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賀少的私寵新妻
賀少的私寵新妻 連載中

賀少的私寵新妻

來源:外網 作者:莫宛溪賀煜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莫宛溪賀煜城 都市言情

被閨蜜設計,本以為人生毀了,誰料卻陰差陽錯進錯房間。一夜醒來,發現身邊躺着一個人帥腿長的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還要娶她。這就算了,本以為他是個窮光蛋,誰料婚後黑卡金卡無數隨便刷。引得白蓮花羨慕無比,被寵上天的感覺真好。展開

《賀少的私寵新妻》章節試讀:

陸子涵知道自己沒有能力自保,除非她能不要陸家的一切光環,可是她能不要嗎?
沒有了陸家她什麼都不是,只有在陸家的基礎上她才會被人高看幾眼。
她拉不下臉去做普通工作,她無法過艱苦樸素的日子,陸子涵這一瞬間才發現自己真的沒有什麼用。
她一直都是靠陸家,靠着陸子言的庇護生活,她不能讓陸子康母子算計她,唯一的辦法就是救陸子言出來,繼續讓陸子言給她遮風擋雨保駕護航。
只要救出陸子言,讓陸子言不用坐牢,她就有了後盾,可是現在陸父已經放棄了陸子言,她能求的人都求了沒有什麼用,目前為止已經是找不到任何可以求的人了。
沒有人幫她,她怎麼救陸子言?
她自己是沒有任何能力可以救陸子言的,難道就真的找不到人可以幫她了嗎?
陸子涵用沒有斷的那隻手撕扯着頭髮,頭皮被她扯得生疼,但是還是找不到辦法來。
就在絕望無助的時刻,電話響了。
陸子涵抓起手機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愣了一下才接通:「喂!」
沙啞的男聲傳來:「陸小姐,是我!最近還好吧?」
「我的事情你應該很清楚吧?你覺得我現在能好起來?」陸子涵反問。
張恆聽出了陸子涵的憤怒和不甘心,要的就是陸子涵不痛快,痛快他還怎麼利用她,他呵呵笑了一聲,「陸小姐你的事情我的確都知道,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之前慘不代表你現在還慘不是嗎?」
「呵呵!」陸子涵也笑了一聲,「我現在依舊很慘,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找你是想和你談筆交易!」
「交易?」
「對,就是交易,我得到一個消息,蘇曼妮在葉家的酒會被算計了,她想把這一切推到蘇七七和莫宛溪的身上……」
陸子涵打斷了張恆的話:「這和我有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你和你哥之所以變成這樣不都是因為賀煜城嗎?你不想讓賀煜城不好過?」
「蘇曼妮和賀煜城有什麼關係?八竿子打不着吧?」
「別急,聽我慢慢告訴你。蘇曼妮被葉俊峰大張旗鼓的簽為品牌代言人的事情你應該聽說了吧?葉俊峰為什麼簽蘇曼妮這樣的東西作為品牌代言人你應該不知道原因對不對?我今天就告訴你原因。那是因為葉俊峰和蘇曼妮的阿姨顏卿曾經是一對恩愛情侶,葉俊峰簽蘇曼妮是為了顏卿。」
陸子涵態度冷淡:「然後呢?你說了這麼多和我還是沒有關係啊?」
「別急,我話還沒有說完呢。現在因為蘇曼妮昨天晚上在酒會上出醜被算計的事情,葉家老爺子要逼着蘇曼妮解約,這對葉俊峰來說是件非常生氣的事情,畢竟他對顏卿沒法交代了。如果把始作俑者往莫宛溪和蘇七七身上套,就會讓葉俊峰和賀煜城起爭端,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是恨賀煜城到了極致,這是一個你報仇的好機會不是嗎?」
「呵呵,你想讓我做什麼?」
「把蘇曼妮在酒會上被算計的事情爆出去,往莫宛溪身上潑髒水,讓葉俊峰相信是莫宛溪為了替蘇七七出氣算計了蘇曼妮,葉俊峰肯定不會這樣算了,他要是針對莫宛溪,這戲就好看了,畢竟賀煜城最見不得莫宛溪受委屈,他一定會和葉俊峰翻臉的。」
賀煜城不捨得讓莫宛溪受委屈陸子涵已經深刻體會到了,要不是她去挑釁莫宛溪也不會斷了肋骨,也不會斷手。
恨意萌生,陸子涵卻並沒有馬上答應張恆:「既然是交易,那就得讓雙方都有利可圖,我幫你散布假新聞栽贓莫宛溪挑起賀煜城和葉俊峰的內鬥,那你能為我做什麼?」
張恆馬上回答道:「陸小姐,你哥現在已經敗了,你繼母不會讓你在陸家繼續逍遙下去的,接下來你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你應該清楚知道這一點吧?我可以為你謀取你想要的福利,讓你在陸家拿到一個好的位置等待你哥復出。」
「你幫我在陸家拿到一個好位置?你確定不是在說笑話?」陸子涵怎麼可能相信。
陸父重男輕女思想嚴重,陸子言之前是陸父的希望,現在陸子言倒了,他肯定會扶持現任老婆的孩子,陸子康都那麼囂張的來國內了,陸家的公司里哪裡有她說話的份。
只是這個神秘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目前還不清楚,也許他真的有這個能力呢?
陸子涵心裏湧起一股希望,說不定神秘人能夠幫助陸子言也不一定。
「這可不是一句話說說就可以,我要看到實際行動!目前為止我已經幫你做了幾件事,可是我連你是誰我都不知道,這太不公平了,要是你只是想要利用我後就一拍兩散,那我且不是吃虧了?」
「陸小姐這是不信任我啊?」
「當然,你沒有讓我信任的理由,你要我繼續和你合作必須讓我有和你合作下去的理由,要麼你告訴我身份,讓我看到你的誠意,不然我不會給你當槍使的。」
「你不想看到你哥復出了?」張恆問。
「我當然想看到我哥復出,但是現在我哥復出的機會已經沒有了,你不告訴我身份也可以,你幫我讓我哥免牢獄之災,這樣一來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我也不用去關注你的身份。」
陸子涵竟然打着想讓陸子言不坐牢的想法,張恆馬上拒絕了,「這不可能!你哥的事情板上釘釘有賀煜城盯着我沒有辦法幫他。」
「所以還合作什麼?我哥已經沒有機會了,我也報不了仇,接下來我的人生就是找一個男人衣食無憂的嫁過去就行了,別的不在我考慮範圍。」
張恆怎麼可能會相信陸子涵會放棄,她語氣里都是滿滿的怨氣,這樣的人會放棄不是天大的笑話。「陸小姐我知道你不會放棄,你想要知道我的身份其實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牽扯太多,我不想過早暴露自己。」
這意思是不相信自己,陸子涵冷笑了一聲,「你說我不信任你,你自己何嘗信任過我?我們互相不信任,這合作談何容易?我覺得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讓我們彼此建立信任吧。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我們彼此信任。」

《賀少的私寵新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