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玄門神醫
都市玄門神醫 連載中

都市玄門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七彩文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塵 楚瀟瀟 都市小說

普通人葉塵無意得到玄醫門傳承,從此以後開啟神醫模式銀針救人,玄術渡鬼……少婦白潔:小塵塵,我要給你生猴子展開

《都市玄門神醫》章節試讀:

葉塵本來想裝作沒看見,這個討厭的女人讓自己反胃。

他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她。

「有什麼事嗎?」

「塵哥,我……」

曹雪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快說吧,我沒時間在這陪你。」

葉塵抬腿就要走。

「塵哥,你和楚龍集團的總裁是什麼關係?」

楚龍集團?

葉塵愣住了,隨後反問。

「什麼意思?」

「塵哥,你從來沒跟我說過你認識楚龍集團的總裁楚紫汐。」

楚紫汐?

葉塵更是摸不着頭腦了。

我和楚紫汐有什麼關係?我認都不認識這個人。

「不認識,你要是問這些不着邊際的話我可沒功夫耗在這。」

葉塵不想再理她,轉身就走。

曹雪在後面帶着哭腔吼道。

「塵哥,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什麼迫不得已?就是愛慕虛榮而已。

葉塵在心裏呸了一聲。

「塵哥,你是知道的,我哥談了一個女朋友,對方要求在市中心買房買車。我媽每次打電話找我要錢,我也是沒辦法才這樣的。」

曹雪嘶吼變成了抽泣。

「你難道就不能體諒一下我嗎?」

葉塵停下腳步,轉過身冷冷的說道。

「我能體諒你的難處,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我沒錢留不住你,你擇枝高飛,我也不怪你。但是你嘴巴如此惡毒,侮辱我母親,可見你心有多麼的毒辣,這點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從今往後,你不欠我,我不欠你。」

葉塵抬起腳步一點猶豫都沒有。

「塵哥,我以後可以不騷擾你,只求你能幫我最後一個忙」

「我哥一直想進楚龍集團,你可以跟楚紫汐說一說嗎?求你了。」

葉塵不理會曹雪的哀求,自己並不認識楚龍集團的總裁楚紫汐,怎麼去幫她說什麼?

這個女人只怕神經兮兮了。

曹雪還在身後嘶吼,只不過哀求聲變成了咒罵。

「葉塵,我以後會讓你痛苦的。」

葉塵嗤之以鼻。

讓我痛苦?

你我毫無瓜葛,你的生死與我無關,我的痛苦跟你沒有關係。

但願你以後春夢了無痕……

葉塵邊走邊想。

楚龍集團可是本地最大的財閥之一,就算在全國都是很有名氣,好像是什麼全球500強的企業。

剛才曹雪說什麼楚龍集團總裁楚紫汐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笑話,姓楚的自己就只認識一個,楚瀟瀟。

但她怎麼看也不像是豪門千金。

楚瀟瀟多麼溫柔善良,這和豪門千金完全不搭邊。

在葉塵心裏,豪門千金都應該是那種高傲嬌橫,怎麼可能是楚瀟瀟呢。

「哎喲,你撞着我了,怎麼走路不長眼睛啊!」

一聲嬌喝傳來。

「對不起,對不起!」

葉塵慌不迭的賠禮道歉,剛才只顧想事情去了,低着頭沒注意撞着一個女人了。

「葉塵?」

被撞的女人驚訝的問道。

葉塵抬起頭一看。

「白姐。」

眼前是個成熟迷人的少婦,一頭**浪,姣好的五官,特別是身材簡直無敵,**,穿上緊繃的職業裝完全就是勾人魂魄。

尖頭小高跟配上肉色**,要命的是還是褲里絲,看到她的男人都會垂涎三尺,十足的尤物一枚。

白潔是葉塵鄰居,也是個苦命的女人,她男人遭遇交通意外身故。

當時白潔和她老公才結婚一個多月。

不過兩家人以後也是相互扶持,白潔家裡燈泡壞了,風扇不轉了,提個米拎個油什麼的都是喊葉塵去幫忙。

葉塵母親身體不好,白潔經常去家裡幫助洗洗涮涮。

剛開始葉塵只有十幾歲,倒也沒什麼,這幾年葉塵長得成熟了,白潔寂寞的心多少有點活動了。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你呀,你剛才勁真大,把姐都弄痛了。」

白潔嬌嗔的用手輕輕的拍打葉塵一下。

葉塵尷尬的笑笑。

「確實不好意思,白姐。」

「別慌着賠禮,幫姐把這一包東西提回去,姐就原諒你。」

白潔不客氣的把手上的一大包東西往葉塵手裡一塞。

「白姐,我……」

葉塵想說出去散散心的。

「別我啊,你的。趕緊回去吧,這個點還跑出來溜達,不怕蘭姨擔心呀。」

白潔媚眼一翻,扭着豐滿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朝前走去。

葉塵無奈的拎着東西跟在她身後。

一陣微風拂過,白潔身上的茉莉香水和成熟少婦特有的迷人體香摻雜着迎面撲來。

葉塵在後面貪婪的用鼻子的吸了吸。

真好聞。

澎湃的臀部襯着內褲的形狀隨着高跟鞋「噹噹」的聲音有節奏的左右搖擺,煞是迷人。

葉塵喉結不停蠕動,還有咽口水的聲音。

不是說他有多麼好色,也不是他沒有碰過女人。

白潔這種成熟少婦就是年輕男子的剋星。

「哐當。」

白潔用鑰匙打開了家門,葉塵連忙把手裡的東西遞給她。

白潔沒有用手去接,而是徑直走進屋裡。

「你幫姐提進來放好,姐手痛。」

葉塵猶豫不決,不知道應不應該進門。

「怎麼不進來?姐又不是母老虎,不會吃了你的。」

白潔走到門口伸手一把把葉塵拉了進來。

「哐當。」把門關上。

「姐,姐,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葉塵慌了,孤男寡女獨處一室,讓大院里那些大媽們看到了那就閑話不斷了。

「慌什麼,每次你看到姐都要躲着,是不是姐長得很醜,你討厭姐?」

白潔白皙的臉上有一絲紅暈。

「沒,沒有。白姐長得好看,我真的有事要走了。」

葉塵結結巴巴去拉門。

「你就不能坐在這裡陪姐聊一會天嗎?姐這麼多年回家都是一個人,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說完,白潔盈盈秋水的眼睛裏滴下了淚珠。

葉塵鼻子一酸,都是同病相憐的人,他心一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看到葉塵不走了,心裏高興壞了。

「姐給你削個蘋果吃。」

「噹噹」白潔把腳上的高跟鞋脫下來扔到一邊,露出穿着薄薄**的腳趾,非常飽滿圓潤,足弓弧度恰到好處。

葉塵目不轉睛盯着看,發現白潔正在看自己,他臉一下就紅了。

「姐的腳好看嗎?」

白潔把褲腿擼到膝蓋處,露出肥瘦適中的肉絲小腿。

「喜歡嗎?要不姐給你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