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連載中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來源:google 作者:盛夏嬉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熙華 蕭繁

前世,她是赫赫有名的寡王法醫,省內刑偵機關法醫鑒定一把手,破疑難雜案無數,平不白之冤萬千可一場報復卻讓她死於車禍,再睜眼就成了蘇家的小庶女本想着既來之則安之,不如過幾天清凈日子,沒成想卻又扯上了人命官司且看現代法醫如何在異界呼風喚雨!展開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章節試讀:

撈住腰牌,蘇熙華盯着看了很久才收起,她是法醫出身,才不會和自己的本職工作過不去。

唔,閑暇時去看看也無妨。

而且現在蘇家這情況……

蘇熙華壓下眸中的惆悵,斷掉心中所思,轉而去找大夫人,卻被告知大夫人去了蘇慶海那邊。

想了想,蘇熙華索性溜達着過去了。

剛靠近就聽見一陣哭喊:「大嫂,大嫂你可得教訓那個丫頭,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大太太寬慰的聲音緊隨其後:「可別動了,一會兒郎中來給你治過就好了。」

嘖!

蘇熙華低頭看着手指,她這個小叔可真是白瞎了男兒身。

「啊啊啊,大嫂,郎中呢,郎中怎麼還沒來?怎麼還沒來……」

屋裡的叫喊依舊歇斯底里,蘇熙華打着哈欠聽了片刻,正好郎中到來,她順勢跟着一起進了屋。

「小叔還好嗎?」

蘇慶海一看她炸掉:「你進來作甚?出去,快給我出去!」

看到蘇熙華他就想起公堂上自己的慫樣,蘇慶海捂着臉,恨不得立刻暈過去。

蘇熙華看的好笑:「小叔,再怎樣我也算救了你,何必這麼大反應?」

呵,公堂上的污衊她可還記得呢。

大太太眉心輕蹙,看出其中有問題,可想着蘇慶海的身體,按住蘇熙華的手:「你小叔傷還未好,先讓郎中瞧瞧。」

蘇熙華張了張嘴,到底按着大太太的話不做聲。

郎中診脈後表示要給蘇慶海檢查身體,蘇熙華就隨着大太太到了屋外。

「今日公審,你用得何種法子救了你小叔?」

聽着大太太詢問,蘇熙華眨眼裝無辜:「不是我救的,是大將軍,他查出關鍵,為了賠罪,還特意將小叔與我送回家呢。」

左右蕭繁不在,蘇熙華張口就編,半真半假的事摻和着,直讓大太太也陷入了猶疑。

「真,真的?」

蘇熙華重重點頭:「我就是個普通小女子,哪比得上大將軍啊。」

正說著,郎中走出,蘇熙華瞥見立刻指過去:「郎中出來了。」

大太太惦記蘇慶海,立刻轉了身詢問。

郎中摸摸鬍鬚:「只是受了驚嚇外加皮外傷,並無大礙。」

大太太頷首,道謝後喊來婢女送人,隨後入屋看蘇慶海。

蘇熙華在原地站着,摸着下巴琢磨半晌還是沒進去,就蘇慶海現在那狀態,別被她給嚇出毛病來。

和一邊的婢女說聲自己先走了,而後蘇熙華溜達着回到自己的房間,往床榻上一倒,不自覺就拿出蕭繁的腰牌。

這是塊黑色的木牌,上面用篆體寫了個「刑」字。

刑部,刑部……

手指摩挲着腰牌,蘇熙華微微眯了眼睛,以蘇家現在這情況,少不得要想法子借勢一下。

「篤篤!」

門被敲了兩下,蘇熙華一咕嚕坐起,順手將腰牌收進袖中:「進來。」

貼身丫鬟荔枝入內:「小姐,大太太讓您現在過去一趟。」

現在?

蘇熙華眼睛一眯,不自覺地摸摸袖中的腰牌,估計是為萬家退婚的事。

到了大太太房裡,一問果然如此。

「那婚被退了,先前定親的聘禮亦得一同退回去。」

大太太滿臉愁容,蘇家現在的情況,若是再還一份聘禮,那可真是雪上加霜。

只是信物已退,聘禮肯定也得跟着退。

蘇熙華心頭微動:「大太太,萬家先提的退親,蘇家無錯,這聘禮不當全退吧?」

從中間抓個差錯,暫時穩住也可。

「話是如此,可如今的蘇家……」大太太嘆氣,臉上愁容更甚。

蘇熙華暗暗嘆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連大太太都不落俗。

「大太太暫且放寬心,既是我的事,我便一手處理了。」

正好她也要和萬家商量商量,這聘禮當退還是不當退。

「可是……」大太太還是猶豫,卻也知事情該當這般,只得搖搖頭,「那便你去處理,去,將屋裡那梨花木盒子取來。」

屋中的婆子取來一個盒子,大太太接過:「這是你當初定親時的所有物件,你拿去吧。」

蘇熙華起身恭敬接過,順着聊了幾句話就從大太太屋中離開。

梨花木的盒子不大,蘇熙華捧着亦沒發覺有多少重量,等回屋打開後,驀然嗤笑了聲。

一張薄薄的聘禮單子,外加兩張生辰八字的帖子,除此外竟再無其他。

「嘖,萬家可真是捨得。」

嘲諷一聲,將署名蘇熙華的帖子撕掉,而後蘇熙華蓋上盒子喊來管家。

「這張單子上的東西還剩多少?」

管家雙手接過,看了後答道:「除卻活物,其他的均在庫房。」

蘇熙華挑眉:「也就是說,東西俱全?」

「是的。」

啪——

兩手一拍,蘇熙華起身笑說:「那就好辦了,將單子上的東西全部用箱子裝好,記得捆上紅布條,我要去退親!」

管事:「……」

他愣愣地望着蘇熙華,半晌才反應過來。

夭壽了,別人家小姐聽見退親能哭死,他們蘇家的竟然要親自去退親!

半個時辰後,蘇熙華挑了四個能打的小廝,帶上自己的貼身丫鬟,抬着兩個聘禮箱子直奔萬家,

一路招搖而過,惹了無數目光猜疑。

略去中間的過程不談,蘇熙華衝進萬家就在廳堂里坐下了,二郎腿一翹,各種挑剔萬家的茶水點心。

荔枝櫻桃機靈,不時加上兩句,直刺的萬家人全都變了臉,可偏偏不敢動手。

旁邊那四個孔武有力的小廝蹲着呢,誰敢動?

就在這時,一道滿是譏諷的婦人聲音從外傳來——

「哎喲,我道府里的人怎麼埋怨連連呢,合著是蘇家小姐來了,怎得?來求和啊,那可不好意思,我們萬家不想娶……」

「啪!」

蘇熙華直接摔了茶盞,碎片濺落中,來人的話也戛然而止。

「呵呵,手滑。」接過荔枝遞來的帕子,蘇熙華擦了兩下手,「萬夫人是吧?我是來退親的,瞧見那箱子了嗎?萬家的聘禮都在裏面了,看看吧。」

萬夫人生的肥矮,她聽了蘇熙華的話眼睛一轉,裝模作樣地看了看,滿是貪婪地說:「你這聘禮,還少啊。」

「哦?」蘇熙華緩步走上前,嘴角勾着譏諷,「敢問這聘禮少什麼?」

「我記得之前那聘禮單子可是足足三張……」

萬夫人話還沒說完,蘇熙華就將一張紙拍了過去。

「是一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