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孤僻女的大暖男
孤僻女的大暖男 連載中

孤僻女的大暖男

來源:google 作者:林鹿安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向陽 林鹿安安 現代言情

我是李向陽,一個從小就不被父母喜愛的女孩我成了爸爸工作不順,媽媽婚姻失敗的發泄口從小的家庭環境造成了我孤僻敏感的性格,我不喜歡與人交流,我逃不掉校園暴力,這一切都不是我的錯直到我遇到了那個男孩,他是春日的暖陽,而我是寒冬里的陰雨,我們是那麼的格格不入,但他卻總能把我生活中的陰暗驅散走他是我的救贖嗎?展開

《孤僻女的大暖男》章節試讀:

在1999年夏,知了一聲聲的叫喚着,彷彿在抗議這炎熱的天氣。

一聲嬰兒的啼哭宣告着這世界又多了個人口。

「生了生了!恭喜你們,是個漂亮的小姑娘。」醫生抱着初生的嬰兒對着一個男人說。

「女的?醫生,你是不是搞錯了?明明是個兒子啊!」男人看都沒看孩子一眼,對醫生說的話非常不滿意。

「怎麼會搞錯,是男是女我還分不清嘛?」醫生把孩子塞到男人的手上就走了。

男人滿臉嫌棄的看了一眼懷裡的女嬰,走到妻子的旁邊冷冰冰的說了句,「怎麼會是個女兒呢?」

剛生完孩子的妻子虛弱的回答,「會不會是搞錯了?老姑明明說我這肚子圓是個男孩。」

「這還能搞錯啊?從你肚子里拿出來的,還能狸貓換太子嘛?」男人忍不住了直接大聲囔囔起來。

「你幹什麼,這裡是病房!不許大聲吵鬧。」護士醫生聽到這麼大的聲響也被嚇到了。

男人只得氣憤憤的抱着孩子走了。

「這什麼男的啊!老婆剛生完孩子不關心也就算了,居然還在大吼大叫。」

「聽說是因為他老婆生了個女兒才這樣的。」

「男孩女孩不都是自己的孩子嗎?」

「他是事業單位的,只能生一個。」

「那難怪了,哎!攤上這樣的男的,不管是老婆還是孩子都苦啊!」

男人走後,病房裡的人在小聲討論着。而女人躺在病床上默默流着眼淚,這是命運的不公,這是肚子的不爭氣。她在哭自己的命運,她在哭自己的未來。

男人抱着孩子離開醫院,走到一個公園旁邊,把孩子放到一個小草叢裡,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志剛,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紅英生了嗎?男孩女孩?」男人的母親坐在家門口,看到男人一個人垂頭喪氣的走進來,急忙站起來問道。

「媽,生了個女兒。」

「女兒?」老太太先是震驚了一下,然後又恢復神色,「女兒也好啊!孩子在醫院嗎?」

「媽,我們李家三代單傳,不能在我這裡斷了。我是事業單位的,不能生二胎,所以這個孩子我們不能要。」男人眼角流下了淚水。

「混蛋,你說什麼混話呢?」老太太聽到這句話氣得直哆嗦,「你把孩子帶哪去了?」

「這孩子不能要,我們對外就說紅英生了個死胎,等她身體好了,我們還可以再生一個。」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男人的臉上,「我怎麼會生出你這樣混蛋的東西出來呢?我再問你一遍,孩子呢?」

看着母親氣得直跺腳,男人只得說出孩子的下落。

而正是因為有奶奶的堅持,這個孩子才能再次回到這個家。

這個孩子的降生並沒有給這個家庭帶來多少的喜悅,只因為她是女孩。反而因為有她,讓家裡產生無數次爭吵。

而這個女孩就是李向陽。向陽這個名字是奶奶取的,奶奶很喜歡她這個小孫女。奶奶有文化,讀過書,而且喜歡向日葵。她對於這個生於盛夏的孩子很是喜歡,於是賜名向陽。寓意是一生中都向著陽光樂觀向上的生活着。

李向陽的誕生對於這對年輕夫婦來說並不是什麼喜事,再加上是女孩的緣故,更談不上高興。

在她兩歲大的時候,父親因為嚴格遵守計劃生育政策,在這個重男輕女嚴重的村子裏,都沒有偷偷生二胎而被領導重視,成功被調到A城工作。母親理所應當的和父親一起離開這個窮鄉僻壤。而李向陽呢,無法和父母一起走,只能跟着爺爺奶奶生活着。在奶奶身邊一待就是六年。

「竹林下,草叢邊,小小人兒鋤草勤。」六歲的李向陽戴着爺爺編的草帽,腳邊放着一個適合她人兒大小的竹籃子,手中又正好有一把不大不小正合她小小手掌的鐮刀。穿着碎花小裙子的李向陽,一邊使勁的拉着草,一邊有模有樣的割着,嘴裏還碎碎念着奶奶教的小兒歌。

「奶奶奶奶,你看我割了好多好多喲!白白今天可以吃好飽了呀!」李向陽提溜着小籃子,把小鐮刀丟到了一邊去,一蹦一跳的跑到割草的奶奶旁。對了,李向陽口中的白白是只兔子的名字,是她養大的,最近生了小兔子,正休養着呢!

「哎呀,陽陽,你那一點點不夠白白塞它的大門牙呢!」奶奶看了一眼李向陽的竹籃子,抖了抖自己籃子里的草,「你看,至少要這麼多喲!」奶奶拍了拍手上的泥,整了整李向陽因為剛剛一蹦一跳而歪掉的草帽。

「啊!」李向陽撇了撇嘴,「那我繼續去割,我不但要給白白當晚飯吃,還要給貝貝,寶寶吃。嘻嘻。」又跳着去撿回小鐮刀,繼續念着,「竹林下,草叢邊,小小人兒拔草勤。我是勤勞的小蜜蜂呀呀呀!」

李向陽和爺爺奶奶待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快樂的。她的乖巧懂事,她那張甜甜的嘴,深受村裡許多人的喜愛,就連重男輕女的爺爺都無比疼愛她。小時候的她喜歡許多的動物,家裡養了兩隻小貓咪,一隻白的一隻黃的名喚大白小黃,還有一隻中華田園犬叫阿旺,哦還有一隻兔子,叫白白,以及白白的所有孩子。這些都是陪着李向陽長大的小夥伴。

一轉眼,李向陽和爺爺奶奶已經生活了六年,也到了入學堂的年紀。每當看到村裡其他的孩子背着書本和父母去鎮上讀書她就無比羨慕,她也想念爸爸媽媽。但是一想到如果和爸爸媽媽去城裡,那就要和爺爺奶奶大白小黃阿旺白白分開就不想去了。

但是,讀書的事情怎麼可以因為這些事情而耽擱呢!城裡的父母早打電話回來過,說暑假結束前要回來帶她去城裡,就連學校也安排好了。

奶奶自然是捨不得的,但畢竟孩子大了也有求學的資格。

蟬鳴的夏夜裡,奶奶把李向陽叫過來。她抱着兔子白白走了過來,手裡拿着一撮草喂着。「陽陽啊!」奶奶一把抱過李向陽,讓李向陽坐在她的腿上,「想不想爸爸媽媽啊?」「嗯?」李向陽思考了一會,老實說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父母了,已經快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子了。但還是點了點頭「當然想呀!」

「那想不想讀書呀?」奶奶順了順李向陽的頭髮,隨便摸了摸白白的頭。

「想呀!」她激動的轉過身子,「奶奶,我可以讀書了嘛?我也有小書包可以背了嘛?」

「哈哈,是呀!我們小陽陽也要上學堂了。」奶奶抱緊了李向陽。「你的爸爸媽媽說呀,過幾天就來接你去城裡,馬上你就可以進學校讀書啦!」

「哇!」李向陽一把跳了起來,害得白白差點掉了,「真的嗎?那奶奶去嘛?大白小黃去嘛?阿旺去嘛?哦白白一定要去,不然我睡不着的。」她從小有一個怪癖,喜歡抱着一隻兔子睡覺,不然睡不着。這隻白白已經陪她一起好久了。

「陽陽。」奶奶起身,蹲着看着李向陽,「我們都不能去,只有你去。放心,你去城裡呢就好好讀書,家裡這些小夥伴有奶奶在呢!」

「可..可是。」李向陽抱緊了懷裡的白白,好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但是也好想和爺爺奶奶在一起。

為什麼要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