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刀不留行
刀不留行 連載中

刀不留行

來源:google 作者:三保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三保 葉一南 武俠修真

一把聽風刀,一套落雪斬,一位少年傳奇的一生報仇,身世,欺騙,背叛天高雪冷殺人天,一刀了解煩人愁天下我不要,我要的就是那自由自在!展開

《刀不留行》章節試讀:

兩匹快馬在官道上捲起的黃塵,在寬闊的道路上騰飛而起,很是快捷。

不知行了多久,下了一個山坡,而後又重新出現了不少樹木,樹榦粗壯,隔着數丈便是一棵。

青衣少年眯着眼睛,迎着風看着這些樹木從自己的眼前一晃而過時,不知怎的,想起了一段往事。

那是多年前偷偷練武的事情。

那時候王妃剛過世一年,由於葉世昌不准他練武,才8歲的少年只得找親姐葉一慧幫忙。

葉一慧13歲被孤音仙島門主妙善上人看中,收入座下當嫡傳弟子。

孤音仙島乃江湖中最為神秘的一流門派,位居南海一座島嶼,她們的人因為離大陸較遠,往往都是每5年才在江湖出現一次。

雖然出沒的時間短,可江湖上沒有人能看低他們,原因無他,實力強而已。

葉一慧在武學上確實天分極高,在十七歲時已經是一流武夫水準,離小宗師只有半步之遙。

按理說,在如此優秀的親姐授課下,少年應該會全力配合才對。

可才學武的第一天,少年就後悔了。

因為除了內功,姐姐教的第一套武學就是這分筋錯骨手。

當時他表現得非常排斥,對他而言這樣的武功就是女人練的,男人就應該學點兒霸氣拳腳而非用爪子去撓人,顯得太娘們了。

「你小子就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答應就給本小姐練,不答應也得練,如果覺得不公平,不甘心練這女人的武功,那我便回島上,以後懶得在回來,今後就葉世昌那王八蛋和你這倒霉兒子一起過日子。」

面對親姐的威脅,少年不得不專心修鍊起來,所幸當分筋錯骨手練至小成時,姐姐派人給他送來一本刀譜,這就是《雪落刀法》。

「練刀十年,略有小成,真該多感謝姐姐。」

「少爺你在嘀咕什麼呢?這邊關城可快到了。」

聽到老李頭的聲音,少年這才回過神來,向前看去。

這是一座極大的城池。

這座城池高大雄壯,用大塊的磚石砌成,人走近後,越發感覺一種厚重感,似乎那個城牆好像巨靈神一般高大威武。

城上有點兒北疆與梁國風格融合的建築風格,有不少士卒在城牆上來回行走巡邏。

眼前的這堆事物給人一股莊嚴又詭異的感覺,這感覺一直從這座龐大的城牆門口中散發出來。

兩人到城池門口時,翻身下馬牽馬進城,當葉一南還在思考該如何進城時。

老李頭已經從懷中取出一個腰牌,對着葉一南眨了眨眼。

「你這牛鼻子果然還是有靠譜的時候。」

「呵呵,畢竟是府上食客,這玩意兒還是有的。」

在城門口檢查的士兵看到腰牌後,只看了兩人一眼,便很自然地放了兩人進去,也沒有多問一句。

「看了府上的腰牌,怎麼這巡城士兵不巴結下咱們?」

葉一南小聲地問道,畢竟這邊關城怎麼說也是北疆管轄,如此冷漠倒是有些不尋常。

「少爺你有所不知,這王爺府上食客三千,腰牌幾乎人人一個,真正有實力的也就那幾位,你再瞅瞅我倆這髒兮兮的模樣,所以不怪別人看人下菜。」

話說到這份上,葉一南自然也不好多問什麼。

進入城中,行至大道後,這時候葉一南才好好打量起城中事物來。

這城裡的百姓衣着鮮明,梁國與北疆風格混雜,甚至有些人穿得十分華貴,相比之下,他們二人一路風塵僕僕,全身上下髒兮兮的。

葉一南還發現路過的城中百姓或多或少臉上都有些緊張神色,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少爺你看!」

葉一南順着老李頭手指方向看去,發現了一件駭人聽聞的場景。

只見一具**女屍被綁着雙腿,倒掛於城牆之上,她的身上到處都是被鞭子擊打的傷痕,而這具女屍周圍則是掛着大小不一的人頭,這些人頭幾乎都是生前被挖了雙眼與砍了舌頭,應該是被折磨過一段時間才死的。

女屍葉一南他見過,甚至他旁邊的那些人頭他也見過。

這些人不都是前幾日搶人的山匪嗎?!而那倒掛的女屍正是被搶的漂亮女子,而那名叫紅秀的女匪首卻沒在這一堆人頭中。

「這邊關城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有如此酷刑!」

葉一南臉色鐵青,他心中升起一股極為不舒暢的感覺,老李頭看在眼裡,突然拿出一塊面巾把自己的「笑容」遮住,小聲地在他家小王爺耳邊說道。

「去打聽一下吧,少爺!」

葉一南嗯了一聲,就沒有了下文。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每一個都感覺走得很快,似乎這座城裡有一塊千斤巨石壓着他們。

兩人行了兩個轉角,終於看到不遠處有一家包子店,包子剛出爐的肉香飄香四溢,讓人不由食指大動。

「這味道比王爺做的差點兒,不過應該能吃,少爺吃點兒?」

「嗯~」

葉一南二人立馬走進包子鋪歇腳,點了一籠包子就準備吃起來。

可這一剛坐下來就聽見鋪子里周圍的議論聲。

「聽說南宮城主今日便會在西郊命人斬了那紅秀!」

「嘖嘖~聽說這位女中豪傑有年輕長得也不錯,可惜卻要和城主作對,這次沒把她丟進軍營先糟蹋一番再殺,就已經算不錯了,你們想想掛在城頭的那個花魁,那才叫一個慘字了得!」

「嗨,誰說不是呢,這南宮城主看上的女人,哪一個有好下場的,就算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到最後還不是淪落到一個身首異處的下場,你們說說這城中還有誰家的女眷沒被他給搶去過?」

「可不是嘛,我聽說啊,這位紅秀就是為了讓這位花魁逃離城主的魔爪,連夜把她給劫走,本來想逃去西域的,可他的手下不知為何受了傷耽誤了行程,全被城中士兵在半道上給抓住了,這位紅秀當家為了義氣,甘願束手就擒,哎喲~全被砍了頭,那場面太血淋淋了。」

「哎!誰叫我們有一個喜歡滋陰補陽的城主呢?我們這邊關城什麼時候才能太平呀~」

「噓~兄弟,慎言!」

剛才大發感慨的食客連忙捂住嘴巴,生怕聲音太大被別人聽去。

葉一南此時臉色鐵青,一手一半包子。

原來北疆還有這麼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混賬傢伙,葉世昌這個北疆之主到底在幹什麼?

「客官您的酒。」

思緒撤回,葉一南起身走向背後剛才議論的幾人,給他們在座的一人倒上一杯,他首先喝下,那股辛辣之感席捲喉嚨。

看着杯中殘舊葉一南微微有些眼眶通紅,娘親在塵世間的事物半分未曾享受,便撒手人寰。

可她說過一句話,他怎麼也不敢忘記。

「天下很小,小到一個轉身,就不知道百姓們過得如何之苦,天下有很大,大到一個轉身,就不知道百姓們會失去什麼。」

天道不公,百姓如何度日?何人能夠主持正義?拜天嗎?

這邊關城的百姓也是北疆的百姓!

「小兄弟您這是哪有過不去的坎兒?酒傷身體,可莫要多飲啊。」

身旁的人見葉一南臉色難看,情緒低落,勸慰道。

葉一南嘴角苦笑,自顧自地倒上一杯一飲而盡,「若是這城主能換上其他人是不是日子會好過一些?」

那人一愣,隨即看向身邊人,然後小聲地說道,「這南宮家可是世襲制的,就算換, 將來也是他兒子南宮軒當,這人對女色更加厲害,換湯不換藥而已。」

「這城主只有一個兒子嗎?」

「只有一個獨子。」

葉一南低頭想了想,突然非常無厘頭地問了一句,「假如你的親人被殺會如何?」

「那我肯定隨心所欲地活下去,別做讓自己後悔之事」

葉一南唇角勾起一抹笑,這倒是句良言。

他深深地對着這名食客鞠了一躬,便和老李頭走出包子鋪。

「老李頭,我知道你會武,但是並不清楚你修為到底有多高,但是我希望接下來我們分開一下,你去幫我辦一件事情,而我要去做另外一件事兒。」

「少爺放心,我這就去辦!」

說完,老李頭便轉身就走,葉一南疑惑地大叫道。

「嘿!你這牛鼻子,我還沒說讓你辦什麼事兒呢!」

只見老李頭在街邊地攤上順走一把柴刀,邊走邊說道。

「酒喝千萬盅,不怕身經千萬難,家之大,國為先,八卦算盡天下事兒,字字不離國泰民安...少爺,縱前路有龍潭虎穴,老李頭願當您的先鋒開路官!」

「哈哈,真是出息了,該賞!來日回北疆躍龍香管夠。」

說完,葉一南向另外一個方向行去,那是西郊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