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連載中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來源:google 作者:朱草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草草 梁月

種田+美食+養娃+系統被星際美食聯盟選中,現代美食博主梁月穿到一個架空的朝代,完成養娃和發展美食事業的雙向任務梁某人表示:系統在手,天下我有!某系統:你在想屁吃!展開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章節試讀:

「叮!請宿主開啟今天的任務!請宿主做一道茶葉煸大蝦,了卻陳樹根的遺憾!」

任務總是這麼猝不及防!

茶葉煸大蝦,這還不簡單,不過「陳樹根是誰?」

「本系統只負責下達任務。」小二弱弱道。

「娘,我錯了,我不吃了。」阿秀不知道娘怎麼突然笑得這麼可怕,咽了咽口水,不敢繼續要吃茶葉蛋。

「沒事,阿秀正好幫娘試試味。」梁月回過神來,一邊安慰小心翼翼的阿秀,一邊從鍋里取出一個煮好的茶葉蛋,把蛋殼去掉,露出蛋白上漂亮的花紋。

「謝謝娘!」看娘沒有生氣,阿秀笑着接過梁月手裡的茶葉蛋,咬了一口「嘶!」

「怎麼了?是不是燙着了?」剛出鍋的蛋還冒着熱氣。

「又燙又香。」嘴巴里的蛋還很熱,但阿秀捨不得吐出來,雞蛋和茶葉都是精貴物,何況茶葉蛋還這麼好吃。

梁月失笑,這傻丫頭。

顧老大幫他娘洗好雞蛋後,就去和村裡的陳獵戶一起進後山打獵去了。

顧家兩兄弟從小跟着他爹習武,隨着年齡的增長,兩個人的性格漸漸區別開。老大體格壯碩,更愛舞刀弄棒,老二在孔孟之道上更願意鑽研。

兩人10歲的時候去參加童生試,老大一連考了兩次都名落孫山,老二成績卻名列前茅,也成功地進入厚德書院。

隨着兩人在讀書和習武上漸漸展露的天分,顧正就按照老顧家的家風——因材施教。顧老大跟着他繼續練武,讀一些兵法書籍;顧老二在書院讀聖賢書,學一些簡單的招式,強身健體。

村裡的陳獵戶也是外來戶,住在後山腳下,不常和村裡人來往,不過他家小孫子去年被送去顧正二叔的私塾讀書,因此和顧家有了些來往。

後山,一個神奇的地方,穿越女肯定會在山上找到野雞,野兔之類的野食,運氣更好的,還會有自投羅網的野豬,總之,野山就是穿越女的後花園,走過路過不能錯過。

想到這,梁月動了心思,打算找個時間和老大一起去看看,說不定就能撿漏。

「不好了,不好了!阿秀娘,你家小益被野豬頂死了!」外面突然衝進一個面色驚恐的大娘。

「楊大嬸,你這麼大把年紀了,可得嘴上積德啊!」家裡上個月剛遇喪事,是個人都聽不得「死啊活的」

「誒呦,你還有時間跟我掰扯這個呢,你趕緊去看看你家小益吧,渾身是血的躺在陳獵戶家門口呢!」楊大嬸邊說邊比劃,異常激動。

梁月心一沉,拔腳就往陳獵戶家跑,隨着越來越接近目地的,她的心越來越慌,害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陳獵戶家已經有一群人圍着了,但梁月還是一眼就看到了躺在門口那個血肉模糊的身影。

一股酸澀湧上鼻腔,她站在門口不敢往裏面去,那個人實在太慘了,身上的衣服支零破碎,裸露在外面的皮膚,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看不清臉上的神情,但梁月還是在吵鬧聲中聽到了他痛苦的**。

「娘!」一聲哭腔隨着跑近的人傳進耳朵,模糊的雙眼驚訝的看着眼前的男孩,「老大?」

「原來不是你啊!你個臭小子,嚇死老娘了!」看到安然站在自己面前的兒子,懸在眼眶裡的淚終於落下了!

「娘,我沒事,是陳大爺,他受傷了。」看到親娘,顧益一直緊繃的情緒找到了出口「娘怎麼辦啊?鄭郎中說陳大爺熬不過今晚了,都怪我!都怪我!」

「熬不過今晚?」梁月着實被嚇了一跳,她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如果我在看到野豬的時候沒有被嚇得跑掉,如果我和陳大爺站在一起,是不是他就不會死?」顧益的情緒有些崩潰。

「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要自責,你先和娘去看看陳大爺好嗎?」梁月理解他的難過和自責,但是現在首先要做的是去了解陳大爺的傷情。

陳大爺已經被抬回床上了,陳大娘坐在床邊哭的不能自已「老頭子你一定要堅持住啊!大郎已經去鎮上去請郎中了,老頭子你別留下我一個人啊!」

句句含淚,聽的人心裏難受,房間里的氣壓低的讓人窒息。

「大娘,這個家裡還要靠你呢,你要保重身體啊!」梁月言語蒼白地說著連自己都覺得無力的話!

陳大娘抽泣不語。

陳大郎媳婦張氏橫眉「要你在這充好人,往常公公去打獵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偏偏和你家老大去就遇見野豬,你家老大我看就是煞星轉世,他爹說不定就是他剋死的。」

此話一出,圍觀的人群開始騷動,顧益泛白的臉大滴大滴的冷汗往外冒,梁月心疼地看著兒子,他本就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聽到這話,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陳大嫂,你們心裏難過我知道,但這煞星之名可千萬不能亂按,流言也會殺人啊!」梁月體諒受難者焦急的心情,但是她不能讓孩子一輩子生活在「煞星」的陰影里。

「當務之急還是陳大爺的病要緊,陳張氏你說這個還不如去燒點熱水放着備用,郎中來了也方便。」大山嫂子調和。

陳張氏哼了一聲,扭身走了。

「郎中來了!」原來陳大郎已經用牛車將鎮上杏林堂的柳郎中請了過來!

柳郎中一番望聞問切,搖搖頭:「回天乏術,最多用人蔘吊幾天命罷了!」

「嗚」連鎮上最有名的柳郎中都說沒救了,陳家人失聲痛哭!

「我們家還有幾根人蔘須,有用嗎?」梁月突然開口,她想到之前原主生病,顧正特地買回來的人蔘須,整個人參太貴了,普通人家最多只能買人蔘須。

「有用,不過就這幾天時間了啊!」柳郎中詫異,農村很少有人願意花這樣的本錢浪費在沒有希望的人身上。

「盡一份力吧!」陳獵戶要是就這麼死了,將留給顧益一輩子的心理陰影,她要讓陳獵戶多活幾天,問清楚在後山發生的事,她堅信顧益不是臨陣脫逃的孩子。

說她自私也好,冷漠也罷,她就是想還顧益一個清白,不讓他活在別人的指指點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