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連載中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夢莉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秋水 現代言情 聶鴻

四年前,徐秋水在成人禮上被姐姐設計丟失了清白,生下了兒子徐小宏,為了徐家公司的金融危機,為了三百萬的救急資金,隱瞞了兒子徐小宏的存在和一個陌生男人簽訂了協議結了婚四年後,徐秋水帶兒子逛商場,被丈夫聶鴻撞見,兒子徐小宏擅自跑到她丈夫面前,一大一小倆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面對面大眼瞪小眼,然後丈夫帶着親子鑒定來纏她,把即將到期的結婚協議書撕掉!單方面宣布協議作廢!徐秋水從此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展開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章節試讀:

「徐秋水,我送你的成人禮就在這裡,進去好好享用吧,賤人!」徐梓萱笑着把徐秋水半拖半拽弄進酒店的房間。

徐秋水想推開扶着她的人,可渾身發軟無力。

她明明記得,自己在成人禮上只喝了姐姐梓萱敬她的酒水一口而已,怎麼會可能會酒勁兒上頭!

徐梓萱瞥了一眼床上側躺着的男人,把徐秋水推倒過去,唇角勾起笑意,轉身離開帶上了門。

「梓、梓萱,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我好難受啊……」

熱,渾身像是被火爐烤着一般。

黑暗中她看不見任何東西,下意識的往旁邊的人蹭去。

床上的男人察覺到有人靠近,他一瞬間驚醒,狹長的丹鳳眼裡有不悅一閃而過。男人微愣,隨即反應過來:「誰送你過來的,嗯?」

徐秋水大汗淋漓的從噩夢中醒來,猛然睜開眼,身體的酸痛讓她失神的眼睛有了焦距。

暖色暗光的房間內,衣服散落一地,徐秋水的視線漸漸轉到躺在她旁邊的男人的背影上,瞳孔一縮,嚇得連滾帶爬地滾下床。

不是夢!竟然不是夢!

徐秋水看着這荒唐的一幕,眼睛眼淚賴賴直掉,腦子裡閃過徐梓萱遞給她酒水的記憶。

「徐秋水,恭喜你成年了,這杯酒敬你……」

她就是喝了那口酒,才會毫無意識地被拖到這裡來。

徐秋水緊緊捂着嘴巴不敢哭出聲,撿起地上的衣服匆忙穿上,連床上的男人的正臉都不敢看一眼就倉惶衝出房間逃離酒店。

門剛被關上的動靜讓房內的男人微微皺眉,他赤果的長臂在身旁的床位上勾到一條被子,那雙緊閉的黑眸瞬間睜開!

「……」

男人盯着旁邊空蕩蕩的床位半響,意識到女人逃走了,才扶着額頭坐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機打了通電話啞聲交代,「查豪格酒店S001房……嗯,睡得太深被那個女人給跑了……務必查清楚!」

四年後——

聶家別墅。

啪——

王芷把A市的娛樂新聞報紙狠狠甩在大理石桌上,冷冽的眼神射向旁邊微垂着頭的女人臉上,「他又換女人了?」

徐秋水眼角的餘光瞥見報紙上俊美的男人和女模特同出酒店的照片,唇角微微蠕動輕聲開口,「阿鴻已經很少在外面找女人了,這照片也許是假的……」

「你還幫着他說話!」

王芷口氣微重,看着乖巧溫柔的兒媳婦,頭疼地拍了下額頭,「你要知道一個女人,想要留住一個男人的心,沒一點手腕是不行的!如果你沒有手腕,留不住自己的老公,這少奶奶的位置遲早得讓出去給別人。」

「我知道的,媽。」徐秋水柔聲附和。

王芷瞥了一眼她的肚子,放柔了聲音,「你們結婚已經三年,你的肚子也該爭氣點了。」

徐秋水又垂下小臉一臉遲疑,「媽,孩子的事,是要隨緣的。」

結婚三年,聶鴻從沒踏進她的別墅半步,婚約協議上也寫的很清楚,他要的只是一個搪塞聶家的乾淨女人,而她則得到三百萬,她不僅沒資格插足她的私生活,更沒資格爬上他的床,懷他的種。

王芷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她一眼,「隨什麼緣?要我看,你和阿鴻都搬回來才是最好的,免得讓他在外面天天招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徐秋水抿唇無語,懷孕牽扯到契約,由她和婆婆說壓根兒說不通,關鍵得聶鴻出面來應付。

王芷頭痛的揉了揉額角,三年前她就覺得的這個女人出身雖然不堪,可好歹乖順懂事,然現在看着自家兒子成天在外面被爆出的花邊新聞,越來越覺得,兒媳婦這份乖順溫柔過了頭,成了逆來順受反而不好。

「媽,什麼事讓您這麼生氣,頭疼病又犯了?」

男人的調笑聲適時響起,徐秋水抬頭看過去,發現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玄關處。

男人雙手環胸,鳳眼含笑,薄唇微勾,長着俊美迷人的皮囊,擁有風度翩翩的外表,襯托得他的白襯衫上的紅唇印相當刺眼。

「你這個混小子,又去給我鬼混!」

王芷一看到他衣服上的唇印,氣的拿起桌子上的娛樂雜誌就對着他砸了過去。

聶鴻熟門熟路的躲開,抓住那份報紙輕笑,「媽,瞧把你急的。」

話落,他突然伸手一把摟住徐秋水的肩,臉上滿是玩世不恭的笑意,「口紅印是我親親老婆的,不信你問她?」

王芷看向徐秋水,一臉的質疑。

徐秋水順勢把腦袋靠在男人的懷裡,又故作羞赧地垂下小臉,「媽,口紅印是我的。」

王芷看看自家兒子一臉浪痞的模樣,再看看兒媳婦害羞的模樣,才冷哼一聲,勉強相信了這口紅印的歸屬。

「謝謝老婆為我作證。」

聶鴻為了證實夫妻情深意濃,摟着她細腰的手臂收緊,讓她更貼近他的身體,當著王芷的面,俯身在徐秋水的手背上深情地落下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應、應該的!」

徐秋水臉色有點不自然,趕緊別開臉,以前偶爾定期回聶家,聶鴻會為了做戲和她做親密的摟抱相擁的舉動,可像這種吻還是第一次……

聶鴻捕捉到她臉頰上浮現的紅暈,精深鳳眸微微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