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焚天神尊
焚天神尊 連載中

焚天神尊

來源:外網 作者:柳朝塵沈棠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柳朝塵沈棠飛 都市言情

修仙界一代宗師在生辰宴上離奇死亡,死因卻是因為當眾吞服了一份壽禮。送禮之人,卻是當今神尊,修仙第一高手所派來的。一向與其不合的人,為什麼要送壽禮?壽禮究竟是什麼?一代宗師為何要當眾吞服壽禮?到底,真正的兇手又是誰?一連串的疑問,引發了修仙界幾百年都不曾有的巨大變動。欲知詳情如何,請君翻閱開來... ...展開

《焚天神尊》章節試讀:

披襟眺滄海,憑軾玩春芳。積流橫地紀,疏派引天潢。
仙氣凝三嶺,和風扇八荒。拂潮雲布色,穿浪日舒光。
照岸花分彩,迷雲雁斷行。懷卑運深廣,持滿守靈長。
有形非易測,無源詎可量。洪濤經變野,翠島屢成桑。
之罘思漢帝,碣石想秦皇。霓裳非本意,端拱且圖王。
修仙之人,幾乎每一個都知道這篇美文。
這是凡人一代帝王所留下的絕美詩篇,從中,也能體會出這位帝王對仙境的嚮往。
對於凡人來說,登天飛月是不可能的是了,能做的,或許只是聽着神奇離怪的傳說,在腦海中無盡的暢想。
說起傳說,似乎和月亮有關的是最多的。
因而從古至今,賞月都是一件讓所有文人墨客都樂此不疲的事,他們或在月下飲酒對詩,或在月下吟弄風情,既有舉杯邀明月的豪情,也少不了月有陰晴圓缺的悲嘆,時不時也會嚮往月宮的嫦娥,伐樹的吳剛。
賞月,除了美酒佳文以外,賞月的地方更重要。
嶗山的太清水月,西湖的三潭映月,大理的洱海,青城的望樓,這些賞月絕佳之處,總也少不了熱鬧。
只是人們都知道,這世上最美的賞月之處,絕不在那些世俗傳頌之地。
瀾月谷。
修仙門派中鼎鼎有名的豪門大家。
瀾月谷之所以出名,有三個重要的原因。
其一,是瀾月谷的實力,其谷中弟子眾多,身懷絕技的更是不少,放眼整個修仙界,能夠與其抗衡的都寥寥無幾。
其二,則是瀾月谷的現任谷主,第三代掌門,百里莫奇。
百里莫奇已經得壽一百有餘,一身絕學早已出神入化,獨門絕技迎月神劍更是登峰造極,催動時可見漫天劍影,難分真假,寒光突現,人頭落地,百里之外,斬殺無形,人稱百里劍神,這百里之詞,又暗對他的姓氏,更是絕妙之極。
而這其三,則是最重要的一條。
在瀾月谷的後山半山腰有一座樓,稱為「清秋台」
山腳下是一片月彎一般的湖泊,鑲嵌的恰到好處,每當月色圓潤之時,置身於清秋台上,望着身邊參差的樓閣彷彿飄渺虛無,極目眺望,湖泊中的大月映小月,再與天上的明月交相輝映,真是水生月光,明月更明,那一瞬,似乎置身於月宮一般,對於凡人來說,修仙的事他們漠不關心,但對於這等美景,卻是趨之若鶩,每年都有人慕名來此,清秋台最高處到處寫滿了文人墨客留在這裡的佳句。
今天,是八月初八。
每年八月十五,瀾月谷都會舉行盛大的賞月大會,邀請修仙界的好友到山後的清秋台相聚,既為賞月也為敘舊,對於修仙之人,他們有很多機會可以到月亮上去走一走,但是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山中美景山外得,月中妙意月下逢。
八月初八,是百里莫奇的生辰,於是很多修仙同道乾脆就提前到此,給百里莫奇祝壽之後,小住個七八天再一起賞月,反正瀾月谷的景色優美,在此住上幾天絕對也是舒心的事。
百里莫奇居住在谷中西邊,門前正好是一片大空地,平時是百里莫奇練功的地方,今天正好騰出來,擺了十幾張桌子,桌子上擺了一些美味佳肴,有些桌子上已經坐了一些人,或低聲細語,或嬉笑談天,好不熱鬧。
「爹,時辰應該差不多了,還有一些客人沒到,我們要不要派人去叫一下?」
在不遠處,一個年輕人正低頭向一個老者詢問。
老者一身藍色長衫,黑色短鬍鬚,紅光滿面,此人是百里莫奇的弟弟百里莫玄,修為造詣雖然比不上百里莫奇,但也是一位高手。
跟他說話的,則是他的兒子,百里玉京。
百里莫玄點點頭道:「去派人招呼一聲,讓客人們儘快入座,咱們好開席。」
「是,我這就去。」
等百里玉京走開後,一個身材頎長,留着短髮,模樣怪異的人笑着走了過來。
「哈哈,百里老兄,我是不是來晚了。」
「寸幫主,不晚不晚,來的正好。」
此人姓寸,名叫寸方,南疆金馬幫幫主,金馬幫雖然居於南疆,但其實力卻很強大,門下弟子不僅擅長巫術毒術,還擅長豢養各類毒蟲異獸,在整個修仙界,也是誰都不敢小覷的一股勢力,只是名聲一直不好聽。
這個寸方向來眼高於頂,卻唯獨對百里莫奇佩服的五體投地,每次百里莫奇召集相聚,他絕對是最先到達的。
「我說老兄,眼看再過不到半年,二十年一次的神尊大會就要開始了,這一次百里谷主可不能再讓姓柳的得意了!」寸方壓低了聲音說道。
百里莫玄乾笑了幾聲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大哥這次能不能把神尊的名號搶到手,只能看天意了。」
寸方搖頭道:「你別跟我打馬虎眼,我都聽說了,百里谷主的迎月神劍已經大成,怕是已經天下無敵,柳公常那個老東西,絕不是對手。」
「多謝寸幫主抬愛,但願如此吧。」
二人又閑聊了幾句,忽然間一陣喧囂聲,眾人抬頭一看,只見一群人正朝着此處走來。
看到這群人,百里莫玄和寸方均是神色大變,緊跟着場面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處。
「你來做什麼?」百里莫玄直接迎了上去,身後很快跟上來十幾個瀾月谷的弟子。
剛來的這群人大概有十幾個,為首的是一個年輕人,身穿紫色長袍,腰束藍色腰帶,手中拿了一柄摺扇,風度翩翩,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還沒等這年輕人回答,百里玉京急忙跑了過來,對着百里莫玄說道:「爹,是孩兒疏忽了,他們剛剛藉著祝壽的名義進來,恰好守衛的弟子不認識他,所以……」
「把負責守衛的弟子關到柴房裡,餓上三天。」百里莫玄淡淡地說道。
百里玉京抬頭看了一眼,嘴唇蠕動了一下,想說什麼又沒說出來,點了一下頭就走開了。
「慢着。」紫衣年輕人輕輕擺了擺手,從袖口摸出一樣東西然後走上前說道:「我手中有請柬,是名正言順的客人,貴派弟子沒有阻攔也是理所應當,今天是百里谷主的壽辰,還請百里先生不要遷怒他人。」

《焚天神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