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連載中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來源:google 作者:季新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秦 季新晴 現代言情

夜深偌大的房間內,季新晴虛弱地躺在床上,因發高燒,臉部發燙,很是難受,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撫摸着四歲小女兒的頭髮,季新晴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澀,眼淚無....展開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章節試讀:

季新晴坐在副駕駛的位置。

她的餘光每每瞥到孟秦閱,都能看到他冷硬的臉部線條。

季新晴猜到孟秦閱在生氣。

可只要一想起發票的事,她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了下來。

車內的氣氛很壓抑,誰也沒有主動開口。

等到前方紅燈,車子停下來後,季新晴才聽到耳邊一道不咸不淡的聲音,「季新晴,你最近還真是長能耐了你。」

季新晴不明所以地望着他,「秦閱,你什麼意思?」

「呵?我什麼意思?季新晴,你還跟我裝什麼裝?」

孟秦閱越說越來氣,嗓門也越來也大。

「要不是你在爸面前說了些什麼,爸他怎麼可能三番兩次地提孩子的事!

上次家庭聚餐,我看在小闌珊的面子上,沒跟你發火!

可你倒好,還不收斂着點!

季新晴,你這樣有意思嗎?我身體有問題又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你還三番兩次地用孩子的事刺激我,你要把我性無能的事公之於眾才滿意是不是!」

孟秦閱又狠狠地拍下方向盤。

「季新晴,你說啊,看到我被別人嘲笑你才開心是不是!」

季新晴愣怔地望着他,她完全沒料到孟秦閱竟然會發脾氣。

她的鼻尖有些酸,緩了緩,才靜靜地出聲解釋,「秦閱,你忘記張醫生當初是誰找來的了嗎?」

「早在我們婚後半年還沒有孩子後,爸就將張醫生找來了。」

「而你身體有問題,我也是在婚後一年後才知道的。」

越說越心寒,季新晴完全沒想到,陪了孟秦閱將近六年,他竟然會將她想的這麼狹隘。

她突然止住了話,望向孟秦閱,又開口說,「爸從一開始就指望着我能為孟家開枝散葉,秦閱,這你不會不知道吧?」

她這麼心平氣和自己開口講話,孟秦閱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紅燈已經過去,身後有不耐煩的鳴笛聲傳來。

孟秦閱皺了下眉,緩緩發動了車子。

季新晴又說,「秦閱,你口口聲聲說讓我相信你,可你呢,你又什麼時候相信過我?」

「你又不是不知道爸他早就在盼着要孫子,他說的話我能拒絕嗎?我能說不去看張醫生嗎?我能將你身體有問題的事告訴他嗎?」

「媽和秦玉因為小闌珊的事,一直排斥我,而爸他,他雖然嘴上沒說,可我也知道,他還是因為孫子的事對我失望了。」

「可是秦閱,你怎麼可以也這麼對我?」季新晴疲憊地躺在了椅背上,望着窗外,她又恍惚的說,「我如果要將你身體的事公之於眾,怎麼還會答應你去做試管嬰兒?又怎麼還會等到現在?」

孟秦閱的臉色變了幾變,終究還是收斂了點,不自然地咳嗽了聲。

「那新晴,待會到醫院,你還是老樣子幫我應付下張醫生,男人總有點自尊,更何況還是那方面的問題,如果讓張醫生知道,那還不如殺了我!」

他小心地瞄了眼季新晴,發現季新晴正望着窗外發獃。

他生怕她沒聽到剛剛的話,叫了一聲,「新晴?」

季新晴深吸了一口氣,暗暗壓下去了心底的苦澀,輕聲回道,「知道了秦閱,我會幫你瞞着張醫生的。」

聽她鬆口,孟秦閱這才悄悄地舒了一口氣。

車子開到醫院。

孟秦閱就像故意為了求她原諒似的,紳士地開了車門,還伸出了手,「美麗的季新晴女士,請下車。」

若是放在從前,季新晴絕對會高興的忘乎所以。

可是現在……

想起孟秦閱最近三番兩次的發脾氣,季新晴的眸有些黯淡,勉強彎了彎嘴角,她還是笑着將手放在了孟秦閱的手心。

「那麻煩你了孟秦閱先生。」

她和他相視一笑。

季新晴挽着孟秦閱走進醫院。

「秦閱,我先打個電話給張醫生,告訴他我們來了。」

孟秦閱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後指了指不遠處一個盆栽,「好,我在那等你。」

季新晴隨後走到一個小角落,打了張醫生的電話。

打完電話,季新晴走到盆栽處,竟發現孟秦閱也在打電話。

看到季新晴,孟秦閱的神色有些慌張,他捂着嘴小聲地說了句話後便迅速掛了電話。

他又走到季新晴跟前,歉意的開口道,「新晴。」

季新晴心一沉,又聽到孟秦閱開口,「對不起啊新晴,我恐怕不能陪你了,公司有筆生意出了差錯,我現在要趕緊回去一趟。」

他的神情略顯焦急,「不說了啊新晴,我趕時間,得回去了,你一個人可以的吧?」

季新晴蠕動了下唇瓣,可還什麼都沒說,孟秦閱已經抬腳走了。

「就這樣吧新晴,我先回去了,你幫我應付下張醫生。」

可孟秦閱還沒走幾步,季新晴就突然轉身追上了他。

「秦閱,你走可以,但得把身份證留下。「

孟秦閱已經漸漸沒了好臉色,不耐煩地開口問,「不就檢查個身體嗎?還要身份證幹嘛!」

他的話有些沖,季新晴一怔,好久後才吃力地解釋,「我剛剛打電話給張醫生,張醫生說這次檢查不同,需要身份證,我如果要幫着你瞞着爸的話,總得也幫你弄張檢查報告吧?沒有身份證的話,我可得不到張醫生的檢查報告。」

孟秦閱這才掏出身份證遞給她。

「好了新晴,不說了,又耽擱了這麼久,再耗下去那筆生意就沒了。」

季新晴吸了吸鼻子,擠了一抹笑出來,「嗯,你放心吧秦閱,你趕緊回去吧,我一個人可以的。」

她的話剛一落地,孟秦閱轉身就離開了。

季新晴站在原地,看着他頭都不回的背影。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來醫院,孟秦閱都是以公司的業務為借口,然後避開了檢查。

真的每次都這麼巧嗎?

她到現在都是只知道他的身體有問題,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問題。

真的只是巧合?還是孟秦閱在故意避開檢查?

季新晴很想讓自己相信第一個答案,可想想最近發生的那麼多的事,季新晴已經下意識地偏向了第二個答案。

看着孟秦閱的身份證,季新晴冷笑了一聲,然後走到了張醫生的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