出現的大量喪屍,很有儀式感的躺在了地上。默默調出設置將疼痛調到0,叼着煙抬頭望天。

"啊~哪裡不可以~你個死鬼在咬什麼地方呢。"

屬於喪屍的海天盛筵,撲在甄有乾身上一通撕咬。

……

"呃…"

甄有乾一臉迷糊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看着窗邊站着一個人,他正在觀察着窗外的環境。

"你是?"

Tmoy你是女人嗎:"乾哥,是我,tomy。"

"卧槽,湯姆你這混的可以啊,從上次大夥被團滅了,就你穿的像個超人。"

Tmoy一身軍用作戰套裝,背着一把砍刀,遞了根煙給我。

"乾哥,你咋復活到我身邊了?你又死了一次?"

"別說了,孟德那個人就晦氣。"

我接過香煙,叼着香煙看着自身破破爛爛的。

"tomy啊,你發達了不要忘了兄弟們啊,兄弟們現在還很貧困啊。"

"乾哥,我能信你嗎?"

"信我,tomy。我甄有乾人送外號:呼保義。義氣當頭。"

我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說道。tomy看了我良久,把軍用匕首給了我。

"乾哥,我先去找汽油。樓下我停了一輛吉普車,你去把我收集好的物資放進車後備箱里。等會我們去找喵嗚。"

"ok,沒問題。交給我就行了。"

我目送着tomy離開了房子,直到看不清背影了。

"蕪湖,開造就完事了。"

我撕開一包即食麵嘎吱嘎吱的吃了起來,從可樂箱子里掏出一瓶飲料墩墩墩。

"嗯…哼,乾哥。不是我不相信你啊,是以前你就不幹好事啊,孟德他們都是和你學壞的。"

我擦了擦嘴角,剛準備拆一條香煙。嚇了一跳,扭頭一看,看見tomy倚靠在門口。

"這該死的末世。"

我臉不紅心不跳的走到窗外,背過頭不看tomy。

"這樣吧,乾哥。一樓還有三隻喪屍。你去解決了,我就原諒你了。"

"一言為定。"

我扭頭就沖一樓殺去。

半響過後,我渾身流淌着鮮血回到了房間。順手拿着一塊毛巾擦拭着身體。一臉平靜的看着tomy。

"tomy啊,看的出來你是個高玩,驚慌這個負面作用會受到什麼影響?"

"容易害怕,降低部分敏捷。達到一定閾值,會死。"

"就嚇死了唄…那還好,我甄大膽問題不大。"

我看了看面板上多出來的負面情緒:驚慌失措。一邊侃侃而談。

"湯姆,被咬了會怎麼樣?"

"甄哥你被咬了?"

Tomy一臉平淡的看着我。

"沒,我就問問,畢竟了解一下背景設定啥的嘛。請教請教你這個高玩,順便給直播間的大夥們講講。"

"乾哥,被咬了的人橫豎都是死。"

"治啊這個得治,不能放棄啊。對了,他快死之前會有什麼預兆或者什麼癥狀嗎?"

Tomy又遞了根煙給我,笑了笑沒有說話。正當我掏出火柴點煙的時候。他扔掉手中長刀,掏出一個小鐵鎚砸在我的頭上。

"被咬的人會噁心,頭暈,想吐。這些都是小事。最主要是話多,求生欲很強,類似救啊,必須得救。義氣當頭呼保義這種……"

我恍恍惚惚的聽見湯姆在我耳邊說著被咬之後的癥狀,一邊用手中鐵鎚敲打着我的頭顱。阻止了我屍變的可能,

……

小浣熊:哈哈哈,還想陰tomy一手,沒想到人家早有防備吧

最強之矛公騎陰睾:主播大大的壞,總共就3個喪屍,被咬了5口。

"可惡啊,湯姆這麼對我。我好難過啊。"

看着彈幕都是嘲諷自己的,扭頭把注意力望向四周。荒郊野外,有一個荒涼的加油站。

"這是個加油站啊,先找件衣服穿,順便找找地圖確定下位置。"

從開始的衣服健全,到上次的衣衫襤褸,再到只剩一條短褲。三條命都被別人給嚯嚯了,想想都晦氣。

咯吱 咯吱

喵嗚大王騎着一輛單車,晃晃悠悠到了我面前,一臉嘲諷的看着我。

"呦呦呦,這不是呼保義嘛?幾天不見這麼拉了?"

"喵嗚,你這麼說我我很難過。我為了這遊戲選擇的天賦什麼的都是為了團隊做貢獻的……"

"拉倒吧,你再這麼說我都要哭了。是誰一直在拖團隊後腿,你還有點良心嗎?你說實話。"

我剛想反駁一點什麼,喵嗚直接抬手打斷了我的發言。

"乾哥,要不是你年紀大我早罵你了知道嗎?"

"老妹啊,我…我到現在沒吃過團隊一口糧食到現在。真的!"

……

"乾哥,你覺得你開的這條路它對嘛?這是去城鎮的路嘛?"

"放心我剛剛看了地圖的,沒問題。"

兩人覺得互相扯皮沒有意義,甄有乾在加油站找到一輛破舊的麵包車,行駛在荒廢的道路上。

"乾哥,真的沒問題嗎?我記得城鎮在下邊啊。"

"老妹啊,這是另外一條路。更安全。"

"這是去另一個城鎮的路嗎?"

"對,咱就向前走,就這麼走……"

隨着道路越來越狹窄,前方是一片戈壁灘。坐在車裡的兩人陷入了沉默。

"乾哥,這就是城鎮嘛這?"

"咳…可能是,有一點偏差。它這玩意整個一片啊,後邊都是…都是城鎮…"

"乾哥,我明白。滄海桑田變得快,現在城市搞建設。以前城區就是郊區,郊區改城區。"

"大妹子,你這麼想就對了。農村包圍城市嘛。這就離城市不遠了,這已經被包圍了。"

喵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