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黑臉與白臉
黑臉與白臉 連載中

黑臉與白臉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布丁的芒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崇禮 都市小說 金銀換

金銀換是金雞嶺現任村支書,是上任村長金滿堂費了好多心思才求來的寶貝疙瘩,作為金家三代單傳的香餑餑,在三十歲那年毫無懸念地從他爹滿堂老漢手裡接過了掌門人的大旗,用他的精明能幹和左右逢源,將金家延續了幾百年的榮光幾乎推到了巔峰然而,一切的輝煌,隨着一個叫白崇禮的黃毛小子的極速成長,終於灰飛煙滅......展開

《黑臉與白臉》章節試讀:

秀清又懷孕了,金滿堂像個悉心的老媽子,跑前跑後,周到而體貼,對待孩子們的態度也與以往判若兩人,和氣而親切,只是老婆和女兒們都不知道,這一切都源於那個未出生的生命,金滿堂認定那是他的兒子,他心甘情願地服侍着秀清,這讓秀清不適應的同時有點受寵若驚。其實在金滿堂的心裏,秀清和三個女兒的地位並沒有任何的提升,他一反常態的表現只是被兒子即將到來的喜悅沖昏了頭腦,秀清和女兒們只是沾了這個兒子的光。六月六這天,金滿堂交待了秀清幾句就下地了。實際上下地是假,想到金雞嶺去拜祭一下祖先才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地里的緊要活兒,根本輪不到他上手,有的是人上趕着幫他弄,他下地也就是象徵性地看看漲勢,除除雜草。秀清這幾天就要生了,他得去祖墳上好好念叨念叨,祈求金家的列祖列宗以及金雞保佑他能生個兒子。

從遷墳後,金滿堂只在過年的時候祭拜過祖宗們。半年未來,正是萬物瘋漲的季節,墳頭上的雜草也不例外,把墳前的供台蓋了個嚴嚴實實。金滿堂扒拉出一處空地,把供品擺好,香火點齊,一邊拔草,一邊向他死去的親人們禱告着。六月的天燥熱無比,好勞力都禁不住曬,更別說當村長几年養尊處優慣了的金滿堂,儘管只是些簡單拔草的活兒,一個時辰下來,也有些乏累了。反正也四下里無人,不用顧及啥形象,金滿堂找了個樹蔭涼,想就地躺下稍稍歇息一下。剛躺在地上,正翻騰着想找一個舒服姿勢的金滿堂,透過樹蔭隱隱約約看見金雞嶺的上方升起一片紅雲,一剎那就不見了。

還沒等金滿堂回過神,就聽見有個急切的聲音滿山地扯着嗓子喊:「滿堂哥,你在哪兒呀,秀清嫂子怕是要生了,趕快回家吧。」遠遠地聽不真切,有點像他堂弟金滿庫的女人。金滿堂一躍而起,連鞋也顧不上提,撒腿就往家跑,剛到院門口就聽見一陣響亮的哭聲。也不知道是馬瞎子有本事還是金滿堂有本事,秀清真的生了個小子。金滿堂激動了好幾天才發現他的小子還沒有名字呢,經過慎重考慮,他決定給自己的小子取名金銀換。明白人一聽這名字就知道金滿堂真真是在炫耀,什麼金銀換,求爺爺告奶奶好不容易盼來這麼一個帶把兒的,是金銀都不換才對。

鄉下人喜歡求神拜佛,靈驗了之後講究還願。得了貴子的金滿堂,大包小裹地帶了好多東西,專程跑了一趟後山去酬謝馬瞎子,千恩萬謝的話鋪墊了半天之後,金滿堂假裝不經意地提了一下那片紅雲的事,字裡行間都透露出金銀換就是一片祥雲的意思。熟知人情世故如馬瞎子,巴不得做個順水人情,他故作誇張地說:「上次你來,我就覺得你們家能子孫昌盛,沒想到竟然如此不同凡響,雖說天機不可泄露,但你家的運道遠不止此。」馬瞎子的一番預言讓金滿堂很是受用,破例又掏出了兩張大團結當作他泄露天機的補償和謝禮。心滿意足地辭別了馬瞎子後,金滿堂馬不停蹄地趕回家,召集來本家的兄弟們,關上門對他們詳細講述了金銀換出生當天的奇遇以及馬瞎子的一番言論。從此以後,金家的人更認定金銀換不同凡響的出生,越發顯得彌足珍貴了。

庄稼人有句話:「六月的蛇,活信子」,那意思就是生在蛇年六月的人不得了,從命相上看,這樣的人精於世故,一生左右逢源,做官的官運亨通,做生意的財源滾滾,就是種莊稼也能比別人多幾分收成。金銀換就出生在蛇年的六月六,根據馬瞎子的理論,這樣的命不大富大貴都難。金銀換的童年是在無憂無慮中度過的,同齡的孩子早就下地放牲口、打豬草的時候,八歲的金銀換還時不時地躺在他媽秀清懷裡撒個嬌,或者為了達到某種目的躺在地上打滾撒個潑。到了十二歲,別家的孩子忙着掙隊上的工分補貼家用,金銀換卻是冬天上山打野雞野兔,夏天下河摸魚撈蝦。

在金銀換的觀念里,他們家根本不用掙那幾個工分糊口,金雞嶺是他爹金滿堂說了算,那工分還不是想有多少就能有多少,再說他還有三個任他差遣的姐姐,家裡即便真的有活兒,也輪不上他這個「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的寶貝疙瘩。這就是金銀換從小接受的教育,整個童年以及青少年時期,金銀換渾身都瀰漫著一種優越感。到了三十歲那年,經過他爹滿堂老漢的力薦,金銀換順理成章地成了金雞嶺的新村長,不過那時已不興叫村長了,大家見面都客氣地喊他金支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