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國運原神:開局被優菈記仇
國運原神:開局被優菈記仇 連載中

國運原神:開局被優菈記仇

來源:google 作者:短刀毒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優菈 都市小說 陳天風

【國運+原神+直播+扮演+無女主】由於過度的發展,整個藍星的自然資源岌岌可危,各國之間的紛爭頻頻恰在這時,域外禁地降臨,而禁地中的某些地方,竟是來自於《原神》的世界之中!作為龍國的上將軍,同時還早早的便覺醒了系統,扮演盲劍客藤虎一笑幾近極致的陳天風為國出戰然而當進到國運戰場之後,他卻是驚奇的發現,自己的隊友,竟然是記仇騎士—優菈·勞倫斯!而後隨着在域外禁地中的不斷深入,年輕的優菈在陳天風的指導之下,也是變得愈來愈強!與此同時,陳天風的第二個扮演角色阿拉德大陸的極詣——阿修羅,大暗黑天,天帝!也是由此誕生!許久之後,當國運戰場結束已經真正強大了起來的優菈也是即將回到她原本的世界之中她哭花了臉緊緊攥着陳天風的衣衫不肯鬆開,而陳天風則是依舊面目溫和的笑容,攤開大手輕輕地揉了揉優菈的小腦袋「如果我這雙眼沒有閉上就好了,優菈,以後的路,你就要自己去走了,要堅強,不要讓我擔心啊,知道了嗎?」展開

《國運原神:開局被優菈記仇》章節試讀:

微風徐徐,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專屬於山林的清新氣息。

樹葉之間相互摩擦發出的沙沙聲接連不斷。

周邊的草叢之中,也是不時的傳來一些好似動物穿行而過的細微聲響。

周邊一切的一切,此時都是盡在陳天風的感知之下。

當然了,這也包括那個此時正站在他的前方,大約兩米處的地方上。

一個有過一面之緣的,神秘而又美麗的女孩子!

而就在陳天風使用見聞色霸氣,感知着周邊的一切的時候。

同樣身為龍國國運代表者的優菈,此時也是正在做着與陳天風相同的事情。

只不過與陳天風有所不同的是。

優菈感知周邊是否存在着危險的辦法,是用她那強大五感!

故而在掃視了一圈周邊的環境之後,優菈的目光,此刻也是緩緩落到了陳天風的身上。

對於眼前這個身形高大,手持着一根盲杖的魁梧男人。

優菈是有印象的。

畢竟在不久之前,兩人才剛剛見過一面。

而且這麼多年以來。

他還是第一個跟自己說謝謝的人。

明明自己什麼忙都沒有幫上,他卻還那麼溫和客氣的跟自己再三道謝。

對於這個仇,優菈可是早早地便已經記下了。

不過在此之餘,此時優菈的心中,更多的還是一種名為擔憂的情緒。

「你好先生,我叫優菈·勞倫斯,是你的隊友。」看着對面身形高大但卻是個盲人的魁梧男子,優菈面色清冷的率先開口。

其實她原本是想以西風騎士團的禮節跟對方致以問候。

但是再想想這畢竟是個陌生的世界。

可能根本就沒有人知道,西風騎士團到底是幹什麼的。

所以,優菈便也就放棄了這麼去做。

聽得對面那自帶清幽花香的女孩子主動開口,陳天風也是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應聲回道:

「優菈·勞倫斯,好心的姑娘。」

「你好,很高興再次與你相見,我名陳天風,往後請多多關照。」

說罷,陳天風也是開始在腦海之中,快速的尋找着與『優菈·勞倫斯』這個名字有關的信息。

可是時間畢竟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之久。

陳天風對於前世世界的記憶,很多都是已經變得有些模糊不清了起來。

故而這一時半會兒的,陳天風也是並沒有精確的回想起來。

「喔!你記得我!」優菈看着雙眼緊閉的陳天風,面露一絲異色。

「當然記得,老夫身為盲人,故而對於聲音自是極其敏銳的。」

陳天風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後微笑着說道。

「原來如此。」聽得陳天風的解釋,優菈也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不過在此同時。

在她那張精緻的面龐之上,剛剛浮現出的那一縷異色不僅沒有因此而消散,反而是變得更深了起來!

「陳先生,請恕我冒昧,以你自身的情況來說,來到這危機重重的世界裏,你難道絲毫不覺得緊張嗎?」

優菈之所以有此一問。

是因為不管是剛才還是現在,她都沒有從對方的身上,察覺到哪怕一絲的緊張和恐懼!

這放在普通人的身上,顯然是非常說不過去的。

畢竟就算是她,此時也是時刻都在保持着對周邊陌生環境的警惕。

可是身前的這個男人。

他明明是個身有殘缺,就連行走都需要用盲杖探路的盲人。

但是他此時站在那裡,緊閉雙眼的臉上所露出的,是一個溫和無比的笑容。

而在那個溫和的笑容之中,優菈沒有見到絲毫的故作牽強!

她所見到的,就只有一片沉穩到了極致的淡然而已!

而對於優菈所提出的這個疑問,其實也正是現實世界中,大多數龍國民眾們此時深感疑惑的一點。

「這兩人可真是奇葩!其他的選手這會幾乎都開始朝着周邊探索去了,他們倆卻還在這閑聊!有毒吧!」

「話說你們倆這麼淡定真的好嗎?特別是那個瞎子,我怎麼感覺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去到了一個危險的地方呢!」

「我真是服了!這特么還不如讓我上呢!」

「我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淡定,因為他面對這個情況,也實在是沒有其他什麼辦法!」

「說的好,不過下次不許再說了!」

…………

聽得優菈此問,陳天風呵呵一笑。

「緊張若是有用的話,其實老夫倒也不介意如此。」

「好了,小姑娘,閑聊結束,現在讓我們來談談正事吧。」

「這山林植被茂密,我們該往哪邊前行呢!」

聽得陳天風錯開話題,似是並不願在先前的問題上多做糾纏。

見此,優菈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前方的陳天風,心中暗覺對方絕對不像自己所見到的這麼簡單。

不過既然對方不願多說,那麼優菈也自是不會勉強。

扭頭看了看四方,又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

而後優菈抬手指向了視野較為開闊,樹木並沒有那麼密集的一個方向對着陳天風說道:

「這邊的路稍微好走一點。」

「你把盲杖遞給我,我帶着你走。」

聽得優菈這麼快的便已決定好了方向。

陳天風剛剛才伸進了兜里,此時正握着三顆骰子的右手。

也是不由得鬆了開來。

有些略顯失望的搖了搖頭,陳天風也是再次的拒絕了優菈的好意。

「多謝你的好意,小姑娘。」

「老夫雖雙眼不能識物,但是卻能以心眼洞察到世間的一切。」

「山路而已,這還難不倒老夫。」

「所以你只管前行,老夫能跟得上。」

心眼!

聽得陳天風的回話,優菈頓時皺了皺好看的眉梢。

另外,他這已經是第二次拒絕自己的幫助了。

哼,自大要強的男人。

明明看起來也才三十多歲而已,卻總是自稱什麼老夫。

這個仇,我優菈·勞倫斯。

再次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