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剛入凡塵,與女總裁嬌妻冤家路窄
剛入凡塵,與女總裁嬌妻冤家路窄 連載中

剛入凡塵,與女總裁嬌妻冤家路窄

來源:google 作者:明月照知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乘風 蘇文綺 都市小說

他本身就是一個傳奇,到了江城,他又譜寫另一段傳奇,他的名字叫王乘風王乘風:「蘇總,算命先生說我百年後會遇到一個更大的劫」蘇文綺:「怎麼了,百年後你的墳被人刨了?」展開

《剛入凡塵,與女總裁嬌妻冤家路窄》章節試讀:

蘇文綺穿高跟鞋時跟王乘風一樣高,大約一米八。

包廂氣氛怪異。

王乘風掃視,目光盯在蘇文綺S型的曼妙身材上,「怎麼了?」

「你想接近我妹,有一定的危險性。我妹練過功夫,動不動打人的。我要試一下你,看你能不能經受得了我的攻擊,讓你有個心理準備。我妹的搏擊技術不會比我差。」

「你要跟我比武?」

蘇文綺頷首,黑白分明的雙眸射出挑釁而鄙夷的目光,明顯看不起王乘風,她雙手叉腰,站直腰身,一雙大長腿微微叉開,一副吃定對方的自信神情。

空氣里充滿了緊張的氛圍。

王乘風上下打量蘇文綺,「拳腳無眼,很容易受傷。」

「你不會死的!我會手下留情的。」

「我是怕你受傷。」

「你知道我拿過武術比賽冠軍嗎?你很能打?!」

見問,王乘風指了指掛在牆壁上的一幅裝飾水墨畫。

周圍鑲嵌銀方框的畫布上畫了一個騎牛吹笛的牧童,簡簡單單幾筆勾勒,傳神而栩栩如生。

蘇文綺扭頭瞥了一眼那幅畫,嘴角揚了上去,「你是說你如同畫中的兒童一樣弱小不堪一擊?」

「不是,我是說你挺會吹牛B的。」

當王乘風嘴角扯出一抹死豬不怕滾水燙的狡黠笑意時,蘇文綺粉臉輕抹兩塊紅暈,水靈靈的杏目慍色驟升,招了招手,「打過就知道我有沒有吹牛B!讓你先出招!」

王乘風搖頭,沉吟建議,「功夫唯快不破,我們點到為止,怎樣?」

二人四目對視。

在蘇文綺思索時,王乘風移步近前,彼時二人相距不足一米,「我進攻,你防守。比如說,我手碰到你的手,那不算點中。」

蘇文綺嘴角不停的向上扯,已迫不及待想拿王乘風開涮,「你能碰到我的身體,算你贏!開始!」

話音未了,蘇文綺只覺眼前一花,嬌軀一陣哆嗦,待反應過來時,只見王乘風已縮手回去了,她才本能的舉手捂住了左胸,臉蛋綻放一點艷紅,瞬間展滿了臉面。

「你,你,你……敢點我的……」

「不是你叫我碰的嗎?」

「我要殺了你!」

嬌叱中,蘇文綺一個鞭腿掃了過去。

王乘風氣定神閑,左腋夾住蘇文綺的小腿,右腳前伸撥她作為支撐的腳,同時右掌推她的身子,輕描淡寫的把她放倒在地。

一招見勝負。

較量中的二人,王乘風彎腰右手下按,溫柔的注視仰躺在地毯上滿臉驚愕與羞愧的蘇文綺。

何英坐不住了,一迭聲提醒,「小王!你的手不能按在她的胸脯上。」

「何董,蘇總,我不是故意的。」

王乘風拉起蘇文綺。

向來自視甚高的蘇文綺第一次遭受人生挫折,她既不服又好奇,開始對王乘風產生了一丁點興趣。

從小到大,蘇文綺就是長輩眼裡的出類拔萃的孩子,文武雙全,學習成績優異,武術比賽也頻頻獲獎,算是步步青雲,從留學回來到進公司上班,她春風得意,人生無憾。

在蘇文綺看來,王乘風在宏興集團做一名業務員,這就說明他出身很普通,不然也不用在別人的公司里打工。

在王乘風面前丟了臉,蘇文綺想要找回場子,待喘息過後,她冷冷的盯着王乘風,「你通過了我的考驗。我現在聯繫我妹,今晚吃飯的時候,我把你介紹給她。」

王乘風微微一笑。

二人的第一回合較量以王乘風取勝而結束。

鴻運會所大門口外面。

蘇文綺打通了妹妹的電話,悄悄把媽媽的計劃告訴了她。

姐妹二人商量起了對策。

蘇文綺話音透着火氣,「妹,我真想掐死那個王乘風。」

「姐,為什麼?」

兩次襲胸的遭遇令蘇文綺又窘又羞,難以啟齒,「那死傢伙挺拽的!我看他不順眼!」

「那還不簡單,讓我來對付他,叫他知難而退。我有辦法讓他出醜。先讓他大出血,弄到他破產為止。」

電話那頭的蘇玉好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