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紈絝皇子反成為護國戰神!
大唐:紈絝皇子反成為護國戰神! 連載中

大唐:紈絝皇子反成為護國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回家種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回家種地 李恪

李恪穿越到唐朝,成為李二第三子——蜀王李恪本以為能當個逍遙快活的皇子,這輩子一直鹹魚下去,卻意外覺醒了紈絝系統早朝,突厥使者覲見李二突厥看準大唐還未完全恢復元氣,想趁火打劫強迫李二出嫁14歲的長樂公主,否則攻打大唐,民不聊生!李二正要忍辱負重,答應突厥使者要求時一聲怒斥從堂下響起:「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看着說話之人,正是一直默默無聞的蜀王李恪所有人都愣住了…展開

《大唐:紈絝皇子反成為護國戰神!》章節試讀:

正當屋外的長孫無忌在門外幸災樂禍之時。

屋內終於有了動靜。

從屋內傳出李世民的聲音:「孫思邈還在外候着嗎?叫他進來。」

聽到皇帝召見,孫思邈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走進了房內。

屋外的庭院中,只剩下長孫無忌、程咬金、李靖等人還有一干太醫院的御醫們面面相覷:「我擦,這是什麼情況?難不成長樂公主真的被蜀王殿下治好了不成?三皇子有妙手回春之術嗎?」

……,……

此時此刻,屋內。

「老朽無能,辜負了陛下的厚望,請陛下恕罪!」

孫思邈剛進門就向李二謝罪道。

李二將孫思邈扶起道:「藥王啊,這時候不講究這些了,還是趕緊為長樂公主診斷一下吧。」

「朕想知道現在的長樂的身體到底是如何了。」

孫思邈說了一句『謝陛下恕罪』後,便上前來為長樂公主進行了診治。

隨着診斷的進行,孫思邈越來越感到不可思議。

隨着孫思邈臉上不斷變換着的神情,不難看出這位大唐藥王此刻內心激動複雜的內心。

「天吶,這……,這真是太神奇了!」

「難道長樂公主真有神靈保佑不成?」

「哦,不!」

「是蜀王殿下!」

「這全都是蜀王殿下的功勞!」

孫思邈轉過身來,一臉虔誠炙熱的盯着李恪:「說來真是慚愧呀。」

「老朽雖行醫數十年,但是今日與蜀王殿下相比,還真就是那井底之蛙啊!」

「真是沒有想到,蜀王殿下的醫術,居然比老朽要高出這麼多啊!」

看着孫思邈這一臉崇拜的樣子,倒是搞得李恪有些不好意思了。

畢竟,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堂堂的大唐藥王啊!

將孫思邈稱作大唐醫藥專家第一人,並不呈讓!

畢竟這位老人家可是憑藉著自己專業的醫學知識,可硬是活到了140多歲啊!

其醫術的精湛和能力,可見一斑。

誰若是在這位天下第一醫面前談論醫術,那可真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了!

但是,就是這位大唐醫藥學第一人,今日卻對李恪如此的低姿態,甚至可以說是畢恭畢敬。

這強烈的反差倒搞得李恪有些無所適從了!

李恪連忙謙虛道:「孫老先生客氣了,晚輩也只是略懂一點罷了。」

但是李恪給他孫思邈帶來的心理上的震撼實在太大了,孫思邈早就一心認定李恪的醫術要比自己精湛。

「不不不,殿下您太謙虛了!」

孫思邈堅定的說道:「我決意,要拜蜀王殿下您為師父!」

「還望殿下切莫不要推辭啊!」

說完,孫思邈納頭就要拜下去。

且不說孫思邈的歷史地位和做出的貢獻,就沖他這一把鬍鬚的年紀,李恪也絕不能讓他真的拜下去。

被這老傢伙一拜,不知道得折多少壽啊!

於是李恪連忙阻止道:「別別別!」

「您這一拜,晚輩實在是消受不起啊!」

「要不……這樣吧!」

「若你真想拜我為師,就免了這些師徒之禮,就在我名下當個記名弟子可好?」

聽到李恪終於鬆口了,孫思邈喜笑顏開道:「成成成!」

「只要您收下我這個徒弟,您讓我當個記名弟子也行啊!」

此時,在屋外的長孫無忌左等右等也等不來召見,終於憋不住了。

不待召見便走擅自來到了房間內。

看到在床上的長樂後,長孫無忌心中暗爽道:「果然沒有治好,這次你小子終於是栽了!」

長孫無忌不由分說的快步走到李恪面前,臉色一冷道:「蜀王殿下,您口口聲聲說能治好公主的病,可如今公主還躺在床上呢!」

「這您又如何解釋?蜀王殿下,您知不知道您這是犯了欺君之罪!」

長孫無忌開始上綱上線道。

不待李恪開噴,剛認了李恪做師傅的孫思邈坐不住了。

直接臉色難看的說道:「胡說!丞相你不了解情況就隨便污衊我師父,我孫思邈可不答應!」

看着眼前瞬間急眼了的孫思邈,長孫無忌直接傻了。

一臉懵逼道:「師傅?什麼師傅?」

「你說蜀王殿下是你的師傅?這……,這怎麼可能呢?」

「孫老,您的醫術可是大唐第一啊!您怎麼會認他為師傅呢?」

孫思邈不再給好臉色道:「丞相還是慎言吧!」

「據老朽診斷,公主的脈象已經平穩,只需要精心調養,用不了幾日便能恢復身體!」

「要是再隨意誣陷我師傅,小心老朽翻臉不認人!」

長孫無忌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什麼?真讓這小子給治好了?」

「這怎麼可能呢?」

「這……」

長孫無忌被孫思邈懟的是臉面漲得通紅,卻找不到任何反擊的理由。

堂堂的大唐宰相現在卻被懟的是體無完膚,羞愧難當。

丟人,丟人啊!

連長孫皇后也勸道:「兄長,您怎麼老是和恪兒過不去呢?」

「恪兒可是長樂的救命恩人啊!」

「如果兄長再這樣,小心長樂不認你這個舅舅!」

……,……

就在這時,一陣咳嗽的聲音從床上響起。

長樂公主,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