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醫武戰神
都市醫武戰神 連載中

都市醫武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都市醫武戰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薛問天 陳美嘉

他是護國戰神,一人震北疆,萬國不敢犯戎馬倥傯,王者歸來,自己的女友居然和最好的兄弟背叛自己,最疼愛的妹妹住進了重症室……展開

《都市醫武戰神》章節試讀:

「另外,幫我查一查,陳家建築公司,現在手上有多少未完期的工程。」

電話那一端的銅虎立刻安排人,調查陳家建築公司。

三分鐘後,就有消息傳來。

當前陳家家族公司還有兩個未完期的工程。

這兩個工程,都歸屬江城首富。

建築行業,逾期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都是常事。

只需雙方提前溝通好,問題不大!

不存在違約!

但最終解釋權在甲方的手裡。

「通知江城首富,讓他給陳家下最後通牒,今天之內無法完工,兩個工程都按逾期處理。」

「明白。」

「對了,鋼材廠收購的怎麼樣?」

「基本上都收購完成。」

「收購完成後,鋼材廠一律不準向陳家提供材料。」

工期在即,陳家找不到供應商。

只有來找林家。

而薛問天要得就是這效果。

他要陳美嘉來求林塵煙。

……

安排好一切,薛問天走出房間。

「塵煙,我已經把事情解決了。」

「你讓他們先回去吧。」

「過不了多久,陳美嘉非但要向你道歉,還會求你把鋼材賣給她。」

此話一出,整個客廳都安靜了下來。

隨即,哈哈,哈哈哈!

哄堂大笑!

有些人的眼淚都笑出來了。

「媽呀,老子見過裝逼的,還是頭一回見到這麼裝逼的。」

「可不是,他以為自己是誰啊,這才多長時間,事情就解決了?」

「關鍵,你們聽到了嗎,陳美嘉非但要來道歉,還要求着買鋼材,啊哈哈,這怎麼可能啊?」

大家看去薛問天的眼神,就像在看傻逼。

林塵煙也覺得不可能,讓陳美嘉來道歉,還求着買鋼材,陳美嘉絕對寧願選擇去死。

哎,之前怎麼就沒發現薛問天愛吹牛逼這個毛病呢?

「塵煙,愣着幹什麼,還不快把他趕走,幸虧范少爺還不知道此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忽然,許木蘭也不想笑話薛問天,只想讓他快點滾。

「媽,薛問天剛剛從監獄裏出來,沒有地方住。」

「何況他妹妹至今昏迷不醒,如果讓他們離開,他們只有流落街頭。」

「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

林塵煙試圖說服母親。

可許木蘭一聽薛問天的妹妹也住在這兒?

什麼,還買一送一?

此話這二人,一個剛出獄,一個剛出院。

別提多晦氣了!

「不行,必須搬走。」

許木蘭態度堅決。

「薛問天,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帶上你的妹妹離開這兒,不然我就報警了。」林文也難得態度強硬。

「爸,媽,你們怎麼能這樣。」林塵煙的眼淚一下子又出來了。

「塵煙,這件事,必須聽我們的。」

「對,我們是為了你好。」

「爸,媽……」

「好了,你要是再幫他說話,我們就斷絕關係。」許木蘭可不像開玩笑。

聞言,林塵煙瞬間慌了。

「好,我走。」薛問天見狀,不想讓林塵煙為難,回屋抱上妹妹離開。

「不,不要,薛問天,你不要走。」

林塵煙想制止。

卻被許木蘭和林文死死攔着。

樓下,一輛奧迪車內。

陳美嘉似乎料定薛問天會被趕出來。

早早等候多時。

「喲,這不是我前未婚夫嗎,一大早的要去哪啊,嘖嘖嘖,妹妹都還沒睡醒,好可憐,該不會是被掃地出門了吧?」

譏笑連連,她還掏出手機拍照。

記錄下這落魄的模樣。

薛問天卻沒言語,輕輕按了按妹妹的耳旁穴位,似乎怕接下來的動靜吵到對方。

陳美嘉看到這一幕,不是很明白,繼續冷笑:

「怎麼,連反擊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真是孬種。」

「本小姐……」

這女人越說越起勁,卻沒曾想,就在這時。

轟!

轟,轟,轟!

連續四聲突如其來的巨響。

堪比大炮轟鳴!

嚇得陳美嘉都快尿了,精神錯亂,耳膜內嗡嗡作響。

除此之外,聽不到任何聲音。

自己聾了嗎?

不要啊!

她立即嚎啕大哭。

原來發生爆炸的是四個奧迪車胎。

毫無徵兆的同時引爆,破壞力可想而知。

車內的陳美嘉真的要嚇傻了。

瀰漫著一股尿騷味。

還以為快嚇尿。

沒曾想,已經尿了。

這麼大的動靜,附近居民紛紛跑出來一探究竟。

唯獨薛問天抱着妹妹,若無其事的離開。

懷裡的妹妹依舊睡得很香甜。

沒有受到一絲影響。

「小晴,你快點好起來,到時候這些仇人,哥哥當著你的面,把他們一個個解決。」

沒錯,不是不收拾陳美嘉。

只是時候未到!

……

半個小時後,陳美嘉的耳朵終於恢復了正常。

也在這時,電話響了。

父親打來的。

「剛剛江城首富的律師團通知我們,手裡的兩個項目必須今天之內完工,否則法庭見,算我們違約。」

「兩個工程,我們要賠一點五個億。」

「你趕緊採購一批鋼材回來。」

聽到父親氣急敗壞的聲音,陳美嘉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

掛了電話,她立即聯繫其他的鋼材廠。

「馬總,我們急需一批鋼材,價錢好說。」

「什麼,沒有?」

陳美嘉立即給第二個供應商打去電話。

「黃小姐,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跟我們陳家合作嗎,現在給你一次機會。」

「什麼,也沒有?」

緊接着,明顯慌了神的陳美嘉又陸陸續續打了七八個電話。

非但沒有人願意合作。

甚至有人直接掛斷電話。

這可怎麼辦啊?

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很快,父親電話又打來。

「鋼材採購的怎麼樣了,現在就缺鋼材,快點喊供應商送過來。」

「馬,馬上。」

陳美嘉面若死灰。

毫無疑問,如今整個陳家建築公司都在趕工期。

如果在鋼材這一塊出了問題。

用鼻子想也知道等待她的會是什麼結果。

猛然一個寒顫!

她都快嚇哭了。

可所有的鋼材供應商都打過電話了,通通沒有貨啊。

等等,還有一個人。

林塵煙。

林家的鋼材廠肯定有貨。

時間緊迫,陳美嘉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急急忙忙的跑上樓。

她必須拿到鋼材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