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翻牆拐個官人做夫君
翻牆拐個官人做夫君 連載中

翻牆拐個官人做夫君

來源:google 作者:念念君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夕陽 蘇玲瓏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那蘇玲瓏與慕夕陽之間似乎就只隔了一面牆,她就不信多翻幾次牆還拿不下那個心如磐石般的京兆尹!儘管被多次拒絕與嘲笑,蘇玲瓏卻是矢志不渝,越戰越勇!剛上京接任京兆尹之位的慕夕陽被京城首富家的千金蘇玲瓏一見鍾情,初遇兩次就被強行表白,還三翻四次翻牆示愛,面對不屈不撓的追求慕夕陽如何能拒絕?展開

《翻牆拐個官人做夫君》章節試讀:

翌日,蘇府。

蘇玲瓏迷迷糊糊中好像做了個夢,夢了什麼一時又想不起來了,抬頭揉了揉模糊的眼睛,拍了拍腦袋,終於使自己清醒了過來,昨晚在書房抄家規不知不覺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看着宣紙上東歪西倒的字體,蘇玲瓏不禁來氣:「哥哥就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最討厭寫字了還罰我抄家規!哼!」

婢女五月剛好端了一盆水進來讓蘇玲瓏洗漱,蘇玲瓏洗漱完後才發現五月一直顫顫巍巍樣子,關心地問怎麼了?

五月回道:「謝小姐關心,就是挨了二十大板而已……我現在沒事了。」

「什麼?你又挨板子了?!罰我就好了,這次與你無關,我要找哥哥評理去!」蘇玲瓏一邊說著一邊就要跑出去,五月想攔都攔不住。

可蘇玲瓏剛踏出房門就被兩名侍衛攔住。

「你們想幹嘛?竟敢要攔着我!」

「二小姐請息怒,我們都是聽大少爺吩咐的,大少爺說如果二小姐沒抄寫完兩百遍家規就不能踏出書房半步。」

「豈有此理!我是二小姐,我看你們誰敢攔!」蘇玲瓏想推開侍衛奈何自己力氣太小。

「二小姐,你就體諒一下我們吧,我們可不想受罰!」兩個侍衛請求道。

聽到「受罰」二字,想起挨打的五月,心裏冷靜下來,「哼!抄就抄!還能難得了我嗎?!我今天就抄完!」說完,蘇玲瓏假裝妥協轉身進屋用力的把門關上了,然後又心疼地為五月上了葯。

給五月塗完金創葯,蘇玲瓏托着腮幫子冥思苦想了一會,然後利用五月支開了守在門外的侍衛,躡手躡腳偷偷跑到大門,看見大門有四個侍衛守着,又偷偷摸摸的跑到後花園,翻牆出去了。

偷跑出來的蘇玲瓏一溜煙功夫跑到京兆府找還沒退任的京兆尹顧知易。

因顧知易早年與蘇家老爺是世交,故蘇府和顧知易的關係匪淺,但避免有心之人搬弄是非,明地里顧知易和蘇家甚少來往,而蘇天龍每天都為了打理家業而疲於奔波,暗地裡就蘇玲瓏經常往京兆府跑,所以與顧知易的關係比較密切。

顧知易一生為官清正廉潔,育有二子也同是剛正不阿之人,大子顧立辰在縣衙任職,次子顧立承在外經商。沒有女兒的顧知易為人親和,特別喜愛古靈精怪的蘇玲瓏,自是把蘇玲瓏如親生女兒看待。

蘇玲瓏和顧知易一見面就開始哭訴其兄的各種不是,添油加醋的說蘇天龍如何如何的過分,惹得顧知易呵呵大笑,摸着老鬍子問:「你肯定又闖禍了吧?快給顧伯伯我說說你這兩天又幹了些什麼『大事』!」

「你就知道埋汰我,你們都欺負我……」蘇玲瓏走過來抱着顧知易手臂撒嬌。自從父母離世,顧知易就是蘇玲瓏最親近的人之一,哥哥家業繁忙很少陪伴自己,所以蘇玲瓏也是把顧知易看當作親爹還要親。

「呵呵,你這丫頭,誰敢欺負你,疼你還來不及呢,你哥真要關你的話你還能出來嗎?」

蘇玲瓏雖然任性但是不傻,應該是蘇天龍也知道顧知易已辭官準備告老還鄉了,他是有意放蘇玲瓏出來與顧知易見面的。

蘇玲瓏問:「顧伯伯什麼時候走?不能留在京都嗎?」

顧知易和藹的搖了搖頭:「不啦,人老了不中用了,操勞了大半輩子,也是時候回鄉下陪陪你伯娘了。」其實告老還鄉也是明哲保身,做官的久了難免會得罪一些小人,若辭官後沒有勢力還留在京城就很容易招來殺身之禍,其中道理誰都知道,但不能明說。

「但是我捨不得你離開……」蘇玲瓏繼續撒嬌。

「哈哈哈,你若想我了就和你哥哥來鄉下找我,也可以跟你立辰哥哥回來住一段時間。」

「才不!他兩個大忙人才沒時間理我呢!」蘇玲瓏不依不饒,逗得顧知易哈哈大笑。

兩人正興緻盎然的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只見一名下人領着慕夕陽和陸奕飛走了進來。

慕夕陽一進門就向顧知易行了個禮:「不知顧大人此時正忙,下官打擾了。」

顧知易連忙起身回禮:「慕大人過謙了,只因本官義女突然來訪,對慕大人稍失遠迎了。」

這時,慕夕陽也注意到了蘇玲瓏,雖然初遇時蘇玲瓏是男裝打扮,但並不妨礙慕夕陽一眼就認出眼前這位少女就是昨天遇見的蘇玲瓏。

此時的蘇玲瓏一身淡粉絳紗裙,粉嘟嘟的嬰兒臉白裡透紅,挺秀的鼻樑,一雙烏黑的大眼睛慧黠地轉動着,緊抿的紅唇似笑非笑地看着慕夕陽,臉頰上的兩個小酒窩若隱若現更顯俏皮可愛。

當蘇玲瓏看見慕夕陽的一剎那,就想起早上的夢,所以也與其對視着,想分辨清楚慕夕陽是不是夢中人。

「咳!」顧知易有意無意地咳嗽了一下。

慕夕陽頓感尷尬,立即回過神來:「我今天就是過來處理交接事項的,不知顧大人現在可有空?」

「哦,本官早已將交割涉及到法律卷宗、錢糧賬目、刑名案卷等已準備妥當,待我稍候詳細闡明即可。」

顧知易說完,又吩咐下人先送蘇玲瓏回蘇府,蘇玲瓏自然也識趣不多逗留,經過慕夕陽身邊時故意撞了慕夕陽一下,還重重「哼」了一聲,然後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看在眼裡的顧知易暗覺好笑,目送蘇玲瓏離開後然後轉頭問慕夕陽:「慕大人在客棧住的還舒服嘛?這幾天實在繁忙照顧不周,完成交割後我也要回鄉了,反正我的府邸也是空着,就相贈與你吧,如慕大人不嫌棄的話可直接搬進來,府邸雖不豪華,但也是近兩年新建,還是比較舒適的。」

「顧大人客氣了,本來我還想隨便找處地兒的,既然顧大人有府邸相送,慕某又怎會嫌棄,感激不盡才是。」

見慕夕陽如此一說,知道慕夕陽也是豪爽之人,顧知易心感滿意,然後兩人坐下詳聊交接事宜。

→→→→→→→→→→→→→→→→→→

當慕夕陽從京兆府出來的時候已是酉時,剛踏出大門又碰見了蘇玲瓏。

慕夕陽有點詫異,對方卻是直接跑到大叫:「恩人啊恩人,我可等候你多時了,您可累了?餓了?」一邊說著一邊做出要給慕夕陽捏手捏胳膊的樣子。

蘇玲瓏的舉動差點把慕夕陽給搞懵了,不知道她鬧的哪一出,邊躲邊說:「你說的是昨天在賭坊的事吧?本官早已忘了,你不必介懷。」

「可是我過意不去啊,所以特地過來邀救命恩人到鳴翠樓吃個飯,表達一下謝意。」

「不必了,說了是舉手之勞而已。」慕夕陽拒絕,舉步離去。

「要的要的,也當是蘇家給慕大人接風洗塵,恭賀慕大人晉職。」蘇玲瓏厚着臉皮一邊追上一邊說。

慕夕陽停住腳步,回頭看着蘇玲瓏,真不知道這個女孩是天真還是真傻,先不說這大街上的,一女孩子跟男子拉拉扯扯的不妥,再說慕夕陽與陸奕飛初來乍到,是好人還是壞人對方都還沒了解清楚就要一起吃晚飯,這不怕進了狼窩?

慕夕陽對蘇玲瓏搖頭苦笑一下:「蘇小姐若真心為我接風洗塵,就讓下人送來請柬即可,本官今天累了,恕不奉陪。」轉身繼續趕路。

「喂!你別走……等下……喂……」

陸奕飛一邊快步跟上慕夕陽,一邊回頭跟蘇玲瓏說:「蘇小姐回去吧,慕大人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還是讓下人送請柬過來吧。」

蘇玲瓏看着慕夕陽走得飛快的背影氣不打一處來:「哼!這臭木頭真不知好歹,還擺什麼臭架子!姑奶奶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厚臉皮!真是氣死我了!」想起等下回家可能又得被受罰就更窩火了,她突然仰天大叫一聲!嚇得路人紛紛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