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連載中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來源:google 作者:余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然 現代言情 陸長衍

【雙向重生】傳聞陸家老三陸長衍矜貴無雙,容貌一絕,卻男歡女愛一概不愛,活脫脫將自己活成了高嶺之花某天,突然傳出高嶺之花要結婚的消息而他新娶的小嬌妻竟然是個一窮二白的鄉下丫頭!眾多名門貴女氣不憤,婚禮當天,當著所有賓客,質問新娘憑什麼給陸長衍?彼時,坐在首排觀禮的某大佬開口,「就憑她繼承了我沈家億萬家產,如何就配不上一個小小的陸家?」新娘淺笑對之,身有靠山,遇事不慌展開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章節試讀:

晚飯後,安衡敲了敲他爸的門,「爸,睡了嗎?」

屋內沉寂了片刻才傳出聲來,「沒有。」

「爸,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談談。」

「進來吧。」

雖然他們身處鄉下,但從小他爸就教育他們兄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進別人房間必須先敲門,徵求同意了才能進,更不許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往裡沖。

屋內的燈光略微有些暗,看樣子是他爸特意關大燈,只留下一盞泛黃的小燈。

屋子雖不大,但卻異常乾淨簡約,白牆上只有一個全家福相框和兩盞小燈。

一個一米八的大床佔了整個屋子的一大半,用他爸的話來說,人的一生,一大半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所以一定要一張又大又舒服的床。

屋內各色傢具都是他爸親手打磨雕刻,整個屋子除了一張大床一方衣櫃,一套書桌椅子外,基本再無其他。

安一岷側靠在床頭,眼見兒子緩緩走了進來,他才坐直了身體,「怎麼了?」

安衡拉過書桌前的紅木椅,在他床前坐下,「小妹想要去鎮上自己租房住。」

安一岷太了解自己的兒女,沒有細問,他只點了點頭。

「爸,你怎麼看?」

安一岷想了想才說,「下晚自習太晚了,丫頭一個人住我不放心,這幾個月,我搬去陪她吧。」

安衡幾乎沒費什麼力,就讓他爸答應了這件事情,畢竟他爸考慮的更為周到。

「另外,小妹說想去江市讀大學。」

安一岷倒是不驚訝,畢竟她姑娘成績一直不錯,江市是大城市,小地方的孩子憧憬大城市也無可厚非。

只是他弄不清安衡問這話是什麼意思,據他所知,安衡一樣也想去也江市讀書發展,「你不也一直想去江市念研究生,一起去吧。」

安衡見他爸沒有表示反駁的意思,繼續說:「小妹和我的意思是,我們三一起去。」

「我之所以贊同,是因為你一個人在這裡我們不放心。在同一個地方,我們都還能互相照應,這要是離得遠了,鞭長莫及。你要是有點事情,我們來回跑都來不及。」

安一岷沉默良久後,才看向兒子, 「行吧,租房的事情你去辦,另外你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備考,丫頭還有不到四個月就考試了,你考研也不到半年了,都要好好準備。」

「若是你們都考上了江市的大學,爸會跟你們一起的。」

安衡神情一喜,「真的嗎?爸。」

安一岷點頭,「但我有言在先,你們兄妹倆不可以和他們扯上半絲關係,你妹妹不知道這內情,但你心裏要有數。」

「爸,我知道了。」

「爸,我能問問你為什麼和那邊斷絕往來?」

安一岷看了一眼兒子,半響沒說話,因為有些話他是真的說不出口,一個是他愛的人,一個是生他養他的人。

他無論選擇誰都是錯,雖然糾結為難,但他並沒有絕望。

但自那事之後,他幾乎天天都在絕望中度過,甚至覺得活着沒什麼意思。

他不敢相信,一手養他養大,培養他承認的親媽,會做出那麼狠毒的事情。

更讓人窒息的是,她做了,還要倒打一耙,去污衊一個不會說話,不會為自己辯解的人。

而這一切,讓他心灰意冷,他離開江市,離開那片生他養他的地方。

來到了一個陌生地方,景色,風土人情語言,通通都是陌生的,但他卻覺得意外的暢快。

所以他才在這個地方紮根,留了下來。

安一岷沒有回答兒子的話,反而岔開話題,「租房的事,你明天就去辦吧。「

「好的,爸,早點休息。」

目送兒子離去之後,安一岷才沉沉的往後一靠,脫力般的靠在床頭。

說起來,他的確是懦弱,雖然和那邊斷了關係,但京市又不是可以讓人一手遮天的地方。

為了兒女的前途以及學業,他也不是不可以去。

只是兩孩子不知道在江市生活成本有多高。

兩個孩子的學費,以及生活費,若是他也去了,那就連帶房租生活費,那將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不過,既然孩子們都定了,他自然也不會當個拖累他們的累贅,他得想點辦法搞點錢。

黑夜漫長,鄉下的黑夜卻格外的精彩,蟲鳴鳥叫不絕於耳。

安然靠在窗前,看着窗外入目可及的黑,陷入了深思。

直到一陣輕緩的敲門聲,敲散了她的思緒。

「進。」

安衡推門走了進來,安衡臉色帶着清淺笑意, 「明天我去給你租房子,你在家陪着咱爸收拾。」

安然滿腹愁緒驟然散開,她哥果然說服了她爸,這樣一開,她去江市就是順理成章的了。

安然難得鬆了口氣,「謝謝哥。」

安衡摸了摸她的頭頂,「跟哥瞎客氣什麼,接下來你就安心學習,別管其他,一切有我。」

「好。」 安然沖她哥笑了笑。

安衡擺了擺手,「早點睡。」

這一晚,是安衡重生之後的第一晚,她絲毫沒有睡意。

去江市的目標是定下了,可是考大學也不是輕鬆的事情,只有四個月的時間,她必須拚命學習才能行。

另一方面,她腦子想的全是去了江市以後,她想去看看她最想見的人。

在醫院醒來的那天,電話是沒打通,可若是當時她打通了呢?

她能說些什麼?

她可以說什麼?

她以什麼立場和身份給他打這個電話?

思及此,安然苦澀一笑。

也許重來一次,不僅僅只彌補她心中的遺憾。

她心中複雜的心緒難言,她定了定心神。

還是那句話,不管怎樣,她要先處理好身邊的事情,然後才能去找他。

她伸手拉過被子,直接蒙住腦袋,直到逐漸缺氧,她才揭開被子大口呼吸,「呼呼……」

不能再陷入這種消極情緒了,她現在要調整好心態,好好備考才是現如今最重要的事情。

安然一絲睡意也無,越晚越清醒。

於是,她一整晚都沒有入睡,閉上眼睛時,窗外的聲音都在她腦子裡盤旋,就這樣閉着眼躺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