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嬌俏皇后的純情將軍
嬌俏皇后的純情將軍 連載中

嬌俏皇后的純情將軍

來源:google 作者:濁小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瑛 濁小染

大蕭國無人不識一位驍勇善戰的將軍,認識的都知道他讀了一輩子的四書五經最後做了個蠻橫的西北大將軍,用命護了兩輩子的姑娘,到頭來還是別人的,誰聽了不感嘆一句,命里無時莫強求啊蕭國後宮更是卧龍鳳雛,群賢畢集渾渾噩噩的皇后娘娘,幻想宮斗的淑妃娘娘,熱衷做飯的婉嬪娘娘,一心搞錢的林答應,還有個靠着一袋即食麵征服後宮眾嬪妃的香妃娘娘,據她說是21世紀穿越過來的,寫詩作畫,唱跳彈樂不在話下,以及大蕭國唯一的繼承人——太子殿下,逮誰誰當娘「我盼着百轉千回,輾轉經年後會是你」一個不受寵的皇后,一群不受寵的妃子,眼看着一個一個漂亮的像朵花一樣的妃子日漸頹廢,沒有宮斗沒有陷害,好不容易見了皇上也是一個個不施粉黛不知爭寵,整日只知飲酒作樂,拉閑散悶,淑貴妃忍不了了,「皇后娘娘,咱們反了吧」,皇后喝的暈乎乎的,「那就反了吧」展開

《嬌俏皇后的純情將軍》章節試讀:

一連兩月,皇上更是連後宮都不曾踏進過一步,後宮眾嬪妃便整日呆在皇后娘娘的長春宮吃吃茶點,聊聊天。

哪家公子娶了誰家的姑娘;哪家夫人生了個大胖小子;哪家小少爺又闖禍了。淑貴妃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指着席中妃子說道,「本宮記得你唱的小曲可好聽了,給皇上唱去啊,還有你不是會跳什麼驚鴻舞嗎,給皇上跳去啊,那個那個純貴人不是會做些香囊調些奇香嗎,給皇上聞聞去啊,婉嬪不是做的一手好菜啊,端過去給皇上嘗嘗啊」

純貴人道,「臣妾倒是會調一些魅惑君王的香,貴妃娘娘需要的話,臣妾一會就讓宮裡的人給娘娘送過去點」,婉嬪附和道,「娘娘想吃臣妾做的四喜丸子嗎?臣妾最近在研究豬肉的新吃法,到時候給宮裡的娘娘改善一下伙食」

余常在抱怨道,「貴妃娘娘,臣妾一個月例月銀子才80兩,惠嬪一個月500兩,在這樣下去臣妾怕是一天也活不下去了」

「余常在知足吧」,一旁的林答應嘆道,「妹妹一個月才40兩,每天簡直是生不如死」

皇后娘娘吃着婉嬪做的桂花糰子,聽着嬪妃們抱怨着,關鍵時插了一句嘴,「本宮一個月月例也不多,六千兩而已」

眾嬪妃唏噓道,「怪不得人人都想當皇后呢」

淑貴妃看着話題又歪了,連忙說道,「這樣,後宮中哪個妹妹能在這個月和皇上說一句話,本宮這個月月銀分一半給她」

徐瑛不懷好意的看了她一眼,「本宮也算嗎?」,淑貴妃連忙補充道,「哪個妹妹能在皇上的寢宮呆上半個時辰,皇后娘娘下個月就賞賜她三千月銀」

眾嬪妃頓時像打了雞血,婉嬪一大早便給皇上送了早膳,四喜丸子,紅燒豬蹄,佛跳牆,清蒸鯉魚,胭脂鵝脯……余常在晌午非把皇上攔在御花園,要給皇上表演彈琵琶。到了黃昏,林答應還沒有機會見到皇上,一聽說皇上要去椒房殿,便在半路截了皇上,硬是要在御路上給皇上唱小曲。純貴人也不能落後,直接把皇上堵在了椒房殿門口,皇上還未開口,徐清便給了她一巴掌,「純貴人,你好大的膽子,皇上也敢攔」

純貴人便被舒貴妃罰在椒房殿門口跪上一晚。

本來蠢蠢欲動的嬪妃們立刻冷靜了下來,淑貴妃看着好不容易有點後宮的樣子了,這一下又變回來了,這怎麼能忍。

翌日,純貴人哭的梨花帶雨的朝皇后娘娘告狀,「娘娘啊,臣妾只是想給皇上請個安,臣妾真的好冤枉啊」

婉嬪:「皇后娘娘,臣妾一夜未眠一夜未眠啊,天一亮就派人給皇上送過去,那都是臣妾的心血啊,結果皇上他一口沒吃,還和下人說我是不是有病?臣妾一夜未眠啊」

林答應可太理解婉嬪了,「就是,臣妾不就是為了一個月多領40月銀,學了一夜的小曲,結果皇上他說我嘰嘰喳喳在喊什麼,臣妾嗓子都學啞了」

余常在看向一旁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的淑貴妃,「貴妃娘娘,皇上說臣妾是不是肢體不太協調,是不是這個月臣妾能拿到三千八十兩月銀啊,皇上和臣妾說話了哦」

余常在看向淑貴妃的眼神中滿是期待,林答應也道,「皇上也和臣妾說話了哦」

純貴人:「皇上也和臣妾說話了哦」

婉嬪不甘示弱,「臣妾的心血在御書房呆了一日呢」

淑貴妃怒吼道,「閉嘴,一群廢物」,眾嬪妃頓時鴉雀無聲,頻頻向皇后求助,淑貴妃手狠狠的砸在桌子上,「不行,本宮一定要讓徐清這個小賤人吃不了兜着走」

純貴人驚訝道,「娘娘,您不會是想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啊,那可是皇子啊」

淑貴妃給了她一記眼刀子,「說什麼呢,本宮可沒那麼惡毒」

徐瑛歪着頭看向淑貴妃的神情,終於忍不住的問道,「七七,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蕭易」

純貴人立馬接話道,「皇后娘娘你也看出來了,按嬪妾觀察,後宮中除您兩位外沒有人喜歡皇上了」,婉嬪美眸流轉,「純貴人這麼善於觀察,可看出妹妹喜歡什麼了嗎」

林答應搶先答道:「豬頭,豬手,豬蹄」

婉嬪的面上露出了一絲殺意,把眾嬪妃逗得咯咯直笑。

論美貌,婉嬪娘娘可是當仁不讓,論氣質,那婉嬪娘娘也是超群拔類,可偏偏這樣一個美人卻整日流連在膳房之中,實在令人惋惜。

徐瑛笑完,這才反應了過來,「你說哪兩位?」

余常在講道,「皇上送娘娘的鸚鵡娘娘寶貝的不得了,皇上每次來後宮,娘娘總是偷看皇上」

徐瑛無法反駁,她憋了半天蹦出一句,「天下女子誰不喜歡皇上啊」

余常在的目光掃過婉嬪,純貴人,林答應,那可太多了。

淑貴妃也沒反駁,理直氣壯地道,「我就是喜歡皇上,怎麼著」

純貴人托着腮思考了一會,「你沒理由喜歡皇上啊」,淑貴妃氣急敗壞地將茶點打翻了,「怎麼沒理由了,他救過我的命」

林答應打趣道,「貴妃娘娘可別是認錯了人,到時候可叫姐妹們笑話」

原本只是普通的一句玩笑話,可淑貴妃卻愣住了,認錯人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