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 連載中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

來源:外網 作者:雲夢牽玄蒼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夢牽玄蒼 都市言情

經典小說《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是兔依依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雲夢牽玄蒼,書中主要講述了:她是上將軍唯一的嫡女。而他,是漠北汗王最小的王子——玄蒼。彼時,他是質子,她為了嫁給二皇子,不惜設計把他推給別人。渣男害死她後,卻是他率領大軍攻破城門,射下了懸吊在城門上三天三夜的她的屍體。也是他將她的屍體綁在身上,帶着她殺得天羽皇城血流成河,將生前欺辱過她的人一一手刃。他親手為她建造一座墓穴。他為她洗凈臉上的污垢,為她換上最美的嫁衣,看着她那張被毀掉的臉,他卻露出了笑容:「小糖人兒,今日大婚,我們再也不分開。」她悟了!重生後,這位出了名的草包美人,顫着手、爬上榻去、用盡畢生勇氣抱住了他。同青澀的少年說了一句——別怕,我保護你。...展開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章節試讀:

第5章

母親冒死為雲景天生下孩子,他居然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

是她太傻,本就不該奢求雲景天會真心對母親。

就像前世,母親死於難產,雲景天又哪有傷心,他連一滴眼淚都沒掉。

母親於他,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大婚?丟臉?

就憑她的真實身份,她就活該當他心愛女兒的藥引,活該成為權謀的犧牲品,活該前世被毀容、被弔死嗎?

既然老天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她為什麼還要兢兢業業做她的上將軍府嫡小姐?

為什麼還要忍氣吞聲地討好雲景天,只為了讓他多看她們母女兩眼?

她要報復,她要讓他們像她前世一樣,生不如死!

「二小姐,快進屋吧,再淋下去,怕是要生病了!」

紫夏撐着傘,為她擋去頭上的雨水。

她轉臉看向紫夏,微微笑了一下:

「紫夏,謝謝你忠心護主,若不是你」

若不是你,前世她恐怕連母親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可卻沒來得及跟紫夏道一聲謝,她就被打死了。

這一聲謝,她終於有機會說了。

「二小姐,奴婢本來打算跑出去請穩婆的,如果請不來穩婆,怎麼也要去給您報個信。幸好您回來了,若不是您回來了,夫人恐怕就」

想到方才的兇險,紫夏抹起了眼淚。

「好了,過去了,快去伺候夫人吧。」

「是,二小姐。」

紫夏應下,把傘交到雲夢牽手上,便進了房內。

雲夢牽想了想,卻是沒有進去,而是回了自己的漪瀾苑。

前世,母親在臨終前說出了她的身世,卻被柳姨娘的人聽了去。

柳姨娘為了讓她當不成定南王妃,竟偷偷把她的身世告訴了定南王。

聰明反被聰明誤,柳姨娘以為雲景天會是她永遠的靠山,卻沒想到定南王利用她的身世相威脅,最後整個雲家被迫逃亡,雲夢牽則被弔死在了城門上。

如今母親已經沒事了,應該不會說出她的身世了吧?

以防萬一,她還是想躲過今晚,再去見母親。

洗完澡,坐在熟悉的房間里,她便開始盤算,如何才能躲得過後天的大婚,帶着母親與弟弟遠走高飛。

然而,她卻不知道,有些事,無論她怎麼努力,卻都改變不了結局。

翌日,天剛蒙蒙亮,外面便傳來動靜。

雲夢牽正夢見自己被雲夢蝶毀容,那燒紅的烙鐵燙在臉上,皮肉瞬間綻開,燒焦的味道不停地鑽進鼻腔,她永遠不會忘記那種痛。

她在哭,雲夢蝶卻在笑。

「二小姐,不好了!」

一個人突然闖進了她的房間,她一個激靈,騰地坐了起來。

定睛一看,竟是碧春。

「碧春,你怎麼回來的?」

車夫喝醉了,馬拉肚子,這一切都是柳姨娘與雲夢蝶的算計,包括溫泉池裡的男人。

算時間,碧春不可能這麼快就回來。

碧春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昨夜您跑了之後,奴婢便一路追下山,後來在路上遇到了玄蒼王子,是他騎馬帶奴婢回來的。」

「玄蒼?」

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雲夢牽來不及思索,只聽碧春接着道:

「二小姐,您快去看看吧,夫人、夫人她」

碧春說著,竟抹起了眼淚。

雲夢牽跳下床,握住碧春的肩膀,急道:

「母親她怎麼了?」

「夫人她」

碧春越哭越凶,連話都說不出了。

雲夢牽預感不好,鞋子都顧不得穿,就往傾顏園跑去。

等她到了傾顏園時,雲景天與柳姨娘已經到了。

雲景天表情嚴肅,柳姨娘卻是哭成個淚人兒。

見雲夢牽趕來,柳姨娘在下人的攙扶下,才艱難地走到她面前,泣道:

「二小姐,你你來晚了夫人她已經」

雲夢牽只覺腦袋裡嗡的一聲:

「母親她怎麼了?」

「今早,廚房來給夫人送早膳,可是敲了半天門都沒有人應。下人奇怪,便徑自推開了門。誰成想,下人進去看的時候,夫人與小公子,都已經已經咽氣了!」

柳姨娘的話,讓雲夢牽的大腦一片空白。

「母親死了?怎麼可能?昨夜她不是還好好的嗎?不可能,不可能」

儘管雙腿已經軟得不聽使喚,可她還是堅持着走進了房內。

床榻上,母親閉着眼睛,就像是睡著了。

身邊剛剛出生的小弟弟,也睡得安詳。

還有紫夏,就伏在母親的床邊,一隻手還搭在弟弟的身上,應該是在哄他睡覺吧。

雲夢牽只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身子一軟,癱坐在地上。

「啊」

她仰天長嘯,聲嘶力竭,渾身的血液都沖向頭頂,似要炸開!

淚水從眼角撲簌簌地滾落,她好後悔,為什麼她昨夜不在這裡陪母親,為什麼?

再次失去母親,她的悲痛沒有比前世減少半分。

這種失而復得,再得而復失的痛,更讓人崩潰。

母親、弟弟、紫夏,還是死了。

可弟弟已經出生,母親不是平安了嗎?日後只需好好調理身體便行了嗎?

為何還會離她而去?

悲慟之餘,她的理智一點一點恢復。

她不相信母親會無緣無故地去了,這裏面一定有問題,一定有!

她木然地看着房內的一切,目光突然在暖閣里的炭爐上定格。

她敢確定,昨天晚上沒有這個炭爐。

此時,那炭爐仍在冒着輕煙。

可冬日裏家家都燒炭,僅僅一個炭爐,又怎會把母親三人活活憋死?

除非那炭爐里有毒

她狠狠地抹掉眼淚,忍着悲傷,亦步亦趨地走出房間,質問道:

「這炭爐是哪來的?」

一個婆子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身體抖得如篩糠:

「是奴婢、奴婢拿來的,可、可奴婢也是奉了上將軍之命,才給夫人屋裡送炭的,奴婢實在不知,會發生這樣的事啊!上將軍饒命,上將軍饒命啊」

「燒炭」

雲夢牽冷笑,心痛得已經麻木,

「年年冬日,母親在屋裡凍得手腳冰涼,也沒見你們給她送過一個炭爐!你們身為生產過的婆子,明知產婦不能見風,必是門窗緊閉,此時燒炭,不是存心害人性命是什麼?」

《嫡女重生:冷王的心尖寵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