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方寸之遙
方寸之遙 連載中

方寸之遙

來源:google 作者:東南偏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南偏西 奇幻玄幻 子山

「方寸之間,遙不可及」子山一直活得很隨意,多年後回望,才發現:世界一直在變,而自己卻留在了原地慢熱類臆想文,大家多多支持展開

《方寸之遙》章節試讀:

「十分鐘了。」老Q說著,抬頭看向遠處的星空,不出所料,一隊軍方殲滅機群悄無聲息的出現。通訊器也響起指揮官的新指令:「前端已接觸,老Q可自行擺脫。」

「老Q收到。」

到達預定位置的殲滅群,沒做任何停頓,直接露出獠牙。如雨般的能量彈傾瀉而下,牧馬人號周圍一時如煙花般綻放,環繞的各種護衛機猶如刀削般被撥去一層。

楊唔頓住,渾身冰冷:「該死的。」

穿梭機在空中調皮的搖擺了兩下,就像小狗小便似的,朝着遠處脫離的同時向傑夫的殲滅發射了一枚電磁炮彈。

處於被激怒狀態的傑夫差點就徑直撞在攻擊軌道上,楊唔耳麥中傑夫一聲怒吼,竟然向著穿梭機脫離的方向追去。

輕吐出一口氣,子山揉了揉額頭,雖然被兩輛殲滅的火力交織籠罩的時間不長,卻感覺異常疲憊。還好剛才沒讓他們用鐘擺覆蓋,不然就真危險了。

「傑夫!」楊唔對着通訊器大吼一聲,然後操控着殲滅朝着從牧馬人號飛去。遠處,傑夫止住,幾秒後殲滅機才轉頭慢慢追向楊唔,十分的不甘。

從牧馬人號飛出的殲滅群在數量上絲毫不遜色于軍方,由於深紅的突襲,雙方的殲滅直接短兵相接。霎時間,整個區域被能量彈的光線照耀得絢爛異常。

早憋了一肚子火的傑夫盯住一個對手,控制着殲滅從下方划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趁着它規避動作以後的間隙,底部完全暴露在傑夫眼前,怒吼着,傾瀉出橘紅色的能量彈。

被傑夫鎖定的軍方殲滅卻好似早有預料,猛地一個前突,再次完美規避。

「傑夫小心……」耳中響起楊唔緊張的聲音,傑夫心內一突,猛地冷靜下來,卻還不等他動作,自己的殲滅就被側方的攻擊擊中,霎時被轟成一團火球。

楊唔舔了舔發苦的嘴唇,無暇感傷隊友的死。接戰才幾分鐘,卻清晰的感覺到了軍方機群的強大。每三輛殲滅為一個小隊,相鄰的小隊還能互相呼應,就像一把精準的手術刀,有條不紊地肢解着對手。

不大的功夫,戰損比竟然達到了驚人的20比1,有些還是幸運碰上的。而且隨着戰鬥的進行,比例還在往上變化着。

下意識的,楊唔悄悄往後撤了一些。拉開了距離後,楊唔才發現,早已經有好些同伴做出了相同的選擇。

當軍方的第二波殲滅抵達時,牧馬人的機群終於徹底崩潰,如被驚散的飛鳥群,慌亂無序的飛向四周,卻被身後的兩輪齊射留下了絕大部分,只有偶爾的幸運兒逃出生天。

虛空中突然亮起一道耀眼的光柱,轟在牧馬人號中控的位置,打散了牧馬人號前方劇烈的空間波動。

卻是「深紅號」終於抵達,打斷了牧馬人號的強行跳躍。

「第二伍以突擊艇接舷,一伍跟進登陸,消滅一切存在的威脅。」

蜂鳥般,已趕到的穿梭機、突擊艇密密麻麻的朝着「牧馬人號」圍了過去。第三伍由於搜索區域離得最遠,估計是趕不上最後的大餐。

而第四和第五伍屬於對空編製,正駕駛着漫天的殲滅機。

排在第一序列的突擊艇就像撲火的飛蛾,直接撞在「牧馬人號」表層,強行打開對接口後,再次彈射向下一處。

子山緊隨在一輛突擊艇後面,透過玻璃朝着三伍的人豎了個大拇指,將穿梭機鑲嵌進「牧馬人號」巨大的機體,縱身躍起,準備去穿裝備。

「山子留下。」老Q邊劃開隔斷門,邊說。

子山也的確感覺有些精神不濟,準備服從隊長的安排,脫口說了句:「你們行不行?」

老Q眼神莫名的看了子山一眼,其他三人也是似笑非笑,「大蟲」直接朝子山豎了個大拇指。

子山有些尷尬的擺擺手,作為隊里的新人,擔心得有些多餘。

進入迴廊後,兩邊都是禁閉的艙門。老Q比劃一個手勢,「神父」走上前,對着左邊半蹲下,「大蟲」劉易則持槍護在他斜上方。老Q和「殺手」則負責右邊。

兩秒後,老Q猛地打開艙門,猛烈的攻擊直接覆蓋進去,幾秒後,裏面再無聲息。屍體躺了一地,兩名穿着作戰服的戰士,還有三個是普通人打扮。

小隊四人卻毫無異色,「深紅」一貫的理念,在無法確定完全安全以前,所有能活動的生物均視為存在威脅。

就這樣,左右交替,快速清掃着這一層。

穿插着隊形繼續往前,小隊的速度陡然加快。畢竟對比各式各樣,奇異非常的野生星球,存活於灰色地帶的星盜沒有什麼特色,也不會有很多出乎意料的能力,相對來說,略顯輕鬆。

不時有心存僥倖的小艇脫離「牧馬人號」,想要溜進茫茫星空,卻無一例外,都被轟成了渣滓。

半小時後,指揮官通告威脅解除,工程兵開始進入,正式接管「牧馬人號」。

子山懶洋洋地半靠在機艙里,望着外面的忙碌場景。精神力過度消耗以後,竟然無法入睡,只不想動彈。子山不認為睡不着是因為周邊環境不安定,自己潛意識提醒需要警惕,因為進入部隊兩年的時間,在戰場邊緣入睡其實已經是必備的技能。

這一刻,自己的精神力與星空各種各樣的光彷彿變得異常親和,有一種,隱隱刺痛而伴隨的敏銳。

沒一會,腳步聲響起,「大蟲」劉易大步跨進來,用自己強悍的力量擠開子山少許,直手直腳的佔了大部分位置,自顧自點燃一支煙:「這次收穫不錯,這艘沙羅沒有很嚴重的破壞。」

黑人「神父」放下裝備後也一屁股坐到兩人旁邊:「牧馬人這艘可以算大型沙羅了吧?」

「是啊,都特么快趕上深紅號了。」子山並未收回目光,隨口接到。

「呵呵,又能發一大筆錢。」黑人笑得有些猥瑣。

第三校高層在這方面從不吝嗇,特別是這類橫財,基本會讓每名士兵都感到滿意。而「牧馬人號」屬於沙羅級航天器,在黑市能賣不少錢。

「你們說林上校為什麼總喜歡沖在最前面呢?」子山看見一輛殲滅里走出來一位四十來歲,腰桿挺得筆直的軍人,正是「深紅」的掌舵人,上校林正。

「林上校總說他不擅長指揮,更喜歡率隊突擊。」老Q作為「深紅」的資深老兵,總是了解得多一些:「而且林上校目前依然是公認的『深紅』第一殲滅機師。」

「要是我成了上校,就整天坐在旗艦里,看你們衝鋒。」劉易嘎嘎笑了兩聲,眾人無語,一直沒講話的喬直接將半截煙頭扔向劉易,又是一陣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