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 連載中

大佬的沖喜新娘

來源:外網 作者:夏安心慕北宸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夏安心慕北宸

【傻妻+超甜寵妻護夫+男強女強+馬甲】從小生活在鄉下的夏安心,嫁給了慕家殘廢,不僅毀容還眼瞎的男人。傳聞,此人性情冷漠,不近女色。洞房花燭夜,夏安心被調戲,無辜又可憐的看着男人,「宸少,外面傳你那方面不行。」男人玩味一笑,「行不行,試試就知道。」所有人都在笑話,傻子和醜八怪是天生一對。可就在眾人捂嘴大笑時,慕北宸摘掉眼鏡,撕掉面具,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整個都城的女人都瘋狂了。誰說這是殘廢醜八怪,這是個頂級鑽石王老五,絕頂男神。男人霸道抱住夏安心,語調狹冷,「誰說我老婆是瞎子?嗯?」一堆馬甲啪啪掉。神秘神醫是她,催眠大師是她,著名歌手也是她,神秘組織老大是她...夫妻兩人聯手虐渣,夏安心超霸道護夫,慕北宸無下限寵妻。夏安心:「老公,要吃糖。」慕北宸,「我比糖甜,吃我。」結果...夏安心天天扶腰下不了床。展開

《大佬的沖喜新娘》章節試讀:

都城,傍晚。
夏家別墅。
夏安心剛推開別墅的門,便聽到客廳里傳來一聲尖叫。
「媽,慕家送來這麼多聘禮,光這些首飾珠寶就值不少錢,更別提還有一份十億合同,我們嫁出去一個傻子得了這麼多聘禮,真是賺到了!」
夏安心掃了一眼客廳,四處都堆滿了昂貴的首飾禮服,全都是國際大牌,每一件最少價值六位數。
真不愧是江城第一名門的慕家,財大氣粗,就娶個新娘沖喜也這麼正式。
「噓,別亂說話,她回來了!」繼母蔣秀珍餘光掃過門口,看到夏安心站在哪裡,給夏安柔耍了個眼神。
夏安柔不以為然,拿起桌上的首飾戴上,不屑道,「就一個傻子,就算聽到了她又能懂什麼?」
蔣秀珍低聲呵斥,「狗被惹急了還會反咬一口,更別提是一個大活人,在把她嫁出去之前你給我安分一點,免得節外生枝。」
夏安柔翻了個白眼,懶得理會。
反正夏安心嫁人,聘禮都是她的,她又不虧。
蔣秀珍雖然厭惡夏安心,還是裝模做樣的走過去寒暄一句,「安心啊,累壞了吧,蔣姨給你留了飯,你先去洗洗,一會我讓人給你送上去。」
夏安心木訥的點頭,習慣性就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剛走兩步,蔣秀珍忙喊住了她。
「今晚你去房間里睡,等明天慕家來接親,蔣姨給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出去。」
夏安心痴傻的笑了,「安心要嫁人啦,安心要當美美的新娘子了。」
她一蹦一跳的跑上樓,看起來高興壞了。
夏安柔看到她這樣,蔑笑一聲,「白痴,嫁的是一個醜八怪,有什麼好高興的。」
「柔兒,你去端飯送到安心房裡,現在就去。」蔣秀珍擔心這個女兒壞了大計,趕緊差譴道。
慕家送來的十億合同,要求夏安心嫁過去才能簽約,在這之前,她必須把夏安心當寶一樣供着。
夏安柔不滿的嘀咕道,「媽,沒見我在試衣服嗎?你讓傭人送去不就好了。」
「讓你去就去。」蔣秀珍三兩步走過去,奪過她手裡的衣服,低聲道,「等小傻子嫁出去,她撈到的所有好處全是你的,你不把她哄好,萬一她吃裡扒外,可有你哭着去。」
夏安柔一聽,才不情不願的去廚房端飯。
而此時的夏安心站在二樓欄杆處,將樓下的談話聲,一清二楚的聽入耳中,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閃着精光,再無剛才那副痴傻的樣子。
原來夏家將她從鄉下接過來,打的就是這算盤。
讓她嫁給慕家三少,從中撈取好處?
夏安心嘴角微翹,想把她當成搖錢樹?
做夢去吧!
正想着,便見夏安柔端着飯上樓,夏安心恢復痴傻的樣子朝房間走去。
「安心,飯我給你送上來了,趕緊吃吧。」
夏安柔臉上堆笑,將飯菜送到了夏安心面前。
碗里的菜紅彤彤的,散發著辣椒醬的刺鼻味道。
這是夏安柔精心準備的,幾乎將廚房裡一大罐辣椒醬都倒上了,她就是故意要捉弄夏安心,想看她笑話。
從小到大,她就是這麼戲弄夏安心的,看到她可憐巴巴大哭的樣子,心裏別提有多麼高興。
誰讓這小傻子長得比自己漂亮,她妒忌!
夏安心瞟了一眼飯菜,瑟縮着身子搖了搖頭,怯怕道,「不要吃,安心怕辣辣。」
「不辣,這是番茄醬,酸酸甜甜的!」夏安柔誘哄她,反正是個傻子,好騙。
夏安心垂着頭,掩住眼底的冷光,她裝作好奇的樣子,伸手就去接碗。
夏安柔最大的樂趣就是戲耍夏安心,看到她要吃,趕緊拿出手機準備拍照。
只要夏安心吃到辣椒一定會哭,到時候她拍下她的丑照傳到網上,就沒人覺得她漂亮了。
夏安心嘴角微翹,端着菜吃了一口,含在嘴裏,隨後『噗』的一聲,一口辣椒醬噴了夏安柔一臉。
怔愣整整三秒之後,夏安柔氣急敗壞的尖叫出聲。
「白痴,你是故意的吧!」
夏安柔滿臉紅辣椒,順着嘴角淌下,弄髒了她剛才試穿的昂貴裙子。
這是慕家送來的衣服里最貴的一條,她還準備今晚穿出去,在名媛圈裡好好顯擺顯擺。
現在裙子全都是辣椒醬,一點一點的,就跟血跡一樣,還一股辣味。
夏安柔氣得咬牙切齒,抬起手來就要打她。
就在此時,夏安心突然尖叫起來。
「啊啊啊,有,有蟑螂,安心好怕怕。」
夏安心一邊說,一邊抱着她的腰,直接就將她推倒在地。
那一碗紅辣辣的飯菜全都倒在了夏安柔的頭頂上,夏安柔被辣得眼睛都睜不開了,只能拚命大叫。
「好疼!快從我身上滾開,你這個白痴。」
夏安心才不想滾開,扯住夏安柔的頭髮用力揪。
她裝傻道,「蟑螂躲到頭髮里了,打死它,打死它。」
夏安柔感覺頭皮都要被扯下來了,她又哭又叫,「夏安心你這個白痴,你放開我的頭髮,啊啊啊啊,疼死我了。」
可夏安心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夏安柔除了叫什麼都做不了,只能任由她又抓又打。
「媽,救命啊,小傻子要打死人了。」
蔣秀珍正在樓下試戴珠寶,聽到哭叫聲,撒腳就跑上樓。
剛進來就看到夏安心撲在夏安柔身上打,氣得一口氣沒險些提不上來,朝她尖叫道,「安心,你在做什麼?」
「蟑螂,蟑螂跑蔣姨身上了。」夏安心整夠了夏安柔,爬起來又朝蔣秀珍撲上去。
她身上也沾了辣椒醬,這麼一撲,蔣秀珍身上的旗袍也被沾上了紅印子,她氣得想哭。
「夏安心你給我起來,家裡每天都有傭人打掃,怎麼可能有蟑螂。」
「有,我剛看到了,她飛到蔣姨的身上了。」夏安心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倏然眼睛一瞪,大聲的叫起來,「就在蔣姨的裙子里。」
她說完,開始瘋癲的扯蔣秀珍的衣服,然後拿起拖鞋,二話不說就砸向她的肚子。
「啊!」
夏安心用勁兒不小,疼得蔣秀珍大叫不停。
便在此時,樓下傳來了腳步聲。

《大佬的沖喜新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