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江靠山王
大江靠山王 連載中

大江靠山王

來源:google 作者:雨落江南夜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樂 趙瑜

趙瑜在醒來之後,看着眼前的一切被驚呆了!古香古色的房間,一個躲在床腳痛哭流涕的女展開

《大江靠山王》章節試讀:

趙樂得意洋洋的看着趙瑜,輕聲道,「本太子這裡有一種葯,塗抹在上邊,一盞茶的時間便可廢掉那裡!」
「嘖嘖嘖,本太子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得到的,旁人還真捨不得用!」
「不過,皇叔你身為靠山王,還是有資格享用的!」
「父皇,您可一定要為兒臣做主啊!」
養心殿內,趙樂痛哭流涕的指着趙瑜,「皇叔……皇叔他昨夜打暈了兒臣,意圖**太子妃!」
一旁,太子妃聲淚俱下,楚楚可憐。
只有趙瑜一個人一臉懵逼的站着。
先皇有旨,靠山王無需跪拜皇帝。
皇帝趙瑞龍坐在龍椅之上,劍眉微皺。
往日里趙瑜胡作非為,他自然知曉。
不過本就是一家人,再加上其父為了大江天下,立下汗馬功勞,這才不聞不問。
可若真如趙樂所說,那可就不能再輕易饒恕了!
不過,常年穩坐皇位,讓他養成了不動如山的脾性:「小瑜,確有此事?」
「絕無此事!」
趙瑜此時也已經打定主意,死咬着不放!
老子就是不承認!
「淫賊,你還不承認?」
趙樂怒不可遏,斥道,「那你為何昨夜突然出現在我東宮?
我又為何昏迷?」
趙瑜淡淡道:「皇侄兒,本王不過是前去為你賀喜,這才去了東宮。」
「至於你為何昏迷,我想應該是你大婚之日太過激動吧。」
「你放屁!」
趙樂怒喝道,「那你倒是說說,本宮既然昏迷,為何你不送我去見太醫,反而睡在了我東宮?」
趙瑜聳聳肩,一副無賴模樣:「天底下哪個淫賊,在這種絕佳的機會面前不選擇立馬行動,而選擇睡覺?
就算是醒了,完事之後也只會逃跑!」
「所以,本王根本不是睡着,而是昏迷過去了,是有人故意在陷害本王!」
「而且,本王既然昏迷過去了,還怎麼替你叫御醫?」
「另外,我與你同時昏迷,太子妃為何不叫御醫?
所以本王我懷疑,太子妃給你我二人下了毒,致使我二人昏迷!」
「為的,便是讓你我反目成仇,最後使我大江天下分崩離析!」
轟!
趙瑜話音剛落,太子臉色頓時蒼白,雙腿無力,後退數步。
他原本設下計謀,就想着趙瑜不過是一個仗着祖上餘蔭,只會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
可怎麼今日,說話卻是這般條理分明?
莫非……以往他只是假冒紈絝不成?
「你胡說,太子妃只是因為害怕,所以才沒有去叫太醫!」
太子怒不可遏道,「她分明告訴本宮,你玷污了他!」
說到這裡的時候,太子內心都在滴血。
原本,他只是想給趙瑜一個意圖**但未成功的罪名。
可趙瑜卻是幾句話輕飄飄躲過,很難想像其城府到底有多深。
況且,父皇因為心懷愧疚,對趙瑜是百依百順。
所以這一次必須成功!
否則放虎歸山,必成禍患!
這頂綠帽子,只能強行戴上了!
反正,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父皇不可能傳出去。
至於那些禁軍……一一除掉便是!
「哦?
她說我玷污了她?」
趙瑜頓時冷笑一聲,「太子,我記得太子妃乃是大家閨秀吧?
在你之前應該不會有其他男人了吧?」
「自然!」
趙樂斬釘截鐵。
「那昨晚你倆還沒有行周公之禮,我便**了太子妃?」
「你果然承認了,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這麼著急做什麼?
我何時承認了?」
趙瑜見趙樂這般反應,不由笑道,「好,她說我玷污了她,那他此時必然不是處子之身!」
「你……你什麼意思?」
趙樂突然感覺有些不妙。
趙瑜卻是開口:「按照你所說,我玷污了太子妃,那她已然**,所以,只要咱們驗明真身,便可知道我到底有沒有做這件事!」
說完,趙瑜看向皇帝趙瑞龍:「皇兄,請您降旨,驗明太子妃是否是處子之身,給本王清白!」
「父皇,不可!
太子妃剛剛被污了身子,若再驗身,他往後還怎麼活啊?」
太子立刻沖喊道。
「這可是殺頭的罪過!」
趙瑜怒喝一聲,「為了她的清白,便讓本王去死不成?
況且,這一切都很有可能都是她謀劃好的!」
「父皇!」
「皇兄!」
「夠了!」
皇位之上,趙瑞龍怒喝一聲,「這件事就按照靠山王所說來辦,查驗太子妃,是否是處子之身吧!」
「父皇!」
太子一臉驚恐。
一旁的太子妃更是停止了啜泣,一臉緊張的看向太子。
這跟之前太子的計劃差着十萬八千里!
她是處子之身啊!
若真是查驗的話,那必然是趙瑜獲勝。
更何況若東窗事發,那可就是欺君之罪!
「此事莫要再提!」
趙瑞龍眼睛微闔,看向太子妃,道,「此事只有如此,才能鑒定你是否清白,靠山王是否清白。」
話音落下,太子妃只感覺天旋地轉,世界昏暗。
「對了,太子,你也別說是我靠山王那小,就算玷污了太子妃,也不會破其身!」
趙瑜說到這裡,頓了頓,「本王,兩個頭,一樣大!」
「你……」「行了,朝堂之上,休要胡言亂語!」
趙瑞龍斥了趙瑜一聲,「來人,傳穩婆!」
片刻,一個老婦人被帶了上來。
「你看看她是否乃是處子之身!」
趙瑞龍下令道。
「是,陛下。」
穩婆恭敬一聲,隨後走到太子妃跟前,仔細端詳起來。
半晌,跪地恭敬道:「回陛下,女子行房之後,身體會呈現粉紅色,太子妃皮膚白質,乃是處子,不過,這種查驗多為不準,如需詳查,需老婦帶着去偏殿查看。」
剎那間,整個朝堂落針可聞!
一旁的趙瑜不由嗤之以鼻,正如穩婆所說,這種查驗方法如同滴血認親一樣,根本毫無邏輯。
不過,有這一點也足夠了!
當下,趙瑜看向太子妃:「太子妃,你好大的膽子,誣陷本王,挑撥本王與太子關係,你罪該萬死!」
太子妃畢竟是個小女人,哪裡見過這等場面,慌忙看向一旁的太子趙樂:「不是,不是這樣的,太子,你快說啊!」
「你個蛇蠍婦人,竟然挑撥我與皇叔的關係,你……你罪該萬死!」
 

《大江靠山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