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之崇禎聖皇
大明之崇禎聖皇 連載中

大明之崇禎聖皇

來源:google 作者:逍遙自在,處無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由檢 逍遙自在,處無為

受命於天,既壽永昌我即是天子,當護天下民若人欺我、辱我者,我一笑而過但欺我民、辱我民者,皆墜入深淵匹夫一怒,尚且血濺三尺天子一怒,便是伏屍百萬區區建奴,蠻夷之人,侵我子民,那便犁庭再現,殺它個人頭滾滾諂媚叛國者,千刀萬剮,受萬人唾棄,長跪人前愚昧外夷,犯我中華,那便揚帆起航,展我大明風帆,只有血戰,才能成長展開

《大明之崇禎聖皇》章節試讀:

大明正值小冰河時期,天氣越來越寒冷了。

自從崇禎提拔四大將領後,京營一改往日的頹廢不堪,招募的士卒均是豪壯漢子,日日操練,軍紀嚴明,已然換了風貌。

讓王承恩與曹化淳的臉上露出笑意,也讓崇禎生命有了保障。

不過卻有一人卻是嫉妒不已,便是原司禮監掌印太監王體乾。

因魏忠賢之故,被崇禎貶到兵仗局,看着王承恩與曹化淳二人風光滿面,恨得咬牙切齒。

正在用皮鞭抽打一個犯錯的奴婢,他將所有的恨意都一遍一遍的撒在奴婢上。

每抽一鞭子,奴婢痛哼一聲,而王體乾的**減一分。

聲音越來越小,那奴婢被抽的滿身傷痕,皮開肉綻,血沾滿衣,已然是奄奄一息,如果再打幾鞭,恐怕就要香消玉殞了。

忽有一小太監而來,急急忙忙的,甚至在門檻處,直接摔了跟頭,不顧臉上灰塵,撲倒王體乾腳下。

說道:「乾爹、乾爹,您看看!」雙手高舉一封紅漆信。

王體乾停下了鞭子,怒罵道:「小安子,着急忙慌干甚,什麼信件如此之急?」

當看到小安子手中的信封后,突然着急起來,急忙撕開信封,將內容一覽而盡,隨後高聲歡笑起來。

直接對小安子說道:「今天爺高興,賞你個媳婦,把這個奴婢帶回去,好生照料,錢財任你支取!」

小安子看着奄奄一息的奴婢,嘴角笑道:「多謝乾爹!」

便躡手躡腳的將人帶回去,但見王體乾大笑時,眼神流露出一絲的狠毒之意。

京師今日下起雪來,在養心殿內的崇禎,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嚇得王承恩急忙去請太醫,生怕崇禎出現問題。

崇禎表示不就是感冒了,吃點葯不就好了,可轉念一想,靠!這是大明哪有669感冒顆粒。

在這得上風寒是要命的,他才不想穿了幾天就病死。

很是配合,一連串問道老太醫,自己會不會有問題?

老太醫皺起眉頭,讓崇禎心中擔憂,後世流傳不怕中醫不看病,就怕他眉頭緊皺要了命。

老太醫卻道:「陛下身體無礙,喝口薑湯足矣!」

這話一出,兩人頓時心安,待太醫走後王承恩趕緊命人再點起火爐,使得養心殿中增加暖意。

看着加木材的小太監,崇禎似有疑惑,煤炭不早就使用了,冬天為何燒木炭?

要知道京城西山儲藏了幾百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煤炭。

便問道:「王伴伴,為什麼不用石炭?」

王承恩則是說道:「皇爺,石炭價貴,且有異味,致人無聲無息而死,導致百姓皆以薪材而活,無薪材者皆下江南。」

若有所思的崇禎暗道:「京城軍民,百萬之家,甚不為過,人工開採費時費力,怕是供不應求。

且貧苦百姓又有什麼錢財,無非是一個字熬,熬過便萬事大吉,熬不過人死鳥朝天。」

便暗自沉吟片刻,一道靈光乍顯,後世的蜂窩煤、煤爐來湧現出來。

崇禎暗道:「若是將這兩物造出,便可熬過冬日。」

立刻在宣紙上繪製,不多會崇禎看着自己的「作品」滿意的點點頭。

便吩咐王承恩按照這份「作品」前去打造出來。

而王承恩看到這份「作品」,心中驚嘆道:「自家主子,難不成又是一個木匠皇帝?不對是鐵匠皇帝。」

只好懷揣着「作品」往外走去,而崇禎則是滿懷期待的等着。

不多時,王承恩折返而來,面容有點苦澀,誰曾想到工匠們居然連「作品」都看不懂,讓他大吃一驚,便趕緊回來稟告。

見王承恩如此模樣,崇禎不禁問道:「東西,打造如何?」

王承恩則是悠悠一跪,鄒起眉頭說道:「皇爺,工匠不識天物,打造不出!」

崇禎稍有疑惑的問道:「不識?」

轉念一想,可能是自己圖紙畫的太過潦草,也罷去一趟便是。

對着王承恩說道:「王伴伴,引路,朕親自去看看!」

來到工匠作坊,一群赤身的大漢,不停的掄着鐵鎚,敲敲打打。

突然有人見到崇禎直接跪於地,說道:「陛下恕罪,臣不知陛下前來!」

又是嘩啦啦的一群人皆跪於地,崇禎見狀說道:「都起來吧!」

眾人這才站起,但也停了手中活計,這時王承恩拿來圖紙,崇禎對着面前之人說道:「此乃煤爐,煤塊之物,朕說你聽。」

那匠人就仔細聽着,不過一會就明悟了,趕緊拜謝陛下,前去打造!

而崇禎則是在熱火朝天的作坊里,來迴轉悠,儘管汗水沾滿衣襟,他依舊和那些人交談幾句,在他看來這些都是人才,都能為大明增加實力。

片刻後,那個打造的工匠王老三興高采烈地過來了,手裡提着圈煤器與鐵皮圓爐子,對着崇禎便道:「陛下,您看看是不是此物?」

崇禎將東西放下後,仔細查驗一番,雖說與後世煤爐不太一樣,但好歹也是成型,便再次說道:「往鐵皮中間空隙夯實泥塊,就成了!」

又親自動手將準備多時的濕煤渣,放進圈煤器內,用力擠壓,抽出下面鐵板,搖晃一下,十二孔的蜂窩煤順勢而出。

有了崇禎的示範,工匠們皆照貓畫虎起來,幾百個蜂窩煤順起。

崇禎這時說道:「蜂窩煤自然風乾,煤爐則是晾曬一天!」

做完這一切後,崇禎離開工匠作坊,命王承恩明日將兩物取來,自己則是去了上書房,因為畢懋康來了!

畢懋康因魏忠賢排擠、御史王際逵彈劾,遂被削籍,接到崇禎聖旨之時,根本不敢相信,但還是快馬加鞭而來,終於在今日進京。

上書房中崇禎見到這位火器專家,滿臉露出喜悅的心情,直接拉着畢懋康的手說道:「老大人,受苦了啊!都是朕的錯誤,往後就留在京城吧!」

畢懋康卻是震驚不已,看着這個年輕的陛下,頓時間老淚縱橫起來,彷彿多年的委屈就在這一刻煙消雲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