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金身不滅決
金身不滅決 連載中

金身不滅決

來源:google 作者:三尺寒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濤 奇幻玄幻 纖柔

女友的意外死亡,使得他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中但是卻意外的開啟了自身的血脈之力七月七日,天山之巔.是成仙還是不成仙看主角如何跳出別人安排好的命運之路,逆天而行.展開

《金身不滅決》章節試讀:

當張宇聽到楊老一聲怒吼之後,剛剛清醒的他瞬間感覺被巨痛淹沒,雙眼一翻,幸福的暈了過去,而身上卻沒有絲毫看不到一點傷口。

「老傢伙,你竟然捨得給他一件寶衣,即使有你的寶衣,中了我的媚功,還挨了我一下,雖然只剩下一成功力,那個人也死定了,咯咯…」看着面前面色蒼白的楊老,只有那名女子出言諷刺。

下意識的,楊老拭去嘴角的鮮血,卻沒有注意,一絲絲鮮紅至極的血液,流進了他的嘴裏。

被擊飛的張宇,不知昏迷了多久,只感覺自己在黑暗中行走了不知道多久的時候,面前出現一抹光亮,隨後意識迅速恢復。

「呃…」

周身傳來的一陣陣的無力感,而胸口的地方,則劇痛無比,估計是被抽斷了好幾根肋骨,讓他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剛想要動一下,胸口彷彿裂開一樣,讓他的意識再次有些模糊。

「你醒啦!別動,你傷的太重了,爹爹說你需要靜養。」一道如百靈鳥般的聲音在遠處響起,隨後張宇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睜開沉重的眼皮,模模糊糊中,張宇看到了一張秀氣的面龐,還有一對靈動的大眼睛。

「丹兒…」

心底出現一個讓他傷心無比的名字,漸漸的,面前模糊的面龐和記憶中的少女重疊,張宇再次流下了眼淚睜開眼的一瞬間,正好一抹陽光照射進來,讓他下意識的眯起了眼睛。

恍惚間,他看到一個年紀約十七八歲的少女,額頭上布滿了細細的汗珠,長着一頭海藍色的長髮,及一雙如藍寶石般明亮的雙眼,沐浴在那一抹金色的陽光里。

而此時,兩人的目光交織到了一起。

那一瞬間,張宇彷彿看到一個仙女,矗立在自己身旁。

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心底有什麼被觸動,一股莫名的情愫,自心底蕩漾。

那一瞬間,時間彷彿定格,彼此的目光中,僅剩下對方,再無其他。就連女子手中的水,流到了張宇身上,他都不知道。

「咳…丹兒,他醒了?」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打破了這裡的寧靜,隨後那雙藍寶石的主人,俏臉上出現一抹紅暈,並未回答,低着頭跑了出去。而在門口,卻出現了一個中年人。

而張宇卻再次愣在那裡,心裏只有一句話,不停的回蕩。

「丹兒,她也叫丹兒…」

不知過了多久,那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這次是在吳濤的身邊響起的。

「小夥子,想什麼呢?受了這麼重的傷,你都能醒來,也算是命大,先別說話,醒了就好,好好養傷,有話以後再說。」

中年人看到張宇想要說話,趕忙捂住他張開的嘴,隨後便走了出去。

直到這時,張宇才有機會觀察這裡,一間不知什麼材料建成的小屋,擺設也十分簡單,除了屋**的幾張桌椅外,就剩下張宇身下的床了。

身上一股股無力感再次襲來,張宇只好閉上了雙眼,當他昏昏欲睡的時候,一股香氣飄進了他的鼻孔里,隨後睜開眼的瞬間,他看到一條烤好的魚和一雙充滿得意的雙眼。

「嘻嘻,我一猜你聞到香氣,就會馬上醒來,爹爹還不信,哼,讓他笑話我…」少女說完,好像想起什麼,揮舞了一半的小拳頭,突然無力的耷拉下去,隨後有些扭捏的將魚遞到張宇面前。

「呶,拿去吃吧!」

看着面前烤的金黃的魚,張宇突然泛起一股從未有過的飢餓感,正要伸手去拿,卻扯到胸口的傷勢。

「嘶…」

一股巨大的疼痛,突然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而那名少女,臉上突然出現了慌亂的神色,趕緊伸手去輕撫張宇的胸口。

「對不起,忘了你身上的傷勢還沒好,都是我不好…」

少女慌亂的歉意,讓張宇有些羞愧難當,而每當少女輕撫自己胸口的時候,他總會感覺到一股奇異的能量進入自己體內,很快,疼痛感消失了大半,而少女額頭上也出現了細細的汗珠。

「應該是我說謝謝才對,謝謝你們救了我的命。」

「你是爹爹在海邊發現的,要謝就去謝我爹爹。好了,先別說了,先把魚吃了。」

最終,張宇吃了大半條魚,身上的無力感也消失了大半,整個人也變得有精神起來。

「對了,我聽那個大叔說,你叫…丹兒?還有,我昏迷了多久。」張宇終於問出了心底的疑惑。

「是啊,我叫古丹,你說的那個大叔就是我爹爹。至於你昏迷了多久,我不知道,反正你在我家呆了已經十多天了。」

「呃…」

隨後的交談中,張宇得知,這個村落叫海神村,傳說萬年前海神降臨,在這裡留下她的傳承,而村裡的人,都得到海神的祝福,擁有了一絲海神血脈,憑藉這絲海神血脈,可以得到她的傳承。

而村落自萬年前便只有三十多戶人家,從那時候起,村落中的人,只能生出女兒,而男人,都是外面來的。

「對了,你昏睡的時候一直喊丹兒,那個女孩,是你的?」古丹小心翼翼的問道,因為她從那一句句話中,聽到了無盡的悲傷。

張宇眼中閃過一絲暗淡,不過還是開口說「她是我的未婚妻,已經…死了。」說完,張宇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攥了一把。

「呃…對不起,不過你不要灰心,我偷偷告訴你,上面有人,能復活已經死去的人。」

當古丹說到「上面」的時候,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天空。而張宇卻彷彿聽到了晴天霹靂,一雙眼直直的盯着古丹。

「你,你說的…是…真的?」張宇眼裡儘是難以置信,而古丹卻被他嚇了一跳,原因無他,因為這一刻,張宇的一雙眼瞳,再次變成了紅色。

「真的,海神留下傳承前曾經說過,如果有人能打破這個世界的枷鎖,將她留下的東西帶回天界,自會有人將她復活。你想啊,海神啊,神都能復活,別說一個人了。喂…」

後面的話,張宇根本沒有聽到心裏,現在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打破這個世界,復活心中的…她。

這一刻,張宇下定修鍊的決心,一切只為…她。

看到張宇臉上的神色,古丹看的竟然有些呆了,而後心中竟然冒出一個讓她自己都覺得臉紅的想法。

「如果我是那個人,他會為我這樣嗎?」

當察覺到自己內心想法的時候,古丹只感覺自己臉上一片滾燙。而當張宇緩過神來後,只看到一個背影,消失在門口。

「奇怪的丫頭。」張宇嘟囔了一聲,片刻後,再度陷入沉睡。

半個月後,張宇已經可以下床,他也知道為何第一次見到古丹的時候,對方的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原來每天她都會幫張宇療傷,要不然根本不會好的這麼快。

慢慢的走到小屋門口,正好看到古丹的父親,提着一條不知名的魚類,往回走,而古丹正迎上去。

拿到那條魚的古丹,明顯高興了許多,還沒到門口,就高興的沖張宇揮手。

「宇哥,我去給你做魚,這種魚最好吃了。」

而這時,隔壁突然探出一個中年人的頭顱,眼中儘是戲虐之色。

「吆,小丹兒找到情郎了,哈哈…」

隨後,小小的村落中,不斷傳出笑聲。而古丹卻猛的低下了頭,面帶笑容的跑到了廚房。只有古丹的父親,眼中露出一絲猶豫不決。

時間迅速的過去了一個月,張宇胸口的傷,經過古丹一個月的努力,也徹底康復,而兩人之間的感情,也在逐日升溫,村裡人都知道,又一個人將要永遠的留在村子裏了,可只有古丹和她父親知道,張宇是不會留下的,為此古丹的父親,經常在半夜一個人偷偷抹眼淚。

終於,一天夜裡,他找上了張宇。

「我當初真不該救你…」大叔的一句話,將張宇說的一愣,不明白他為什要這麼說。

「你是不是要離開這裡,去外面的世界。」對方並沒有給張宇說話的機會,而是直接問他是否要離去。

看到大叔異樣的表情,張宇心底突然湧出一股不安,可依舊堅定的點了點頭。

「你走吧,現在就走,否則你就走不了了。永遠不要回來。因為我不一定能控制住自己的殺心。」當大叔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身上突然蕩漾出一股恐怖的波動,比楊老的還要恐怖百倍不止,這一瞬間,張宇有種感覺,眼前這個男人的肩膀,足以撐開這片天地。

「哎…」小小的村落中,出現了大小不一的嘆息。

「向西一直走,不要回頭,不要告訴別人這裡的一切,更不要去找…丹兒…」

大叔的話,再次出現在張宇耳邊,看着那道背影,張宇竟然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無盡的悲傷。一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這個男人的名字,因為自始至終,村裡人都喊他「丹兒她爹。」

聽了大叔的話,張宇壓下心中的不安,最後看了一眼古丹的房間,同時,他也感受到,在房間里,同樣有一雙眼,注視着他。最終張宇還是戀戀不捨的走上了出去的路。

當他剛剛踏出村落的時候,身後的小村莊,瞬間被海水淹沒,隨後他每走一步,海水就會將那段路淹沒,感受到身後的異樣,張宇正要回身看個究竟的時候,大叔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要回頭,為了丹兒,不要回頭。」

而那名中年人身邊,卻站着一個渾身泛着藍光,如精靈般美貌的女子,兩人目不轉睛的盯着張宇的背影,只是此時,那女子雙眼中儘是淚水。

「丹兒,他並沒有看到你的真身,你可以不…」中年人的話還未說完,卻被一旁的女子打斷。

「不,父親,我感覺,我們好像相戀了很久,而且我有種感覺,不久後,我會在大陸上見到他,到時候,村裡的叔叔伯伯和我的姐妹們,都可以隨意的遨遊這片天地,父親,我們都有使命的。」那名如精靈般美貌的女子,竟然是與張宇相處了許久的古丹。

最後看了一眼張宇,古丹步履堅定的走向村子**,而村中所有人都站到了門口,注視着她的背影。

「丹兒…」大漢雙眼含淚,原本彷彿可撐天地的背影,卻突然顯得那麼單薄、蕭條,一陣微風吹過,他竟如風燭殘年的老人,險些跌倒。