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指星途
劍指星途 連載中

劍指星途

來源:google 作者:相里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果夢 王陽

王陽同學即將逃離高三的魔鬼生活,沒想到,在回家的路上被閃電劈了腦袋……和平了兩百多年的人類聯盟突起戰端,整個太陽系硝煙瀰漫就在此時,洛坦星無窮無盡的戰艦穿銀河系而來,入侵太陽系人類能源告急,孤立無援,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王陽逆勢而起,重新團結人類聯盟,並帶領人類擊退洛坦星的入侵(相里和大家分享一個充滿熱血和激情的故事!)展開

《劍指星途》章節試讀:

星戰中突然出現狂戰鬥士這個妖孽,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無數的遊戲玩家熱烈討論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王陽來到學校,同學們對狂戰鬥士的討論依舊很激烈,有幾個男同學還爭得面紅耳赤的。

不是每個人都玩星戰,但是星戰實在是太流行了,且又是以模擬太陽系中機甲戰士的星際戰場為背景,真實感很強,很多年輕人都喜歡。

就算不玩星戰的年輕人,也或多或少了解一些。

「昨天突然雄起的狂戰鬥士太逆天了,有分析說他可能是某個聯盟軍方的秘密武器。」

「據有關數據分析,很有可能是火星聯五魁星中的一人,要不然無法在的四倍重力下來去自如。」

「好想知道這尊邪神長什麼樣子,不會是三頭六臂的樣子吧。」

「……」

王陽從走出家門到上了磁懸浮列車,又從磁懸浮列車到學校,一路聽到的都是狂戰鬥士多厲害多厲害,聽得他很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並不想把自己的名聲擴散到半個太陽系,但是沒辦法,現在半個太陽系都在討論他的光輝事迹了。

要更加低調才行,要不然很有可能會變成培養皿上的小白鼠。

才走進校門不久,一隻手突然摟到王陽的肩膀上來。

王陽本能地往後一個肘擊,再回身一個掃腿。

咚……摟在王陽肩上的那個人飛了出去。

劉盾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滾,指着王陽罵道:「我的天呀,我又沒有勾引你的妞,至於對兄弟下這麼狠的手嗎?」

王陽也看到地上的人是劉盾,趕緊跑過去扶起他說:「對不住呀,兄弟我一時沒收住手,傷到沒有?」

「咳咳咳……」劉盾捂着肚子說,「你怎麼那麼大力氣,都要趕上星戰中突然牛逼起來的那個什麼……對了,那個叫狂戰鬥士的傢伙了。」

王陽知道是自己的身體出了變化,以至於自己輕輕一用力,對常人來說就是難以承受的力量。

他本來是和劉盾鬧着玩,但是對劉盾來說就變成了毒打。

王陽很不好意思地問道:「狂戰鬥士很厲害嗎?」

「操, 虧你還是玩星戰遊戲的,你不會不知道吧?」劉盾很詫異地說,「你是不知道呀,那個哥們原來上也是個菜鳥,怎麼打怎麼輸,昨天卻奇了怪了,一天內兩次成神。後面那回還是在四倍重力下呀。」

「沒什麼了不起的,他那些伎倆我也能做到。」

王陽扶着劉盾,一隻手按着他的肩膀,另一隻手很毛草地揉着劉盾的肚子。

「疼疼疼……」劉盾偏着肩膀對王陽喊道。

王陽趕緊放開按着劉盾肩膀的那隻手。

「你是不是大象附體了,兩個爪子突然那麼大的力氣?」劉盾很警惕地躲着王陽說,「昨晚看沒看呀,星戰遊戲中突然冒出來的那個邪神?」

「看了呀,很一般嘛,沒什麼難度。」

「吹氂牛吧你,我承認你對星戰是有些見解,不過要是對上狂戰鬥士,讓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王陽笑了笑,沒有反駁劉盾,而是岔開話題問道:「你昨天不是泡妞去了么?我記得你是不玩星戰的呀。」

劉盾有些沮喪地說:「別提了,碰到個愛玩星戰的妞,老子陪她看了一晚上的星戰錄像。」

「不會是你風流事做多了,導致人來鳥不驚了吧?」王陽有些壞笑地看着劉盾。

「怎麼可能,哥們我一向是一柱擎天,金槍不倒的」,劉盾趕忙解釋說,「昨天真是事出有因,狂戰鬥士那個邪神給鬧的。」

王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沒想到自己在星戰中這麼一鬧騰,還間接壞了兄弟的好事,於是對劉盾說:「下次我上星戰,幫你揍他一頓。」

「得了吧你,別說去打人家了,求着人家打你一頓都沒有可能。」

王陽和劉盾是兄弟,他本想告訴劉盾,自己就是星戰中的那個狂戰鬥士,但是轉念一想,身體出現變化的事情,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於是將快要出口的話又生生給咽了回去。

並不是不相信劉盾,但是小心使得萬年船,這絕對是沒錯的。

等將來機會成熟了,再告訴自己的兄弟也不遲。

「我說王陽,你是想從軍的人,昨天的遊戲錄像你還真得研究研究,我這種不懂遊戲的外行,看到戰鬥場面也是熱血沸騰呀。」

「我知道啦,廢話真多……趕緊走吧,要不然該遲到了。」

王陽和劉盾勾肩搭背地走在校園裡,劉盾又對王陽說了一些美女的趣聞,兄弟兩個你指指我,我指指你,相互淫笑起來。

年輕就是資本,擁有無限的希望,也有揮霍的資本。

……

……

王陽和劉盾都算不上好學生,至多也只是是中間水平。他們倆混在一起,私底下被成績好的同學稱為廢柴二人組。

不過他們不在意,嘴長在別人身上,由不得他們控制。

在上課的時候,劉盾像往常一樣,不是到處在偷瞄着班上好看的女生,就是拿出女性雜誌在研究四大聯盟最新的美女排行版。

王陽倒是想好好聽課的,只今天講的課程是毫無意義的人類戰爭史,而且還只是一些沒太大用處的戰爭年代和對世界格局造成的影響之類。

對於一心想考軍校,然後駕駛着機甲在戰場上戰鬥的王陽,對這些用處不大的知識很不喜歡。

在王陽看來,這些對實戰幫助不大的東西,應該儘可能地減少學習的內容,讓人類學家和理論軍事家去研究就好了。

但是沒辦法,這些是必考的內容,再怎麼不願意也是要學習的。

王陽坐在座位上聽了一陣,聽得雲山霧罩的,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課堂是開放式的大課堂,沒有人管學生,願意聽課的肯定能學到知識,不願意聽課也沒關係,只要不在課堂上鬧事,老師是不會管的,老師只是照常在上面念叨着可能會考的知識,然後囑咐大家記下來備考。

直到下課鈴響起,劉盾突然來了精神,王陽也從睡夢中醒過來,兩人以最快的速度逃離教室,跑的比兔子他爺爺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