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渡魔調查社
渡魔調查社 連載中

渡魔調查社

來源:google 作者:夜雨觸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雨觸花 梁曉 都市小說

靈異+搞笑+器靈離奇失蹤的合伙人讓梁曉不得不接手調查社一個看似普通委託卻讓他接觸到一個不一樣的異世界展開

《渡魔調查社》章節試讀:

「啊??我這是?在哪?」王胖子擦掉眼屎,揉了揉還沒完全睜開的眼睛道。

「別睡了,去吃飯。」

我拉着王胖子起來洗澡,稍微收拾一下後上了他的車去吃火鍋。

在火鍋店,我看着面前這紅油火鍋,在鍋中翻滾的紅油像是驚濤駭浪的大海,我從鍋中夾起一塊牛肉放進口中,說:「胖子,你信不信這個世界上有鬼?」

對於我這個問題,王胖子居然想都沒想過就點頭,塞滿牛肚的嘴嘟囔道:「肯定信啊,你忘了我爸是做哪行的?」

王胖子這麼一說,我頓時一拍腦袋,恍然大悟道:「對啊,你爹是問米先生,整天神神叨叨的。」

「滾你的神神叨叨,他是做問米先生,但也算是半個茅山弟子,對了,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最近接了個委託,不知道那老房子有沒有出過事,委託人兩夫妻都說見過鬼,我昨晚住進去差點死了,我就想問問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一聽說王胖子信這玩意,我就把這件事簡單地說了一下,因為跟不信鬼的人說是說不通的。

「你們的調查社不是查小三嗎?生意這麼不景氣嗎,怎麼連這些奇奇怪怪的委託都接。」王胖子依舊大口大口吃肉。

「別說了,總之就是倒了八輩子霉!」我語氣微微有些不悅。

「曉哥,一般來說呢,有人住的房子基本上都會供奉土地牌位在門口,一般的遊魂野鬼是進不來的,如果房子長期丟空,土地沒有香火供奉,久而久之土地就沒有神力,孤魂野鬼就會進去住。二呢,就是房子裏面死過人,這人死的時候心有怨念或者有什麼心愿未了,這樣也會留在房子里。」

聽他這麼一說,我思考了一會才開口說:「房子確實好久都沒人住了,但裏面死沒死過人我就不知道了。」

「這樣啊,那你摸一下香爐,如果香爐是熱的那說明還有神力,反之就是沒有。」

王胖子這麼說,對於這個問題我也只好作罷,又問了一些神鬼方面的東西,我也開始吃了起來。

用漏勺在鍋里撈了好一會,發現撈上來的居然全是干辣椒!

「媽的!這麼多肉你給老子全吃完了?真是烏龜吃煤炭,你這個黑心王八!」我用筷子指着王胖子笑罵道。

「別這樣,這頓就當是你的諮詢費了,一般人可是請不動我王大師的!」

「對了,你爹的本事你會多少?」我邊說邊拿起手機掃碼點餐,王胖子是吃飽了,我才吃了一塊牛肉。

「會個屁,讀書我都讀不進去,還指望我看他那些書?」

行,這人是指望不上了,等肉一上,我也開始大快朵頤,但我沒想到的是這個死胖子居然又吃了剛上來一半肉。

等我們吃飽喝足,我讓王胖子先送我去超市買點東西。

來到超市,二話沒說,我直截了當地買了兩卷保鮮膜和幾袋麥麗素。

「喂,你買這些玩意幹嘛?」王胖子拿着兩卷保鮮膜不解地問道。

「虧你還是茅山弟子後代,這你都不知道?抓鬼用保鮮膜,打鬼用巧克力!」我這時突然想起周星馳回魂夜說過的話。

「這他嗎哪跟哪啊?我怎麼覺得這麼耳熟?這都是什麼原理?」王胖子一時間沒想起來這是電影里的話,甚至還覺得有些靠譜。

「因為保鮮膜裏面含有一種硝酸氧化硫可以將鬼的能量分子包住,而麥麗素裏面含有牛奶,鬼又最怕牛,所以在地府幫閻王爺幹活的那群人都是牛頭比馬面多。」

「卧槽!好有道理啊,你這個主意真是肯尼迪坐敞篷車——腦洞大開啊!」王胖子豎起大拇指。

上了車,我把老宅地址給王胖子導航去,可他剛把地址輸入缺德導航里,胖子反應過來,臉色頓時一黑,如晴空萬里的天瞬間烏雲蓋頂一般。

「曉哥,你這地址.......」王胖子猶豫着要不要說出來。

「這地址怎麼了?太遠不想去?放心,我會給你錢的!」我見王胖子支支吾吾,還以為這小子嫌太遠不想送我去呢。

「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以咱倆的交情不給錢又如何?只是這地方在十年前貌似出過事,具體哪個房子我就不清楚了。」

「出過什麼事?」我情緒有些激動,因為我知道找出問題所在,那麼想撥開老宅的迷霧就容易多了。

「那我不記得了,我可以幫你打聽打聽。」

王胖子這樣說,我也沒有急於一時,反正現在是有些頭緒了。

在車上,兩人還是聊着小時候的事情,不大一會車子就在36號老宅前停下。

「老王,那這件事就拜託你了。」

「放心,我會儘快的。」王胖子舉起手機朝老宅拍了幾張照片,又寒暄幾句就告別了我。

王胖子走後,我站在大宅門前久久不肯進去,不來這裡還好,一來這裡昨晚的回憶又被勾起。

「大中午,我怕個毛!」給自己壯壯膽,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龜孫子,你天師爺爺來也!」我大步流星,從步伐來看就知道我很自信。

來到屋門前,這裡和王胖子所說一樣,果然是供奉着一個「門口土地神」的牌位。

伸手一摸,一股冰冰涼涼的感覺刺入我的手心,直入骨髓。

我吃疼後立馬鬆手,那股寒意才漸漸褪去。

「香爐無神力,果然是個無主香爐,難不成那小鬼是個孤魂野鬼?」

想着想着,我人已經走到大廳內,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一點多快兩點。

這時我想起爺爺說過,中午十二點到兩點是一天之中,天地之間陽氣最盛的時刻,這個點一般的妖魔邪祟可不敢出來作亂。

但是物極必反,陽盛必衰,至陽即至陰,這個點能出來作祟的必定是大凶之物,怨念極重!

我剛看完表,一股妖風便從門外吹了進來,原本緊閉的窗戶被吹開,隨着妖風一關一合乒乓作響。

「砰砰砰!!」

風化的玻璃承受不住這股力量,紛紛炸裂!

「這麼猛?」

我頓時感到大事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