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都市醫鬼人
都市醫鬼人 連載中

都市醫鬼人

來源:google 作者:會做飯的哈士奇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會做飯的哈士奇 懸疑驚悚 郝仁

什麼?家宅不寧?我看多半是你家先人病了,來來來讓我給他打一針,哎呀,你這光打針不行啊讓我給他來一個小手術郝仁手裡抓這殺豬刀桀桀笑道展開

《都市醫鬼人》章節試讀:

「郝先生也知道食鬼人?」

姥姥看着郝仁問道

「前兩天有兩個食鬼人追她到我黑白堂,差點被我打死」

「那兩個人就叫什麼烏嶺雙雄」

郝仁指着莫寒道,莫寒則配合的點了點頭

食鬼人以鬼為食,以鬼之陰氣修行自有一套對付鬼物的方法,這束神咒就是食鬼人一脈的術法,對鬼物克制極深,除非鬼物實力遠超施咒之人,否則很難破除

「郝先生可有解這束神咒之法?」

黃豆姑娘眼眸一亮,一臉欣喜的問道,郝仁既然能從食鬼人手中救出莫寒,說不定真有對付這束神咒的辦法

「我都不知道束神咒是啥,但是應該沒啥問題」

郝仁對於治鬼還是有信心的實在不行就動手術嘛又沒啥,刀子一動把那勞什子束神咒剝離出來不就行了

「你連束神咒都不知道是什麼,就敢說沒問題」

綠茶就是綠茶啥時候都要懟一下,居然敢質疑郝仁的醫術,這不是懷疑黑白堂的招牌嘛

「你有病?再比比我就走了」

郝仁毫不客氣,關鍵是綠茶說這話的時候姥姥並沒有說啥,顯然她也有些懷疑,而郝仁是最受不了別人懷疑自己的醫術的,這簡直就是侮辱

……

而此時,屋內突然走進一人在黃豆姑娘身邊耳語了幾句,黃豆姑娘臉色一驚,一臉焦急的說道:

「姥姥,紅衣姐姐……」

「郝先生,既然如此,麻煩你隨我一起去看看吧,不論結果如何我都欠你一個人情」

姥姥打斷了黃豆姑娘的話對着郝仁說道,好像有點死馬當活馬醫的意思

「我不要人情,我要鬼眼淚,鬼眼淚最實在」

郝仁跟着姥姥邊走邊說道,弄的大家嘴角一抽,你這也太實在了。不過陰山鬼王倒是被留在了會客廳,果然上不了排面

一行人速度很快,特么還好郝仁實力強,他們是飄的,而郝仁得靠腿……

郝仁都有些震驚了,這病鬼居然被藏在地底下,郝仁跟着他們一行現在正往下走,又不是番薯藏地窖里幹嘛

不過這地窖里陰氣是真的重,郝仁能明顯感覺到這地窖陰氣如水重而黏稠,可能是她們把病鬼放在這裡養身

這地方確實適合鬼物修養,沒看莫寒進來之後一臉開心,貪婪的吸收着這裡的陰氣

「郝先生請進,我姐姐就在這裡了」

黃豆姑娘伸手邀請着郝仁,這地窖里居然還有小房間,這在地下,陰氣重有耳室,這怕不是個墓吧

「我曹~」

郝仁一進去便看到姥姥正把手放在一紅裙女鬼的背上,彷彿在運功療傷,不過這武功對鬼有用?郝仁是不信的

再看這紅裙女鬼,此刻她身上已經爬滿了如同螞蟻般的咒文,而此時咒文已經覆蓋了脖子正往臉上蠕動,而紅裙女鬼此時一臉痛苦之色,這些咒文一直在侵蝕着她一身的鬼氣

「嗤」

郝仁忍不住笑出了聲,瞬間吸引了所有鬼物的目光,黃豆綠茶一臉責怪看着自己,而莫寒小小的腦袋上也頂着大大的疑問

「幸災樂禍」

綠茶怒瞪郝仁,或許是越想越氣,自己姐姐都這樣了這人居然還在一邊笑,綠茶的手掌直接擊向了郝仁

郝仁雖然賤了吧搜但是也不會被動挨打的,看着擊向自己的手掌郝仁靈機一動也一掌迎客上去

「手拉手,好朋友」

沒錯,郝仁居然對掌之間跟綠茶十指相扣握住了別人的手

「你……」

綠茶又羞又怒,直接又一腳踢向了郝仁,不過被郝仁牽着手一拖便攻擊無效了。而且郝仁順勢一拉,轉了個身直接拍在綠茶的臀部

莫寒在一旁看的都無語了,還能這樣?不是來治病嘛?

「夠了,住手」

「郝先生為何發笑?」

姥姥此刻也站起了身子看着郝仁問道

不過此時郝仁卻沒有計較她的態度 ,畢竟她是姥姥嘛年紀太大

「這就是束神咒?」

郝仁並沒有解釋而是指着紅裙女鬼身上的咒文道

「是的,這束神咒是我雖然可以壓制,但是並不能解除,所以小女一直忍受這約束之苦,如果不是這塊陰地,小女的鬼氣消散的更快」

「這有什麼難解除的,我還以為是啥咒文,這麼大的名號」

郝仁撇了撇嘴

「你說的是真的?」

綠茶姑娘就是急色啊,就愛搭茬,這時候都不計較郝仁攻擊她的臀部了

「莫寒的束神咒就是我解的,對於我來說舉手之勞罷了……」

郝仁看着姥姥意味深長的說道

「說吧郝先生有什麼條件你儘管提」

「姥姥就是姥姥人情世故通透,那我就直說了,我要這個綠茶姑娘喊我爸爸。另外再給三十顆鬼眼淚」

郝仁這話一出綠茶當時就跳腳了

「憑什麼,憑什麼」這特么什麼鬼要求?要人家喊爸爸?你特么沒當過爹嘛,憑什麼是我,為什麼不是黃豆?懂不懂什麼叫吾不患寡而患不均,要叫一起叫

「郝先生真愛玩笑,這樣把您出手給您三十五顆鬼眼淚」姥姥打着圓場,她也想看看郝仁到底是怎麼解這束神咒

「不行,我不差這幾顆鬼眼淚,我就要她喊爸爸,看她以後還敢不敢跟爸爸綠茶」

郝仁指着綠茶姑娘說道,而莫寒已經捂住了咧開的嘴,她都有點佩服郝仁了,為啥在哪裡他都能這麼嘚瑟,這裡可是別人的老巢啊,這麼嘚瑟不怕被別人打死嘛?不過真的好爽好刺激啊,叫爸爸叫爸爸……

「郝先生……」

「你……好,只要你能治好紅衣姐姐,叫爸爸就叫爸爸」

黃豆看着郝仁有些欲言又止,她不敢說話,等下讓自己也叫怎麼辦羞死鬼了。而綠茶彷彿已經認命般看着郝仁

「不行你得先喊,我怕你耍賴」

郝仁得寸進尺般,絲毫不顧一旁看看臉色已經有些慍怒。沒辦法啊這又不是黑白堂她們等會耍賴怎麼辦?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女鬼也一樣,轉眼就翻臉

「你笑個得兒啊」

郝仁一個腦瓜崩彈在莫寒頭上,這女鬼不就是說走又不走,然後炫了自己一頓飯六百多,想想就心疼

「疼」

莫寒雙手捂着頭,一臉幽怨的看着郝仁,不是讓綠茶喊爸爸了,怎麼轉頭就彈我腦瓜崩,你這反轉也太快了,善變的狗男人

「爸……爸」

綠茶氣鼓鼓的樣子,眼睛再瞪大一點的話有點像荷葉上的青蛙,半天嘴裏才憋出那一個字

「啥?大點聲」

郝仁雖然這麼說但是手已經抓上了紅裙女鬼的手,上次莫寒中的咒文就是這個,那些食鬼人只會用這種?

而郝仁記得上次莫寒中了這個咒文之後自己一碰到這些咒文,這些咒文便如同蝌蚪般都游進自己的身體,雖然不知道這些咒文藏在自己哪個地方,但是好像不影響自己,只是不知道這次還行不行

就在郝仁觸碰到紅裙女鬼的一瞬間,女鬼身上的咒文開始涌動如同上次莫寒中咒文一樣,這些咒文彷彿找到宣洩口一般全部趨之若鶩的湧向郝仁的手掌

眾鬼看着這情形有些不可思議,這可是束神咒居然就這麼轉移到他自己的身體,綠茶的眼神里都有些肅然起敬了,甚至覺得這爸爸喊的值,還想多喊幾句

郝仁也很奇怪,這特么所謂的束神咒是什麼鬼東西,這麼喜歡跑自己身體里?關鍵進去了自己還沒一點感覺,這不好不壞的一點也不爽

「完事,一會再打一針就好了」

很快爬滿紅裙女鬼一身的咒文都被郝仁的手掌吸收,他起身拍了拍手看着目瞪口呆的眾鬼

「郝先生好手段」

眾鬼確實驚訝,尤其是那位姥姥,要知道以她的實力也只能壓制,更別說像郝仁這般把咒文給牽引走,在她看來郝仁是把紅衣身上的咒文牽引出去至於去了哪裡不得而知,但是這手段着實讓人不得不驚嘆

……

「喂,快叫爸爸,不然我不治了」

郝仁衝著綠茶叫囂道,此時的綠茶麵色應該是有些發紅的,只不過她是鬼,紅不出來,綠還差不多

「郝先生,您就別取笑綠茶了,她哪有這個福氣」

黃豆姑娘拉着郝仁的手臂打着圓場

「誒,說好的東西怎麼能改變?你以為我是那種反覆無常的小人?」

郝仁有點上綱上線了

「快叫,叫完我就給打針,我家可沒人看門別耽誤我的時間,不然我把咒文給弄回去了」

郝仁得理不饒人非要別人喊爸爸,莫寒都有些無語了

「爸爸,爸爸」

綠茶看了看躺着的紅衣實在是姐妹情深。捂着臉,喊了兩聲便跑出去了

「嘿嘿,這還差不多」

「拿來」

郝仁衝著莫寒招了招手,莫寒不明所以還有些發愣,郝仁一個毛栗子又敲了上來,順手就拉過莫寒背着的包袱,莫寒捂着頭一臉委屈,你要包袱你不能說嘛。為啥又錘我……

郝仁從包袱里抽出那隻巨大的針管,針頭放着寒光

「郝先生這是?」

黃豆不由的問了出來,這針不會是要扎紅衣身上吧?這給老母豬打針也不會這麼大的針管吧

「姥姥……」

此刻躺着的紅衣也悠悠的睜開了眼睛,郝仁都懷疑她早就醒了,現在睜開眼睛是不是怕打針

……

《都市醫鬼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