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華杉講透《資治通鑒》(戰國到三國·共7冊)
華杉講透《資治通鑒》(戰國到三國·共7冊) 連載中

華杉講透《資治通鑒》(戰國到三國·共7冊)

來源:外網 作者:華杉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華杉 恐怖靈異

古代皇帝們的枕邊書,今天領導者的工具書!從戰國到三國!通篇大白話,拿起來就放不下!翻開本書,像讀小說一樣津津有味讀懂《資治通鑒》。古人智慧,一看就會。展開

《華杉講透《資治通鑒》(戰國到三國·共7冊)》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自序

君子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我寫這本《華杉講透〈資治通鑒〉》,希望給讀者貢獻兩個價值:一是輕輕鬆鬆通讀《資治通鑒》,把故事講好,一讀就懂,把道理講清楚,一看就明白;二是真正能學到東西,用在自己身上,知行合一。

要實現這兩個價值,就要寫成《資「自」通鑒》。什麼意思呢?司馬光寫《資治通鑒》,是寫給皇上看的,讓皇上學習歷史,從中找到治國理政的經驗教訓。而我這本書,是寫給我自己看的,是寫給和我一樣的普通人看的,讓人們從中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經營事業和人生的經驗教訓。正如宋神宗在為《資治通鑒》御制序言中所說:「君子多識前言往行以畜(音xù,養育之意)其德。」我們讀《資治通鑒》的目的,就在於「畜德」,提高自己的智慧和修養。

為什麼要讀史呢?就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歷史的產物,也是形成未來的參與者。讀史可以理解今日之中國、今日之世界為什麼是這樣子,也可以理解今日之我為什麼是這樣子。現在雖然是全球化的時代,但我們每個人都首先是中國人,我們與生俱來就繼承着中國獨特的政治和文化遺產。這些遺產構成了我們生存發展的環境,也存在於我們每個人的血脈里,是我們的文化基因。這文化既在我們之內,也在我們之外,構成我們的思想觀念,讓我們浸泡在其中。

《資治通鑒》從戰國的三家分晉,寫到後周世宗顯德六年(公元959年)征淮南,一共16個朝代,1362年的歷史。可以說,這就是中國政治和文化遺產的集大成。現在不是流行講大數據嗎?這就是歷史的大數據。

這些歷史大數據,是歷朝歷代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和故事,是一本超級案例集。這些人物,是中國人的「原型人物」,這些故事,是中國社會的「原型故事」,驅動這些人物和故事的力量,就是中國歷史的「社會原理」和「文化原力」。我們今天遇到的問題和困惑,無論是家國天下的,還是個人遭遇的,歷史先輩都遇到過,都處理過,都有經驗教訓,找到原型、原理和原力,就可以更好地理解我們今天的社會,指導我們的生存、學習和發展。

《華杉講透〈資治通鑒〉》是我「華杉講透歷史智慧系列」的第六部書。之前我寫完了《華杉講透〈孫子兵法〉》《華杉講透〈論語〉》《華杉講透〈孟子〉》《華杉講透〈大學中庸〉》《華杉講透王陽明〈傳習錄〉》。完成《資治通鑒》之後,我還會寫講透《史記》,整個講透系列六本書,也可以說整體是一本書,為什麼呢?因為後兩本,《資治通鑒》和《史記》,可以說是前五本書的案例集。不是說「半部《論語》治天下」嗎?在對《資治通鑒》的解讀中,和平年代的事件和議論,我就用儒家思想來作案例分析。而戰爭年代的軍事部分,則用《孫子兵法》來作對照講解。這樣,六本書結合起來,就是中國歷史、中國文化、中國智慧最精華部分的理論和案例大全了。

寫這一部書,是我「為往聖繼絕學」心愿的一部分,之前寫《孫子兵法》和「儒家思想」,是因為那是中國智慧的母體。而寫《資治通鑒》,是因為它篇幅太大,現在很難有人能花精力去寫,所以我就想利用我的優點――能下日日不斷之功,滴水穿石――利用每天早上5∶00到7∶00的寫作時間,花上十年,把這個工作做了。

孔子說:「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繼承往聖先賢的遺志,敘述他們的事迹,我這也是為祖先盡孝吧!

《資治通鑒》各種版本的權威,當然是歷經宋、元兩朝的胡三省的注本,後人無法超越了。但是,胡三省的注釋,仍是古文,絕大多數人讀不了。目前大家讀的《資治通鑒》白話文版,一種是文白對照版,通常是找若干歷史或中文教授,每人分解一部分合譯,其出發點只在於譯,不在於講,可讀性不是很強,而且每個人的理解也不一樣。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過分翻譯,譯得像白開水,失去了原文的氣脈。我在譯註時,力圖盡量保留原文的韻味,特別是一些傳世警句,如果直譯就太可惜了。所以,我先保留原句,再作解釋,在文白之間,把握到比《三國演義》再白一點就可以了,能讓讀者沒有閱讀困難,又能體驗到一點古風古韻。

另一種白話文版,就是《柏楊版〈資治通鑒〉》。柏楊老師懷着對中國歷史「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否定態度和憎恨情緒,基本上通篇都是痛斥,而且「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中國人」,讀得我心驚肉跳。我覺得他用現代語境來臧否中國古人,着力於批判,而不是借鑒,這不但對古人不公平,而且也無益於讀者的學習進步。說實話,讀了他的版本,是我發願要重寫《資治通鑒》解讀的重要原因。但是,如果沒有柏楊老師做的大量考據工作,我也沒法這麼容易去寫這套書。對他的評論,我也作了部分收錄。

宋神宗在御制序言中說:「惟是非不謬於聖人,褒貶出於至當,則良史之才矣。」我也用這句話來要求我這套書,是非明確,褒貶恰當,而且基本以中國儒家思想為價值觀標準,懷着對祖先的感情和敬意去寫。至於與「現代觀念」不一致的地方,就要讀者自己去辨別了。

神宗又說《資治通鑒》:「其中所記載的明君、良臣,他們切磋琢磨治國理政之道,他們相互商議討論的精當之語,他們制定的德政和刑法,在天人相與之際,吉凶和善惡的原理,威福和盛衰之根本,規模和利害之功效,良將之方略,循吏之條教,評判其邪正,概括其善治與疏忽,其辭令淵厚,箴諫深切,可謂齊備!」

神宗這個評價,高度概括,令人神往。今天我寫《資治通鑒》,就以胡三省的注本為本,結合張居正的《資治通鑒》講稿,和王夫之的《讀通鑒論》來寫。希望能用現代的語言,還給讀者原汁原味的古人智慧,再以「華杉講透」的點評,與讀者分享我的心得體會,知行合一。

《資治通鑒》全文三百餘萬字,我這套「講透」,也將有五百萬字之巨,其中謬誤,在所難免,望讀者不吝批評指正!

華杉

2018年9月23日於上海寓所

《華杉講透《資治通鑒》(戰國到三國·共7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