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點了個外賣,卻收到了粒子激光槍
點了個外賣,卻收到了粒子激光槍 連載中

點了個外賣,卻收到了粒子激光槍

來源:google 作者:上下求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上下求索 李岳 都市小說

【黑科技+無厘頭搞笑+正能量+懲惡揚善】李岳被宇宙好人好事聯合會選中,成為所在星球的會員,只要完成聯合會下發的任務,就能得到黑科技產品或是黑科技技術此後,他所在的龍國,能源是可控核聚變,車子是反重力電動汽車,工廠是智能工廠......就連小情侶們最喜歡的賓館,都是太空賓館做好事的時候,還能順道欣賞一下美麗的宇宙外國人哭着喊着要移民龍國而他,就是人們口口相傳的,無比神秘的,「好人哥!」某大媽霸佔籃球場跳廣場舞,還打人,好人哥當場澆她一頭尿某渣男毆打妻子,屢教不聽,好人哥當場給他閹了某渣女騙取老實人三十萬彩禮錢,玩兒失蹤,好人哥當場給她手腳打斷,送進局子......(簡介無力,請看正文,看了你就停不下來,嘿嘿嘿...)展開

《點了個外賣,卻收到了粒子激光槍》章節試讀:

計劃好後,跑出去和劉梅道了個別,開導了她幾句,叫她凡事要想開。

天底下男人多的是。

沒必要在一棵樹上弔死。

隨後打了個的士,回到了幸福小區。

戴上豬八戒面具。

直奔四單元402。

輕輕一推門,「嘎嘣」一聲,門框變形,門鎖插銷直接崩斷。

關上門,走進客廳。

微弱的月光照耀下。

突然一道黑影閃過,把李岳嚇了一個激靈。

下意識地問道:「誰?」。

房間里一片死寂,只有他的呼吸聲,並沒有任何聲音。

掏出手機。

打開手電筒。

鼓起勇氣。

順着黑影閃過去的方向,慢慢走進了卧室。

卧室里的布置極其簡單,只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個立櫃。

並沒有人。

李岳頓時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他還沒真想到該怎麼報復狗房東的不退押金之仇。

現如今。

他已經有500萬龍幣了。

那500,就當是給他買棺材了,肯定不要了。

不要錢!

就只剩下了一條路,那就是…

想到這兒。

床底下突然傳來「噗」的一聲。

緊接着,「噗噗噗…」連續三聲。

一股惡臭,瞬間在房間里瀰漫開來。

李岳彎下腰,拿着手機一照,床底下居然趴着一個和他一樣穿着一身黑衣的瘦小男人。

見被發現了。

瘦小男人也不裝了。

雙手撐地,向後一推,整個人瞬間滑了出來,起身抱拳,小聲說道:「小弟李三,老規矩,對半分」。

說完,拉着李岳來到了衣帽間,刨開一堆衣服,露出一個保險箱。

「兄弟,你會開保險箱嗎?」。

「不會!你是不是要拉屎?」

「拉…什麼時候了,還拉屎!」

李三像看傻子一樣,看了一眼李岳,從斜挎在身上的小包里,掏出一副聽診器,兩個帶鉤子的薄鐵片。

「祖師保佑,希望能開吧!」

嘀咕着,邊給保險箱聽診,邊轉動上面的密碼鎖。

幾分鐘後。

李岳聽到「咔」一聲。

只見李三呲着牙,一陣狂喜,又把兩個帶鉤子的小鐵片,**鑰匙孔里,一頓捅,抓住旁邊的把手開關,一扭,一拉,保險箱開了。

手電筒的照射下,裏面整捆的鈔票,紅彤彤的,五根兒大金條散發著誘人的光芒。

李三咧着嘴,眯着眼,正要拿。

保險箱門突然被李岳關上了。

還把他的聽診器扯斷,把萬能鑰匙擰成了麻花。

他瞬間傻了!

正要罵人。

李岳又把他拉到廚房,放到了灶台上。

「把屎拉到他們家鍋里」

「什麼?」

「我說,把屎拉到他們家鍋里」

「你是魔鬼吧?」

他怎麼也想不到,原本無比順利加愉快的一次「取錢」之旅。

居然碰到一個無緣無故讓他拉屎的神經病。

簡直是無語了!

「拉不拉」

李岳直接取下架子上的鐵勺子,捏成了一個鐵球。

見此情形。

李三打了個冷顫,立刻把鍋從煤氣灶上取了下來。

「好好拉!敢耍花招,勺子就是你的下場」

李岳放完狠話,走出廚房,來到衛生間,找了幾塊破抹布,扯了一大團衛生紙,把馬桶給他堵的死死的。

一衝水,直往出溢。

正準備找把剪刀,把衣服全給他剪了。

突然。

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他一個箭步,衝進卧室,鑽到了床底下。

客廳的燈光亮起。

噠噠噠…

高跟鞋和地面接觸的聲音響起。

同時,一股臭味飄散了出來。

幾秒後。

「啊!」

一聲凄厲的尖叫,傳遍了整個幸福小區。

噠噠噠…

又是一陣腳步聲。

李岳從床底下看到狗房東急匆匆的走進了卧室,關上了門。

隨後哭着報了警。

大概5,6分鐘後。

敲門聲響起。

狗房東打開門,走了出去。

李岳聽到她哭着和**說,自己家的門被一個變態弄壞了,她回到家後,聞到廚房有一股臭味,一進廚房,看到一個變態,正往她們家鍋里拉屎呢!

她被嚇的躲進了卧室。

聽完這段話。

李岳差點沒忍住,笑出聲。

現場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差點笑出來。

饒是他們辦案多年。

也沒見過這種,去別人家鍋里拉屎的奇葩選手。

真是天下之大。

無奇不有!

隊長忍着笑,說道:「檢查一下家裡的財物,看看有沒有丟失的情況」。

房東趕緊去衣帽間,打開保險柜,看了一下。

見裏面的錢和金條都在。

狠狠鬆了一口氣。

「跟我們回所里做個筆錄吧」

「好的,稍等一下,我去趟衛生間」

李岳聽到這句話後,剛消失的笑容,再次掛在了臉上。

果不其然。

幾分鐘後。

外面又傳來一聲尖叫,隨後是怒罵聲。

「變態,死變態!」

隊長看着流了滿地的「金汁」,無奈地說道:「要不你先找個捅馬桶的師傅,再去所里做筆錄」。

房東默默點了點頭。

之後,李岳躺在床底下,苦等一個多小時,等人都走了。

悄悄爬出來。

出了門,打了一輛的士,回了家。

晉察市保衛分局。

楊志剛坐在審訊室,聽完對面小偷的話。

懵了!

李岳居然讓人往別人家鍋里拉屎。

這到底是什麼操作?

坐在對面的李三同樣很懵。

他只是一個小偷而已,剛被腦子有坑的神經病,強迫着,在別人家鍋里竄了一泡稀。

嚴格說來,他也是受害者。

用得着,最強大,最神秘的保衛局,抓他嗎?

這不是大炮打蚊子,殺雞用牛刀嗎?

李岳並不知道自己一個簡簡單單的行動,就給別人帶來了這麼多困惑。

回到家後。

看着貓和老鼠動畫片,吃了一碗荷包了兩顆雞蛋的煮即食麵。

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趕緊拿出手機點外賣。

剛點完。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周扒皮經理」。

皺着眉,接起了電話。

「李岳,明天上午十點,有個大客戶要來,所有部門的人,都要到場歡迎,你別遲到了」。

說完,也不管李岳聽沒聽到,同不同意,直接把電話掛了。

「周扒皮呀!周扒皮!你不給我打電話還好,你給我打了這個電話,反倒讓我想起,你之前,以遲到為理由,扣我1000塊**的事情了,這件事,必須得好好算一算」。

正說著,敲門聲響起。

「你好,你的外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